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横生弈棋联

    唐天元十六年(公元729年),朝廷召试天下神童,年仅七岁的李泌应试时,唐玄宗命宰相张说以棋作联,联曰:“方若棋盘,圆若棋子,动若棋生,静若棋死。”李泌以“方若行义,圆若用智,动若聘材,静若得志”应对,唐玄宗大喜过望,特下诏录用了李泌,使得李泌从此步入了仕途。
  清代史学家魏源从小就才学出众。一天,学馆先生与来客饮酒下棋,下一着棋,酌一口酒,先生脱口而出:“下棋饮酒,一着一酌。”站在一边的魏源随口续了下联:“弹琴赋诗,七弦七言。”下联对得自然贴切,无玷无瑕。
  无独有偶,明代解缙少时亦聪明好学。一次,两个秀才在路旁树荫下棋,一秀才出口不凡:“天当棋盘星当子,谁人敢下?”另一秀才苦思不得下联。在旁观棋的解缙吟道:“地作琵琶路作弦,哪个能弹?”语音一落,那两个秀才惊叹不已,忙称解缙为奇才。
  一次,少年解缙与棋坛老将下棋,老人见他年幼,有些小瞧。棋下到一半时老者指着墙上一幅画,嘲弄道:“旧画一张,龙不吟虎不啸,花不馨香鸟不叫,风此小子,可笑可笑。”聪颖的解缙毫不慌乱,沉着出口吟道:“残棋半局,车无轮马无鞍,炮无烟火卒无足,喝声将军,提防提防。”此联出口不凡,对得恰到好处,花甲老人不由得刮目相看,击掌称妙。
  宋代苏东坡与黄庭坚有一次在松树下弈棋时,苏东坡见松子落于棋盘上,脱口道:“松下弈棋,松子每随棋子落。”黄庭坚以“柳边垂钓,柳丝常伴钓丝悬”应对,天然工整,情景交融,令人拍案叫绝。
  南京明朝故宫有朱元璋的一副咏围棋的题联:“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柔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从中可以看出,这位皇帝对他打下的基业,可谓踌躇满志。与此联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则是莫愁湖畔胜棋楼上的一副对联:“粉黛江山,留得半湖烟雨;王侯事业,却如一局棋枰。”这两副对联都把弈棋与社会变迁、王朝兴替联系起来,犹如历史老人的声声慨叹。
  朱元璋一次与刘伯温对弈,不觉入夜,雷电挟风雨,朱元璋道:“天作棋盘星作子,日月争光。”刘伯温对道:“雷为战鼓电为旗,风云际会。”此联可谓气势恢宏。据说,他们还合作过一副绝妙棋联:“几幅画图,虎不啸,龙不吟,花不馨香,鱼不跳,成何良史?一盘棋局,车无轮,马无足,炮无烟火,象无牙,照甚将军!”
  清代左宗棠兵征西阿古柏,有人借此撰一棋联:“大帅用兵,士卒效命,车辚辚,马萧萧,气象巍巍,视此去,一炮成功,方不愧出将入相。”学士丁亮以八国联军入侵,西太后逃往热河之事,用牌九名称巧对:“至尊在野,长短休论,文泄泄,武沫沐,议和迭迭,到后来,万人失望,直落得呼地抢天。”以牌九对象棋子,集民愤于联语之中,读来真是妙不可言!
  洪承畴(明朝大臣,后降清)在谷雨时节与人下棋,出上联:“一局妙棋今日几乎忘谷雨”,同弈者讽其失义辱节,道出下联:“两朝领袖他年何以别清明”,一语双关,深藏讽意,令洪承畴羞愧不已!
  有一副堪称典雅而佳妙的棋联:“万机分子路,一局笑颜回”。上联道出了对弈者走棋子时的思索,下联则有弈罢兴尽而归的感觉。同时,还把孔子的两名弟子“子路、颜回”的名字也嵌了上去。
  相传,有姓高、姓伍的两位学者,坐在古槐之下对弈。姓高的学者提议说,下完棋作一副对联如何?姓伍的学者略加思索,就先出了上联:“一堂古屋,龙不吟,虎不啸,花不芬芳鱼不跃,哭煞蓬头刘海。”姓高的学者听了左思右想也没有对出下联。直到一盘棋下完了,才被残局触动了灵感,立即对曰:“半局残棋,车无轮,马无足,卒无兵器炮无声,猛攻徒手将军。”这下联抓住了特定的环境和事物的本质,以游戏之笔作理趣之论,可谓是巧妙绝伦。


你是本文的第618位读者
来 源: 《揭阳日报》2012-03-1
作 者: 张小雷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拆字闲趣
  • 下篇文章:祖孙之礼
  •  □- 相关文章

     妙趣横生弈棋联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