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厚赴宴
   乌石岭全村2000多号人面皮都薄,很自卑,凡做点过分的事儿都会脸红红的。唯有一个人面皮厚,人们都叫他老厚,也有人尊称他老厚哥、老厚叔、老厚伯,把他的真实姓名都忘记了。

  老厚身边没有妻子,膝下也没有儿女,好吃懒做,不务正业,不下地耕种,也不上圩做生意,一条心享受着政府的救济,他穿的几件衣服都写着“救济”两个字。凡村里有谁结婚、庆寿、办丧事,厅堂上摆满了酒桌,他都不请自来,厚着面皮,大大冽冽走进去,拣个位子坐下来,吃呀喝呀,尽情享受,旁若无人。他活得就这么自由自在,幸福快乐。

  六月的天气,摄氏三十多度。他匆匆忙忙来到他阿姑的家。

  他阿姑今日七旬臻一,子孙孝顺,为她庆寿,在自家的厅堂上摆了十几桌酒席,热热闹闹的正在开席。老厚来晚了,随便向自家阿姑点头示意,然后找个空位坐下来,举起筷子挟鸡挟鸭挟肉挟鲍鱼挟海参挟个不停,吃在嘴里看在碗里,还没吞下又往嘴里塞上一块,狼吞虎咽的吃相实在不太雅观。老厚吃得满头大汗,叹了一口气说:“唉呀!今日的天气真闷热!”这句话立刻引起人们的注意,纷纷拿眼看去,发现老厚在大暑天还穿着冬天的运动衣,都笑喷了饭菜,笑弯了腰。

  阿姑觉得这是天大的羞辱,把外家侄子拉到一边责备道:“你真辱死人!像今天这样,以后你不要来了!”

  老厚说:“我才你一个阿姑,哩门亲,行到面花还要行呐!”




你是本文的第516位读者
来 源: 揭阳新闻网
作 者: 蔡高暖 张秀川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新郎衣”的由来
  • 下篇文章:龙笛古乐 韵味悠长——浅谈潮阳笛套音乐的“龙头凤尾”吹奏法
  •  □- 相关文章

     老厚赴宴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