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旦山上听秋风



    听说富丽公园拟在其大旦山顶开辟炎黄文化广场,就跟几位喜欢文化的朋友结伴前去看看。承主人热情接待,带我们上大旦山。

  山在公园东北角,我们的车子沿着蜿蜒山路往上爬、时序已是大雪之后,冬至将至,但车窗外的草木,仍是黄少绿多,间见羊蹄角花在风中摇曳,颇为养眼。于是摇下车窗想看个真切。山野的风吹进来,很爽。杂着山草的特有气味,不禁说:“好风!”

  主人说:这是秋风,虽然现在是冬天了,但我们南方,还是秋的感觉。说得好,我喜欢潮州的秋风,尤其是在这日光暖暖的山野上,更觉心情舒爽。

  来到大旦山顶,是已铲平的一片开阔广场,风从北面的山坡吹来,微凉。在这里可俯瞰古城全貌。我见四周都是高高扬起的茅草,在风中舞弄着长天的云影,衬着远山,姿态动人,就跑到坡下仰视拍照。有位架电线的工友从身旁走过,说一句:“这风景好雅!”

  风景,说得好。世上的景,因为有风,就成了好雅的风景。这风从哪里来?不知道,反正不是鼓风机里或电风扇上来的。这是自然风,是野生风,爽身宜人的秋风。毛泽东有词曰:“一年一度秋风劲,不似春光,胜似春光”。是说今日这大旦山吧!主人说现在每天早上都有不少市民来登山晨练。我想,作为现代城市人,每天困在石森林中与汽车尾气相伴,能到这来享受野生风,实属幸事。

  大旦山上的秋风,不管我的胡思乱想,继续在林木中纵情,让树叶草丛替它发出轻轻的歌吟。今日的秋风是温和的,它从远古吹来,曾经是那么锐利,卷残云,扫落叶,令英雄壮怀激烈,教诗人对景伤怀。汉高祖刘邦回乡,与乡亲豪饮,在凛冽秋风中,唱了一曲《大风歌》:“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他的后代武帝刘彻年迈时也有一曲《秋风辞》:“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开句颇有豪气,可惜结句却是“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今奈老何!”

  秋风吹到唐朝,汉武帝这种伤感,在唐诗人笔下,表现更多的是淡淡的哀愁。贾岛的“秋风吹渭水,落叶满长安”;刘禹锡的“秋风入庭树,孤客最先闻”;李白的“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皆是写“心上秋”的,倒是杜甫因为茅屋为秋风所破而撩起他的普世情怀感动了代代读诗人。那座茅屋现今被雅称为“杜甫草堂”,吸引着天下游人。

  秋风吹到多灾多难的南宋,撩起诗人的无限悲愤,最有代表性的当数陆游,他被迫在家闲居时写的那首《书愤》 ,想当年“楼船夜雪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的抗金生涯,今日报国无门,真是“常使英雄泪满襟”。

  秋风吹到21世纪,吹到了大旦山。今日的大旦山“不似春光,胜似春光”,皆因感受秋风的人心境不同。中国书史进入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

  主人把我们引到大旦山高的小山包上,那里新立一道碑,,上书 “勿忘国耻”。碑前一堆散乱的砖石,似是刚捣毁的建筑残垣。主人说这是当年日本侵略者的碉堡。啊!侵略者筑在我们国土碉堡,活生生的罪证,为何要捣毁?无实物则“勿忘国耻 ”无所依凭啊!但主人肯定有他的考虑,就不深究了。主人还指着旁边的荒草中一道沟说:“这是日本鬼子挖的战壕”。

  沉默,无言。秋风吹得更起劲了。我耳际响起毛泽东“《浪淘沙·北戴河》 ”最后一句:“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当年侵略者入侵的战场,就要辟成供奉中华民族祖先炎帝及黄帝的文化广场!

  祝福你,大旦山!



你是本文的第736位读者
来 源: 《潮州日报》2012-01-03
作 者: 李英群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登大旦山,俯瞰古城
  • 下篇文章:古代元旦谈
  •  □- 相关文章

     大旦山上听秋风
     登大旦山,俯瞰古城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