求子趣俗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旧时潮人对生子极为重视,把它看成是传宗接代的头等大事。因此,不孕人家便采取一系列措施,祈望能得子,从而也就出现了一些有趣的求子习俗。
  游灯求子
  潮汕各地正月,特别是元宵夜都有举行游灯活动。“灯”在潮语中与“丁”谐音。因此,关于“灯”,人们从中不知寄托了多少愿望,因为这是一家香火能否承继的问题。潮汕俗谚“有游灯,家里生千丁;无游灯,家里要绝种。”说的正是这个意思。所以,每到各乡各里“闹热”(老爷生)时,人们会主动在夜里老爷出游时,手里提着一盏灯,跟着老爷神像一路游行至宗祠里,在老爷落座后高高举起灯笼,以求财丁兴旺。特别是未生男孩的人家,更是热衷此项活动。
  向神祈子
  潮汕地区重男轻女思想浓厚,如果妻子先生女孩或不生男孩,有的地方丈夫就在乡里新宫庙建成,“老爷”入宫时,想方设法不辞劳苦地互争抱“老爷”(偶像),以求得“老爷”的怜悯喜欢而早赐贵子。有的地方丈夫在村里游神赛会时,自告奋勇报名替神明抬轿子,在神明面前献殷勤,也期望得到神明的怜悯赐生男孩。农历三月二十三日为妈祖生。潮汕不少地方,此日乡民都要到妈宫(天后宫)祭拜,然后抬妈祖出游。这时,那些结了婚而未有子嗣的人最为踊跃。他们认为能为妈祖抬轿,就能得到妈祖赠福赐子。而那些无能力为妈祖抬轿效劳的,就站在路旁,等妈祖圣驾经过时,摸一摸妈祖轿,也算是沾了光。人们认为妈祖既是海神,同时又是赐子的神祗。送子观音也是人们所崇拜的施赐子嗣的神祗。因传说潮州的别峰古寺和陆丰的玄武山庙里面的观音甚为灵验,故每年前往那里祭拜的不孕妇女特别多,香火十分旺盛。人们除了向宫庙里的神明祈祷外,家里的灶神也是祈祷的对象。例如在揭阳市大莲、土尾等乡村,端午赛龙舟后,结婚而未生儿子的男青年们,便上前取下若干龙舟胡须带回家供于“司命公”(灶神)神位前,以求儿子早日问世。潮汕民间新婚夫妇床头常贴有“麒麟到此”的红字条,也寄寓有早生贵子之意。古代人们迷信麒麟为仁义之兽,是吉祥的象征,认为积德人家,求拜麒麟可以生育得子。
  托梦卜子
  每年九月九日重阳节,是澄海莲花山“仙翁”的生日。此日,除澄海外,还有饶平、潮安等邻近几县的善男信女,不辞长途劳累,十分挚诚地前往祭拜。晚上露宿于山顶,望能在梦里得到仙翁面授天机,成全所求之事。这些善男信女当中,就有不少是婚后不孕而前往圆梦的。民间也由此而流传着一些有趣的传说。例如说有2个村妇,结婚多年未得子,便上山圆梦求得子。结果两人同样梦见仙公给她们各写一个“無”字。其中一个识字的妇人,知今生无子,十分晦气。而另一个不识字的妇女,不解其意,却从形状上理解为仙公为她画了一个秋瓜棚,棚下吊着4条秋瓜,示意她会有4个子女,非常高兴。识字的妇女大笑她误解仙意,乱加猜测。谁知后来果然各应其解,识字妇人终生无子女,不识字妇女则生四个子女。
  掷喜童求子
  正月喜庆日子,潮汕乡村大都有人在祠堂大埕、街头巷尾的开阔处,搭起一个彩棚,里面用泥土塑成一尊巨型的弥勒佛,袒胸露乳、笑容可掬。弥勒佛光秃秃的头、肩、肚脐、大腿等部位都摆设有男女“泥喜童”。人们站在一丈多远的竹栏杆外,用铜钱瞄准弥勒佛身上的泥喜童。中者喜童即归其所有,而在一些较难命中的部位,如头顶、耳朵等,命中者则一赠二三不等;不中者铜钱即归摆弥勒佛的棚主所有。这是一项老少都喜爱的活动。据说命中“男喜童”者,今后就生男孩。因此,那些结婚不久的年轻夫妻,或是刚娶儿媳妇又急于抱孙子的公公们、奶奶们也积极参与此项活动。一经命中,棚主和周围的人就会向他(她)喝彩、道贺。自己更是喜滋滋甜蜜蜜地把“男喜童”抱回家中,认为中了头彩,有好兆头,今年定能早得贵子早发财。
  抢鸡肉求子
  揭阳市南陇村每年元宵夜游神结束后,便开始进行“抢鸡肉”活动。人们在路边田洋上搭起一个临时简易高台,由主祭人站于高台上把一只熟鸡向台前拥挤的人群抛去。台前的人们,尤其是年满18岁以上未婚或已婚未生子的青年,便一齐上前哄抢,以求得妻、生子。抢到鸡肉者应立即撕下一小片肉后把余下的再向空中抛去,让别人去抢,千万不可拿着走或多占,否则人们会冲你而来,把你推在地上踩上一脚,还传说贪心者当年会大不吉利。这样便形成了抛鸡——接鸡——撕鸡——再抛鸡的热闹场面。
  抢花生求子
  在饶平县樟溪镇龙潭埔村,每年正月初一午后2时,在村楼寨广场上,人声喧哗,热闹非凡。男女老幼聚集于此,争先恐后地抢从灯秋棚上抛撒而下的花生粒。说是谁抢多花生粒,谁今年就生男孩。于是一些已结婚还未得子的后生兄们为得个好彩头,而闹得不也乐乎。该乡灯秋棚下抢花生的历史已有几百年了,每年每对育龄夫妇,只要是生下男孩,便要炒花生上灯秋棚顶撒花生,而且花生是生、熟互掺,并按出生先后,先的坐灯秋头,慢的坐灯秋尾,至今仍在乡中流传着一首歌谣:“抢花生,熟掺青(即潮语生的意思),年年生”。
  靠汤丸求子
  潮汕民间婚后第二天,人们总喜欢将新娘子引到井边,往井里投放一颗汤丸,然后让新娘迅速打水。如果能将汤丸打起来,就意味着新娘这一年能够得贵子。以汤丸喻子嗣的习俗,另有一种就是每年的冬节,家家户户都做汤丸。那些在这一年结婚的人家,搓完了汤丸后,总会将汤丸数一数,如果汤丸是单数,那么意味着生男孩;如果是双数,则意味着生女孩。
  在潮汕民间的习俗活动中,还有不少是将这一种期待得子的心理寄寓于民俗活动方式中。例如新娘出嫁时,除了备一盏油灯外,还得备些龙眼干。龙眼干,潮汕人称之为“桂圆”,除含有富贵圆满的意义外,也含着早生贵子的愿望。每年元宵节,潮汕不少乡村都有荡秋千之俗,但在潮州市一些偏僻的乡村,元宵夜新婚夫妻要跑到老榕树下荡秋千,并任村人往身上泼粪,说是被人泼得越多,越能生男孩子,十分不可思议。
  如今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一些带有封建迷信色彩的求子活动,已基本消失,代之的是依靠科学技术,先进医疗技术设备进行检测,这是我们所应大力倡导的。


你是本文的第1384位读者
来 源: 《揭阳日报》2009-06-14
作 者: 陈卓坤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石马山天后宫
  • 下篇文章:青盲
  •  □- 相关文章

     韩庙求子
     求子趣俗
     民间求子趣俗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