蔫鱼无蔫脯



  潮汕俗语“蔫鱼无蔫脯”中的“蔫”字,潮州音读“央”,本义是指花草失去水分而枯萎,引申为鱼肉变质不新鲜。脯则泛指食物的干制品,如萝卜干叫菜脯,猪肉干叫肉脯。“无”这里是没有和较少的意思。因此,本俗语是说,晒干的鱼脯不会像鱼那样容易腐败发臭。相类似的俗语还有“蔫肉无蔫月劳”,是说猪油不会像猪肉那样容易变质。

  但是,“蔫鱼无蔫脯”这句俗语其实还有下半句,叫“蔫禾埠无蔫姹嬷”,只是流传不广而已。

  在潮汕方言中,“禾埠”的词义是指男人,但写法和词源似乎至今还没有定论。刘尧咨《说潮州话》假设了二种来源:一是“大夫”的音转,一是“打铺”的音转。第一种假设的依据是潮州话保存了很多古汉语,常将父亲称为“大人”,将公公称为“大官”,婆婆称为“大家”,后两种称谓的“大”字潮州音均为“禾”。“夫”则自古以来不但指丈夫,也指成年的男子。

  第二种假设也是符合生活实际的。《说文解字》曰:“男,丈夫也。从田,从力。言男用力于田也。”男子汉嘛,种田起厝这类粗重活本来就是“阮打铺人”的份内事。而闽南和台湾也多将“禾埠”称为“查埔”,有方言歌《查埔人的心情》这样唱:“为幸福的人生,认真打拼不敢停。”

  与“禾埠”相对应,“姹嬷”则是妇女的通称(闽台称为“查某”)。从字源上看,“姹”与“奼”是相同的,故《说文》曰:“奼,少女也。”《后汉书·五行志》也有:“河间姹女工数钱,以钱为室金为堂。” 所以用“姹”来称谓妇女是有根据的。“嬷”,潮州话读“亩”,作妻子解。古人认为已婚为妇,未婚为女,但后世多没有这样严格区分,潮语也只是将妇女通称为“姹嬷人”,将少女称为“姹嬷囝”。

  在特殊的情况下,“姹嬷”还可以被当成是妓女。俗语“食糜配菜脯,俭钱嫖姹嬷”,就是专门讽刺那些平日省吃俭用,暗地里积蓄钱财用于嫖宿妓女的好色之徒。正是这一俗义,才限制了“姹嬷”这一方言词在正式场合的使用。在台湾,假如要将妓女称为“查某”,往往要用“赚食查某”来限定,以示与普通妇女的区别。

  回到俗语“蔫鱼无蔫脯,蔫禾埠无蔫姹嬷”上来。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会惊诧地发现,这句俗语其实是以鱼和鱼脯为喻,讲述男人和女人不同的社会境况和际遇。原来女人和男人的命运是不同的,男人就像鱼一样,会蔫哈变臭,所以男人们应该努力奋斗,争取改变宿命。女人虽然像鱼脯一样,无所谓蔫或烂,反正只要她愿意,总会有人要。但是,“姹嬷”一词是有双重含义的,是做自立的妇女还是沦落为妓女,关键也在她自己。    



你是本文的第1163位读者
来 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08-22
作 者: 张新民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汕童谜趣谈
  • 下篇文章:牛腿崎上“娘伞树”
  •  □- 相关文章

     “老婆跋落溪”逸趣
     心疑生暗鬼
     半夜返外江
     老天唔照书
     过关送文凭
     罚贼食蚝粉
     “白虾”钓“狗母”
     鸡嘴唔离土
     司命公直奏
     无祸惹鸡虫台
     大池看做路
     水聻(淡)过青屿
     错在埔陇宫
     煲(虫宅)打死猫
     潮州福建祖
     一八六惹入
     蔫鱼无蔫脯
     “揭阳出先生”俗谚来历
     “鸡虽细够肥”
     扒破灰金(缶咅)
     “子多饿死父”
     好命过灯橱
     水鬼升城隍
     贤过伯爷妈
     “平安当大赚”
     狗母蛇假龙
     斧头孬削柄
     “狗母蛇”假龙
     碎数怕算盘
     有天无日头
     热过下水门
     铜钱出苦坑
     无圆汁也好
     脚筋节节软
     现死驳赊死
     脚缠绊死鸡
     屙屎画大猪
     装疯肚就饱
     说破无酒食
     平安赢大赚
     郑郎送郑丈
     十嘴九屁股
     笑死老百姓
     夜过塘埔渡
     无脚生炊蟹
     无康挖出鲦
     脚皮欠路债
     轿夫输乞食
     多子饿死父
     过去无店铺
     凡事学大丈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