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上)
    粤东畲族族源:陆系和海系

  根据史籍记载:“畲”是对“刀耕火种” 的一些人群的称呼,或者是对“山林中结竹木障复居息”的一些人群的称呼。这些人群居住在粤闽等地,有“平鬃”、“崎鬃”之分,其姓为盘、蓝、雷、钟等,“依山而居,采猎而食”,“椎■跣足而行”,“畏疾病,易迁徙”,是一些自称为盘瓠之后的人群。关于对这批称为“畲族” 的人群来源的研究,到目前已形成多种说法。有人根据他们的姓氏和盘瓠图腾崇拜,认为畲人同瑶人一样,都源于汉晋时代的“武陵蛮”;有人根据他们的古地理分布、他们的历史名称和他们“椎■跣足”等风俗习惯,认为畲人是古越人的后裔;此外还有畲人源于徐夷后裔之说和畲人源于河南夷人之说,等等。这些说法都各自提出了颇为充分的理由。这些说法所以不能统一,亦即所以不能对历史资料作出合乎逻辑的解释,是畲人没有“族源” ,他们早就混杂在古老的苗、瑶、壮、蛮等族团之中。但畲人毕竟是有其作为独立民族的种种特征的,这样一来,我们就必须对畲人的来源进行更细致的分析。

  在漫长的历史中,畲人确曾经过了反复的迁徙。迁徙路线的方向并不一致。根据日本白鸟芳郎在泰国发现的《徭人文书》,畲人的一支,曾经经历由湖南梅山至广东连州再到广东潮州的迁徙。据文书中“京(景)定元年”云云,这次迁徙始于南宋理宗之时。广东省惠东县陈湖村《黎氏族谱》中所记载的迁徙路线、时代和方向中都和《徭人文书》所载者相近。

  但根据福建宁德县所出的两份畲人文书,此地畲人却曾经有一部分由汀潮地区迁往广西。

  此外,大量的宗谱文献和口碑传说,则证明广东潮州凤凰山是畲人迁徙的一大策源地。浙江松阳《雷氏宗谱》记载:“前朝上祖是广东潮府海洋(阳)县会稽山内居住……。”

  浙江丽水畲族《高皇歌》云:“蓝雷钟姓出广东,广东原来住祖宗。……定落潮州凤凰山,住在广东已多年。”浙江平昌《蓝氏宗谱》:“我祖世居潮州,阅年六百余岁,历传数十世。”浙江遂昌井头村《钟氏宗谱》载其行程簿:自宋绍熙三年(公元1192年)二月,钟谅、钟宣、蓝宗由原籍广东潮州府潮阳县向外迁徙……。

  1959年,福建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搜集整理的《盘瓠王歌》:“住在潮州山林深”,“祖公葬地是广东”,“凤凰山上去葬埋”。这是不是意味着凤凰山的畲人是由湖南等地迁来,再迁往浙江等地的呢?我们认为不是。因为在畲人的祖先史诗《高皇歌》中,凤凰山是同他们的祖先龙期的故事一并叙述的。而且,关于闽粤山区居住畲人的记载,可以追溯到汉以前。例如《建阳县志》卷八说:“汉武帝时,迁闽越民虚其他,有匿于深山而迁之未尽者曰余民。” 1960年以来,在广东梅州市和梅县出土了一大批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物,其出土地点多以“畲”名,其铭文中亦有多件带有“畲”字,这表明畲民定居粤东已有相当悠久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畲民的迁徙是同大海有联系的。畲族传说他们曾经在漂洋过海的迁徙中失落了盘姓一支。广东省潮州市石古坪等处畲族所藏《祖图》则说:“附王死后三子一女散各地,长子姓盘摇船去下海。”广东连县瑶族《过山榜》在记述盘瓠故事时,也有“盘王政在南京拾宝洞下到紫金住居乐业,又到南佛海”的说法,记述瑶族先民从会稽山七宝洞迁移时,有“浮洋过海’、“拾贰姓徭人八月十五日飘湖过海” 的说法。这都可以同《山海经·海内北经》郭璞注所谓“昔盘瓠杀戎王,高辛以美女妻之,不可以训,乃浮之会稽东海中相印证。它们说明:古代粤东畲族,曾经经过海路迁徙。在远古时代,中国南方气候温暖,森林茂密,草莽遍布,海路迁徙实有诸多便利。

  产生于新石器时代的印纹陶文化,在由东南沿海而渗入内地,进而散布于台湾、海南岛和南洋群岛,这实际上表明了海路迁徙对于远古文化传播的重要意义。

  在粤东畲、瑶二族的大量《族谱》、《祖图》、《榜牒》、《开山公据歌》、山歌和口碑所记载的盘瓠神话中,也可以看到海陆二系的区别。

  第一类传说中没有高辛氏这一神祗,“盘瓠”称作“盘古”。传说称:远古时候,蛮人在一次惨烈的战争中战败,于是畲、瑶、苗、壮和汉人一起罹难于海上。众人在东海漂泊了七天七夜,幸有盘古神搭救上岸,才免了这场灭顶之灾。后来,他们为了纪念盘古搭救之恩,就奉其为开族之祖。显而易见,这可以归结为海系传说。

  第二类传说来源比较复杂,其内容则大致与干宝《搜神记》、《后汉书·南蛮传》等所记相近。这类传说的特点是具有明确的图腾物,但各种传说中的图腾不同,约有四种:(1)“龙—狗” 图腾,其形象是一个狗头人身的美男子;(2)“龙、犬、鸟合一”的图腾,其形象是鸟卵孵出的龙犬;(3)“龙—麟”图腾,其形象为龙头、牛身、牛蹄和龙尾,即畲民所谓“脚踏八宝的麒麟”,在潮汕农村的大幅壁画和嵌瓷中普遍可见此一形象;(4)“龙—蛇”图腾,这一图腾原由畲人中“爬蜴”一支信奉(见乾隆《潮州府志风俗卷》)。

  过去潮汕农村普遍建立青龙帝君庙以祀奉之,祀时庙祝以无数活蛇盘结于绿树之上,是为一种“活图腾”。这类传说中有海系成分,也有陆系成分,其图腾形态的多样性,便反映了畲民在陆路迁徙中同其他族团之间进行的融合与分化;所谓“爬蜴畲”便是畲人蜒人相结合而形成的新族团。

  总之,畲人曾经经过海路和陆路两支迁徙,他们并非只有一个来源;陆路迁徙的过程中,畲人曾与其他族团融合,故畲人的居民成分并不单一。我们可以根据历史资料判断畲人与武陵蛮、百越或夷人应各有其同源关系,但我们却不能简单地把畲族族源归结为某一单纯的民族。



你是本文的第930位读者
来 源: 《潮州日报》2011-03-16
作 者: 陈训先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祖传“芝麻糖塔”闻名海外
  • 下篇文章:春风海韵潮音寺
  •  □- 相关文章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下)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中)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上)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