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秀才穷途遇“漂母”
  
    话说明朝万历年间,揭阳渔湖都广美乡出了一位穷秀才,名叫黄奇遇。这黄奇遇秀才虽然满腹皆是锦绣文章,怎奈家境十分贫寒。有一次,黄奇遇夫妻两人接连三天靠喝稀饭勉强过日,胃里淡得冒酸水。老婆向黄秀才说,你去讨块咸菜来吧。黄奇遇拿个破碗出了门,想向乡亲“借”咸菜。他走了整整三条巷,竟没借到一块咸菜。穷就穷吧,反正读书可以疗饥,黄奇遇勤读不辍。只是揭阳离京城近万里,没有盘缠如何上京赴考?把个秀才夫妇愁得脸小了一圈。夫妻俩稍稍盘算了一下,上京赴考少说也得银子30两。夫妻俩日思夜想,思量从何处弄到银子30两。一天,黄奇遇忽然把大腿一拍,说:“有了,我有办法筹到银子!”秀才娘忙问:“你有什么法子?”“我们请会!”黄奇遇胸有成竹地说。秀才娘听了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
  原来“请会”是当地流行的风俗,村民每有急事需钱用,都可以用“请会”的方式筹银子。
  可是“请会”须先把乡亲们请到家里吃顿饭呀,饭要管饱,酒要管醉,肉嘛,最少猪头要有一个,鱼就免了吧。黄奇遇的主意好是好,要落实可就有点难:他身无分文。于是就一个劲地搔头。最后还是老婆林氏想了个主意,说:“能不能向阿旺赊?阿旺这个人为人不错,他老婆更是明理。我们不是赊猪头自己吃喝,是要请众人帮忙,我想他不会拒绝。”
  “事到如今,也只有试一试了。”黄奇遇说到这里拔腿就往墟上走。阿旺果然爽快,把一个猪头赊给了黄奇遇。黄奇遇见猪头有了,就说“一客不烦二主,这样吧,你干脆借给我1000文铜钱,等我把会钱筹到手,连猪头钱一并还给你如何?”
  阿旺说:“猪头都已经赊给你,我就好人做到底,再借你铜钱1000文。记住,3天后送来还我,过期不还我就上门讨!”
  “你看我黄奇遇是欠钱不还的人吗?3天后,猪头钱、1000铜钱、还有利息钱,一总奉还。”“利息就免了吧,我是看你虽然饱读诗书,却穷得三餐难度,怪可怜的,才借给你。”
  黄奇遇感动得连声道谢,收起铜钱,背起猪头,兴冲冲回家。夫妻俩忙开了,秀才娘排办饭菜,黄秀才忙着写帖送帖,请帖写得明明白白:明天中午,家中略备薄酌,敬请光临。
  隔天,两人在家里候待客人光临。可是,等呀等,从中午等到日头落山,不见一个人影……
  3天后,阿旺果然上门催款来了。黄奇遇哭丧着脸把经过讲给他听,还说:“猪头我们也没敢吃,要不,你就把猪头拿回去吧。”
  阿旺叹了口气:“钱没讨到,拿到已经放了3天的熟猪头抵债顶屁用。要卖,你们自己卖去,明天我再来拿钱!”说完掉头就走。
  把煮熟了的东西变做钱,他黄奇遇有这个能耐吗?秀才夫妻对着熟猪头、白米饭和酒菜,真是百感交集。
  没多久,又有人在敲门:“黄秀才,开门,黄秀才,开门,开门!”细听,是屠户阿旺的声音!黄奇遇又气又急,开了门劈头盖脸就说:“你是讨债还是想把人逼上绝路?怎么刚离开又回来了?”
  “黄秀才误会了。”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黄奇遇一看,阿旺身后站着他老婆。
  原来阿旺讨不到钱,灰着脸回到家里,一坐下来就连声说“晦气晦气今日真晦气”。他老婆以为丈夫受人欺负,一问,方知其中情由。屠嫂一听急了,不过她是为黄奇遇着急,说:“生米已成熟饭,猪头也是煮熟的,你让一个秀才去卖了把钱来还,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我不过是一时气头上说的话,明天我会当真去讨钱吗? 所以我才说晦气。老婆呀,老实对你说,我是把12斤的猪头和1000个铜钱当做打水漂了。”
  “话虽如此,但黄秀才是读书人,爱面皮,受不了刺激,只怕一时想不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岂不是罪过。”
  一句话提醒了阿旺,他摸摸自己脑袋:“你说现在该怎么办?”
  “有学问的人不可埋没,夫君,我们帮人帮到底,资助他上京考试,你看如何?”
  “这,这,老婆呀,你一个妇道人家能如此慷慨仗义,我身为男子汉难道还不如你!只是咱是小本经营,积蓄无多,资助黄秀才上京赴考可不是一笔小数呀。”
  “所需多少?”“听说须银30两。”“你手头能够拿出多少?”“最多也就20两吧,咱还要做本钱呢。”“好,你出20两,我平日也有些须积蓄,估计也有10两,我们夫妻凑足30两,给他送去。如何?”“好,听你的,就当我胡屠做件积德事!”于是,夫妻凑足银子30两,怕出意外,当夜就送上门来了。
  送走了黄奇遇,又怕秀才娘一人生活无着,便和丈夫商量,把她接到家中暂住。
  黄奇遇果然不负所望,一路春风得意,由秀才而举人,由举人而进士。新科进士荣归故里,好不威风。他坐的是一艘涂抹鲜艳颜色的大官船,船沿着榕江行驶,来到村口。村中人听说进士爷衣锦荣归,齐拥到村口观看。哪知船大河水浅,在离岸边不过十几步的浅水处搁浅了。众人特热情,一齐下水来扶船,哪知进士爷坐在船舱里不单不出来,还不领情,他冷冷地说:“免扶免扶,水涨船自浮。”众人听不懂他话里有话,这时阿旺也出来看热闹,有人看见他了,大喊:“阿旺,你力气大,快来扶一把。”老实的阿旺回答:“进士爷不是说过免扶免扶吗,为什么叫我去扶?”
  黄奇遇等的就是阿旺夫妇,一听阿旺的声音,立马从船舱里出来,说:“好,好,水来了,船浮了!”走上前就向阿旺施礼,把个杀猪旺慌得全身发抖,说话也结巴:“进士爷,孬孬,我,我担当不起……”
  “大哥是我大恩人,完全担当得起,还有阿嫂,更是女中豪杰,我黄奇遇虽才不及韩信,但阿嫂比漂母有过之而无不及!走,我们到家中去!”
  众人看见新科进士爷一手牵着屠户阿旺的手,在亲随护卫的簇拥下向杀猪旺家中走去,一个个都看呆了。


你是本文的第461位读者
来 源: 《揭阳日报》2013-10-14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丧葬习俗中“生”的象征
  • 下篇文章:费信岛和费姓
  •  □- 相关文章

     黄秀才穷途遇“漂母”
     黄秀才穷途遇“漂母”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