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疍家拍嬷走上舵“——潮汕俗语反映潮汕社会生活史
    潮汕地区的土著居民是什么?这一问题争议历来很激烈。从俗语的角度看,不少土著居民都留下痕迹。有反映畲族的痕迹的。潮汕人把方言唱出来的歌谣统称为“畬歌”。今天农村中的“斗歌”仪式,在斗歌的序歌部分都样几句:“畲歌哩哩,欲唱畲歌行磨边(意思是‘靠近来’ );一千八百哩来斗,一百几十勿磨边。”或者:“畲歌挨,欲斗畲歌行磨来;一千八百哩来斗,一百几十勿磨”根据有关同志的研究,这种斗歌形式,源于畲族的盘诗盘诗会在固定的节日举行,以《高皇歌》和《麟豹五歌》为核心内容,反映的是盘瓠之英雄事迹。如《高皇歌》的歌词开篇说:“当初出朝高辛皇,出来游戏看田场。皇后耳痛三年许,挖出金虫三寸长……”
    潮汕畲族分布曾经十分广泛。根据史料记载,直到明、清年间,潮安、揭阳、饶平、澄海、惠来等地区都有畲户。顾炎武在《天下郡国利病书》中说:“潮州有山,其种二,曰平鬃、曰崎鬃;其姓有三,曰盘、曰蓝、曰雷。”因此,潮汕俗语说“盘蓝雷,狗头族”。畲族的《高皇歌》记得详细,他盘瓠(高辛皇之犬),作为始祖加以崇拜,每年除夕祭孟挂狗皇像,子孙集中祭祀。畲族人勤劳勇敢,他们在潮自定居后,千百年来一直坚持在深山峻岭中生活,在“刀耕火种”的生产条件下,开发山区。顾炎武写着:他们“依山而居,采猎而食,不冠不履,三姓自为婚姻,病疫则并焚其室庐而徙居。”
    有反映疍家族遗迹的。疍家人是闽粤一带的水上居民。潮汕地区是古代疍家人的居住地之一。因为这样,潮汕地区有以疍家命名的乡村不少。如潮阳有疍家宫和疍家岐,汕头有疍家园,揭阳有疍家山。疍家族的图腾是蛇,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提到:疍人称龙户,入水的时候“绣面文身”,打扮成蛟龙之子。疍家水居,以船为室,“浮家泛宅”,一条船就是一个家庭,活动范围仅仅在船里。潮汕俗语“疍家拍奴走上舵”典型地反映了疍家人的居住习俗。因为在那么一个小空间,一旦夫妻吵架不和,招致丈夫打老婆的时候,老婆无处躲闪,只好走上舵板了。
    疍家人的生活来源,主要是采珠和捕鱼。《广东新语注》提到疍人捕鱼时说:几乎每个疍家人都有好水性,当他们持刀下水时,如果见到大鱼在岩穴中,就戏弄它。等到大鱼张开口,立即用系着钩的长绳钩住鱼鳃,把鱼抓起来。疍家人的婚俗比较奇特:男未聘则在船尾放一盆草,女未聘则放一盘花用来招致媒妁。“婚时以蛮歌相迎,男歌胜则夺女过舟。”清朝中叶,潮州疍家多集中在韩江中、上游。不少疍家女由于生活所迫,就在船中卖唱,这就是当时著名的“六篷船”。潮汕俗语称为“花娘花艇”,根据《潮嘉风月记》,六篷船“昂首巨腹而缩尾,首长约身之半。前后五舱,首舱设门,并几席之属;行则并篷,去之以施篙楫。中舱为款客之所,两旁垂以湘帘,虽宽不能旋马,而明敞若轩庭。前后分为燕寝,几榻衾枕,奁具重笼,红闺雅器,无不精备。卷帘初入,见锦秀夺目,芬芳袭人,不类尘寰。然此犹丽景之常。更有解事者屏除罗绮,卧处横施竹榻布帷角枕,极其朴素。榻左右各立高几,悬名人书画。几上位置胆瓶彝鼎,面倚篷窗,焚香插花,居然有名士风味。对榻设局脚床二,非诗人雅客不延坐。韩江抵清往还千里,处处修篁夹岸,每乘此船,与粉黛绿者凭栏偶坐,听深林各种野鸟声,顿忘作客,是何异古之迷香洞,非胸有卓识,安得不为之惑”。又据《西河龙户录》记载:“六篷船屋皆置盆花、盆草”。但这些六篷船与昔日疍家捕鱼的船,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这些土著居民受到中原迁移而来的汉族人的排斥,引起了长期的纷争,民族之间矛盾重重。有一句俗语反映了当时汉族与畲族之间的一次战争,这就是“赶你去九龙山晒日花”,它来源于唐初陈政围剿畲族反而被围困于九龙山一事。唐高宗总章二年(669),聚居在潮州、泉州之间的畲族人发生动乱。地方向朝廷请救兵。当时,广州扬威府授归德将军陈政是一个有勇有谋的将领,所以朝廷任命他为朝议大夫岭南行军总管,率领5600名军士,前来潮州平乱。当陈政带领士兵来到潮州的时候,因为初来乍到,不少士兵水土不服,生了病,战斗力大为减弱。畲族部队乘他们还没有站稳脚跟的时候,发动突然袭击。陈政部队抵挡不住,只好退守九龙山,奏请朝廷派兵支援。畲族人在此一役,大获全胜,因此传语庆贺:  “赶你去九龙山晒日花。”
