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下)
    畲族的族源与种源

  我们曾对粤东畲族作过一些实地调查,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实。这些事实使我们对历来的族源研究产生了怀疑:通过文献资料来探求畲人族源,是否真能揭明这一人群的来历呢?比如说,粤东畲族是一直没有自己的族称的。一直到解放初期,他们填写履历表的“民族”栏时,仍然填写为“汉族”或“羌汉人”。据山犁和李工坑畲民反映,过去的汉族人称他们为“狗头王”或“狗头族”,这显然是针对他们的盘瓠崇拜而言的。如果硬要考究“自称”,那么,只有碗窑畲民说他们曾经自称过“凤凰自家人”或“六甲番”人。“六甲番”是一个值得注意的词语。因为它提出了一个人种学的问题。不仅在粤东畲民中,而且在今天的潮汕人、泰国人、文莱人中,“脚小趾上分两边” 的生理遗痕都是广泛存在着的。据国外生理学家研究,这是黄种人的一种久久难以磨灭的生理标志,这种黄种人是“赤脾”、“黑眼”种族人的“正源”。既然如此,我们是不是要打破过去的族别观念,从人种学的角度去探讨粤东畲人同其他地区的“六甲番” 的共同来源呢?

  又比如说,“畲”这个字,在壮语中读为“利”或“黎”,意为土山。广东话把刀耕火耨的地方称为“畲”,壮语却称作“利”。两广各地有那利、古利、六利、那里、云里、六里、那丽、古丽、那黎、古黎、都黎、黎村、上黎、下黎、大黎、小黎、上利、下利等等,按照壮语,这些地名都包含了“畲”的意义。这样一来,史籍所说的“黎人”、“俚人”、“僚人”,都可解释为“畲人”。推广一点说,古山东民族的“莱人”、古山东地名的“里”和“雷泽”,都同“畲”有关。梁钊韬引刘威教授1938年的一篇文章说:“黎人常被他民族称为li与loi、lai、lay、loy,等等。而彼自称,则常加唇音,读如   b‘li’、b‘loi’、b‘lay’b‘loy’等等。”于是,“濮”、“卜”、“布”、“■”、“佬”等族名,也和“畲”有了同源关系。此外,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朝鲜族。他们古称“高丽”或“高句骊”,按壮语的意义,即谓在高山上从事耕畲的人。我们前面讲到了畲人和朝鲜、山东的关系。在族名或地名上再次看到它们的联系。这一点并不令人奇怪。但为什么“畲”和濮、布、■、佬、僚、俚、黎等族称会发生联系呢?在古代典籍中,畲人又被称为“蛮僚”、“峒僚”、“僚蛮”,这可以证明上述联系事出有因。凌纯声曾说信仰盘瓠图腾的民族分布极广,东起沿海的浙闽,中经粤、桂、湘、滇,南至越南东京北部,西至缅甸之景东,而止于怒江东岸,还可包括台湾和海南两个岛屿。在这样广大的地域上分布的民族,是不是和畲人同出一源呢?

  根据语言学家的研究,“畲语具有一半以上与苗——瑶语族言同源的基本词,证明畲族和苗瑶两族同一祖先。畲语在语音和词汇上比较接近布努语,自称又和布怒语部分同源,说明原先可能说苗语。布努语和畲语的人是同一个支系,说瑶语的人是另一个支系。”(参见罗美珍《从语言上看畲族的族源》)这种分析是有说服力的。这同盘瓠图腾的分布区域大致吻合,也同畲族祖先传说中图腾残迹的复杂性彼此对应,畲族传说和语言的历史都能比较说明所谓族源有其层次性。既然如此,那么,畲语同侗台语族的联系便是不容忽视的了。因为“畲语和苗——瑶有少数基本词与侗——泰语有对应关系”。今泰语从一数到十,其中“三”、“四”、“九”三个字的读音和潮汕话完全相同。古泰人原来是从僚人中分化出来的,今泰国的皇徽就是“飞头僚”星星罗海的形象。古代飞头僚多居住在东瓯、闽越,《古今图书集成·边裔典》并将“畲蛮”与“盘古国”、“女蛮国”、“飞头国”等一例看待,列人《南方未祥诸国部》。这不免会使我们联想起“六甲番”的分布。从更为根本的意义上说,畲族之源是不是应当从原来居于中国北部滨海地区的侗台语诸族中去寻找呢?




你是本文的第1360位读者
来 源: 《潮州日报》2011-03-30
作 者: 陈训先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诗画一体 淡雅天成
  • 下篇文章:马岗村张姓与台湾宗亲
  •  □- 相关文章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下)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中)
     论粤东畲族的族源及其图腾崇拜 (上)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