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方言艺术的田野耕耘
    有人认为,潮汕方言艺术是日渐式微的艺术,从事方言艺术工作没有前途。我不同意这种看法。我从事潮汕方言艺术实践10多年,越来越喜欢这块艺术土地,因为我了解到我们所从事的艺术还有很多受众,潮汕方言艺术的前景还是广阔的。只是,要让观众接受我们,欢迎我们的艺术,我们唯有加倍努力,让自己的表演更具感染力,通过自己的表演增强作品故事的逼真感,带领观众进入到所规定的情景中去。我体会最深的,就是我在方言古装喜剧小品《红箱缘》中的饰演过程。

    《红箱缘》是由潮剧折子戏《柜中缘》改编而来,我所扮演的角色玉娴如以戏曲行当划分则应以花旦应工。花旦是我的本行,演起来可说是得心应手,然而古装喜剧小品有其独特的表演方式,即介乎戏剧与小品之间,从台词乃至表演,取戏曲的韵味再融合小品的生活气息,形成古装喜剧小品的独有的表演风格。刚好戏曲及小品的表演我都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所以演起来也就驾轻就熟了。

    戏一开场,在母亲的呼唤声中,我扮演的玉娴踩着锣鼓点,走着花旦特有的碎步、舞动着手帕,走至台中来个优美的亮相,即刻将观众的眼光吸引了过来。当母亲说“今天要去找舅舅帮你找一个……”,玉娴即兴冲冲地拉着母亲的手说“我要……”,谁不知此时哥哥在一旁插嘴说“你要什么……”玉娴即刻脸一沉、一顿,语气一转“我要阿兄……去推车”。调皮的玉娴,知道哥哥跟她闹着玩,可偏不让他听,故意支开他,此时台下的观众自然发出一阵会心的笑声;当母亲千叮咛万嘱咐地出了门,一边上车一边说“今天的阳光真强”,玉娴赶紧接着说“母亲走好啊”,这种不留间隙的手法,按照我的理解是要把观众的注意力吸引过来,掩盖母亲拿道具的动作,因为母亲此时拿出的道具是一把特小号的雨伞,在观众不经意间打开雨伞,观众骤见这与母亲身型比例悬殊的雨伞,不由自主发出哄堂大笑!当岳雷躲入玉娴家,两人与门外两个公差的对话,又是另一种节奏:当公差发问,岳雷教玉娴作答,玉娴不加思索、一字不改地照搬,如“你就说他往东边走了”等,又引发了观众阵阵笑声,因是“不加思索、一字不改”才有可能说出这前后矛盾的话来,一方面表现出玉娴的幼稚,又一方面可以让公差从玉娴的话找到漏洞,坚决要进屋搜查。当好不容易骗走公差,岳雷正想离开时,哥哥又回家来了,没办法,岳雷又只好藏到了柜子里头,让玉娴与哥哥周旋。当哥哥要玉娴打开柜子拿时辰八字,玉娴当时楞住了,不知所措,此时观众的心也被揪了起来,替玉娴着急,究竟要如何应付?此时哥哥看到玉娴呆呆的样子,问道“妹妹你的脸怎么那么红?”玉娴随口应道“我生病,脸发烧”哥哥问“发烧?多少度?”玉娴故意一顿,说“五十五度”,哗!一句台词让观众本来绷紧的神经骤然放松了下来,因为此时的观众都拎着耳朵在等玉娴的回答,因为这“故意一顿”,焦点更是全在玉娴身上,而玉娴接下来这句话却答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也在情理之外,于是此时观众的笑声就像刚点着的炮仗那样具有爆发力!而随着哥哥打开柜子,揪出了岳雷,此时的节奏反而放松了下来,丑媳妇终需要见公婆,接下来是如何解释清楚的问题了。就在跟哥哥解释不清楚整件事时,母亲又回来了,再度将矛盾推向了高潮:当母亲听说一向是乖乖女的玉娴藏了个男人在家里,顿时晕了过去,醒过来后不容分说一阵数落,说着说着自然而然地唱起了流行歌曲,又引起观众的哄堂大笑。像这种加入现代元素的手法在剧中用了很多次,都收到不错的喜剧效果,。

    《红箱缘》的演出每每都受到观众的欢迎,剧场效果极佳。一位女大学生说,我看方言艺术节目,能在轻松的气氛中得到美好的享受,又能学到许多方言字词的正确读音。



你是本文的第661位读者
来 源: 《汕头日报》2010-06-27
作 者: 许 曼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广东首座郑成功纪念馆
  • 下篇文章:揭阳市大南山侨区首届荔枝/龙眼旅游文化节开幕
  •  □- 相关文章

     在方言艺术的田野耕耘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