    有一句俗语说:“有乌汀,无国姓”,比喻双方誓不两立。这一俗语来源于清世祖顺治十年(1653),郑成功部队进攻乌汀寨,乌汀寨数万居民在当地豪绅和秀才陈君谔的带领下,打着“有乌汀,无国姓”的旗号表示血战到底。乌汀寨在当时是一个战略地位十分重要的地方,郑成功对乌汀寨的攻战目的,是希望把其占领的南澳、澄海和普宁、揭阳、惠来、潮阳扫连成一片。郑成功在顺治十年五月攻打乌汀寨,受到挫败,七月再次攻打,同样受到挫败。因此,发誓一定拿下乌汀,顺治十四年十月,派部将黄廷为帅,林胜为先锋,再打乌汀寨,郎军用木牌遮身,用铁锹掘地道,来到寨边,用火药炸开寨墙,终于攻下乌汀寨,这一役,乌汀寨内民众遭受到报复性的戮杀,死亡4万多人。
    潮汕人将杂乱无序的场面比喻为“荋过汇乡”,来源于清初统治者为了割断东南沿海和郑成功的联系而采取的斥地迁界汇乡。康熙元年,兵部尚书苏纳海被朝廷派到闽粤监督勘迁事宜,东南五省的沿海纵深50里内被划为无人区,筑小堤为界,限三日之内界外人民百姓必须内迁完毕,逾期不迁者杀无赦,有敢逾越过界者同样杀无赦。潮阳先后共有直浦、竹山、招收、砂浦、隆井五都和付廓、峡山、举练三都之半共186乡被迫内迁)饶平先后有东里、隆眼城、宣化、信宁四都迁斥,并拆毁大城及黄冈两城,使其尽成废墟。在南澳,全岛划为无人区,居民全部内迁大陆。惠来遭二次迁斥,共迁去大坭一都及惠来、西头、龙溪三都之半。澄海延至康熙五年全县迁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举家迁移,当然是十分忙乱了。屈大均在《广东新语》记载:“三日尽夷其地,空其人,民弃资携累,仓卒奔逃,野外露栖,死亡者载道以数十万计。”澄海秀才佘元晖有一首《迁海界怅望故里》:“咫尺天涯隔万重,道旁回首正春浓。燕辞故垒花争落,狐人空庭草漫封。万灶烟深余废井,千山月冷照孤松。哀鸿满地归何日,只索吞声说旧踪。”读起来实在令人心酸。
    广东饶平县一带又说“荋过百丈埔”,百丈埔在饶平钱东镇与高堂乡交界的尖峰山下,百丈埔现存有饮马井,井栏长四尺半,宽二尺三,高二尺一,井面呈梭形。相传当年海州都统张达,其妻陈璧娘和畲族领袖许夫人、起义军陈吊王等联合抗击元兵,在这里展开激战,双方伤亡严重,血流成河,一片狼藉,故有此语。
    解放前,在潮澄饶交界地区曾流传过一句谚语,说“无隆不成饶”。其意是说:若无隆都(古称隆眼城都,包括今澄海莲华镇在内)就不能成为饶平(意为饶平就艰苦)。这是旧时人看时事的老话(解放后,隆都由饶乎归属澄海),但是这句老话确也反映了饶平的历史真实。
    从旧时地图上可以看到,建县城于三饶的饶平县,越过了澄海的盐鸿、樟林东陇(今称东里),统辖了夹在潮安和澄海地界之间离县城七八十里的隆都,这与“无隆不成饶”的谚语有关。饶平看重隆都,是由于旧饶平的大部分山区和沿海地方都比较贫困,而地处平原的隆都相对比较富有。
    由于隆都有如此优越条件,所以,历来的饶平县府都很看重它。传说解放前新任的饶平县长一到任,都必须先到隆都慈黉家拜访。也有一则广为流传的谚语予以夸张和形容,说“隆都3年不崩堤,猪母可以挂金耳钩。”隆都自古就是一处水网地带,鱼米之乡,也是旧饶平县府要钱要粮的主要筹取地。就首先来隆都视察,而到隆都又必先上门到慈黉故居拜访。要钱粮,也当然要找他们解决。1943年,隆都沦陷后,日伪饶平府也视隆都为一块“肥肉”,立即从海山迁来设于隆都店。他们来后就横征暴敛,大肆搜刮民脂民膏,弄得全都民不卵生,饿殍载道,暗无天日。
    俗语中有几则反映了发生在潮汕地区农民起义的历史事件。如“陈吊王钱银——孬看想”,反映了元代陈遂起义的史实。1276年冬,元兵追赶宋帝,进入广东饶平、钱东一带,农民起义军陈遂(因其左眼有伤疤,俗称“陈吊王”或“陈吊眼”)联合畲族许大娘的武装狙击元兵,使宋帝得以渡海过南澳。1277年2月,宋丞相张世杰又从潮汕饶平重振军马,与陈吊眼的部队联合攻打元兵。陈吊眼统率潮汕各山寨的武装,全力以赴。后来又与叔父陈桂元联合,掀起更大规模的抗元武装活动。公元1280年,他们叔侄的队伍发展到数万人,把闽粤边区联成一个抗元地带。陈吊眼制定了一系列的严格的制度,并且自己发行钱币。民间流传这么一个故事:有一次,元兵压境,形势危急,坚定分子都斗志昂扬,表示愿与敌人血战到底。而一些动摇分子忧心忡忡。为稳定军心,激发斗志,陈吊眼心生一计,召集士兵,说道:  “现在军情紧急,队伍要转移,但这些金银财宝带不去,需有人看守!愿意留在这里守财的请出列。”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忙走出列,陈吊王吩咐杀了这些人,并交代将这些脑袋放在藏金银的瓮口上。这一下子,众人莫不咋舌,心想:  “陈吊眼钱银孬看想。”
    “城勿破,贼勿散,一日两个半。”这是清末彩塘起义军吴忠恕围攻澄城的故事。咸丰年间,潮汕一带,天降大雨,河水泛滥,冲毁民宅,淹没农田,粮食失收。宫府不但不赈灾,反而加重税收。农民不堪忍受,纷纷揭竿而起,反抗暴政。其中有名的如彩塘吴忠恕、官塘陈亚十、潮阳陈娘康、外砂王兴顺等。他们互相呼应,声势浩大。这时候,各地乡绅个个惊慌,纷纷捐钱捐银,让官兵火速扩充兵员,每日以雇金、伙食收买市民入伍训练,作守城防备。后来,王兴顺攻打澄城,即约吴忠恕等援兵。因城中官绅早有防备,城防又十分坚固,而起义军只有火药枪,没有攻城火炮,因此久攻不下,僵局相持很久。这样,反而得益了被雇的城里穷苦市民。都说:  “城勿破,贼勿散,一日二个半”,又说“感谢吴恕伯,一日银三百 (钱),免担免压……”
    “筒米打揭阳”用来指事情太随便,形同玩笑。相传清朝咸丰年间,普宁洪阳北村有个农民叫李世贤,组织了一支1300多人的队伍,聚集在大坝平林山地方,誓师起义。李世贤命令参加起义队伍的人,每人带白米一筒,准备攻打揭阳城时作午饭用。攻打揭阳时,揭阳守城清军早有准备,一时攻十丁不下。这支由农民组成的队伍刚拉起不久,没有经过训练,眼看城攻打不下,又缺粮食,便退回普宁。



你是本文的第2654位读者
来 源: 《潮汕俗语文化趣谈》
作 者: 王伟深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草粿
  • 下篇文章:伯公定不如伯妈圣
  •  □- 相关文章

     由潮汕俗语想起的
     弘扬潮汕文化展现机敏聪慧
     传承潮汕俗语要有新思维新视野
     潮俗语中的神文化活动
     潮汕俗语修辞多
     潮汕俗语口语入谜趣谈
     潮汕俗语里的民俗活动
     妙趣横生的潮汕俗语谜
     奇鲎引申出来的潮汕俗语
     潮汕俗语背后的沧桑移民史
     潮汕俗语涉谜成趣
     潮汕俗语的运用及规范
     潮汕俗语的修辞方式
     潮汕俗语凸现潮人好戏风尚
     潮汕俗语的功用价值
     “茶薄人情厚”——潮汕俗语与饮食习俗
     “掼屐缀唔着人走庵”——潮汕俗语与祭祀、游艺活动
     “妈祖无拜(不会)发家”——潮汕俗语与潮人信仰习俗
     “十五正来看灯”——潮汕俗语与时节习俗
     “细时唔熨,大时熨出骨”——潮汕俗语中的潮人婚姻家庭观
     “笑到肚肠痛”——潮汕俗语与病理医药学
     “欲穿待嫁,欲食待生”——俗语与人生礼仪
     “疍家拍嬷走上舵“——潮汕俗语反映潮汕社会生活史
     “潮州厝、皇宫起”——潮汕俗语与潮汕建筑景观
     潮汕俗语中的民间笑话
     “潮州九县,县县有语”——潮汕俗语反映潮汕方言特征
     “荡到无,过暹罗”——潮汕俗语反映潮人“过番”史
     潮汕俗语
     十二生肖的潮汕俗语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