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丧葬习俗中生的象征
    在潮汕地区的传统信仰中,死与生从来是难解难分,相连相继的。潮汕人将死理解为另一世界的生。生与死的循环交替观念在实践中表现为,丧葬习俗总存在诸多“生”的象征行为与象征物。
    过 桥
    生与死既为需要跨度的两个界域存在于人们的内心世界,那么象征这种跨越的行为与事物就出现在实际的仪式和习俗中。这种象征最突出的例证就是“桥”。桥本身即有实际的过渡功能,在现实中充当过渡的工具,因而在人们的意识中很自然地成为连通生死两界的象征物,仪式性的“过桥”成为一种有意义的象征行为。
    为了超度死者亡灵,潮汕丧俗有做功德(俗称做亡斋、做佛事、做旬、做七)活动。做功德的时间,简者一天半日,繁者有至百日而后撤灵者。做功德的重头戏之一是举行“过桥”仪式,其意是众孝眷送亡灵过奈何桥,到冥府中为亡者交还库钱。“过桥”交还库钱之后,亡灵就已得超度,便可投胎转世。
    在潮汕地区,凡是家中有人在当年六月初六前逝世的,到了六月六日家属就要为死者做法事,超度死者灵魂。若是下半年去世的,也得在明年的六月六日“过桥”。举行仪式时,必须备办纸钱三牲、瓜果(西瓜为主),然后用米粉蒸制七块两三寸宽、七八寸长的“桥板”和几个“桥墩”,以及一端宽一端窄的“狗舌”,将它们在逝者灵前架起“奈何桥”。这种“过桥”仪式从六月初五晚一直到初六凌晨才结束。这种风俗现在潮汕民间仍盛行。
    生殖象征物
    潮汕民间的丧事活动中还可以发现不少有关“生”的象征物。这些象征物多为含有生殖意义的动物、植物图像。在普宁一带丧葬礼俗中,有拿“火烟蛇”的仪式。有的村庄“火烟蛇”是由死者的一位亲属拿着,有的地方“火烟蛇”由死者出嫁的女儿和媳妇拿着,女儿在前,媳妇在后,依次排列。有些地方“火烟蛇”拿到山上,放在墓前;有些地方媳妇把“火烟蛇”拿回家放于灶膛,表示继香丁的意思。棺材到了山上时,孝子孝孙要先在坟墓里播种子,拿出一些稻谷也好,麦种也好,撒在坟墓里,并念道:种子落土万年青,内外仔孙大发家。一种落土万种收,内外仔孙富贵盖五洲。种子播落坟山,福荫子孙做大官。种子落土发四季,内外子孙大富贵。种子叠坟头,亲朋戚友人人富遭遭,仔孙代代富雅骜。种子播到圆,内外子孙富贵万万年,亲朋戚友人人赚大钱。其寓意在于祈盼将来五谷丰收、子孙开枝散叶、昌盛发达。孝子孝孙所带的种子不能全部撒完,要留一些种子回去,并念:种子播来播去播有剩,分乞仔孙去大赚,人人富过曼谷阿陈弼臣。
    新中国成立前,饶平疍家人病故多实行水葬。在其丧葬仪式中,鸡扮演着特殊的角色。做“头七”时,需用活鸡一只,以绳子系其脚,放下海里游一圈,叫做“引魂”。此后,又将死者生前穿的大衣张于竹竿上,在大衣中间倒吊白公鸡一只,等鸡啼时,将鸡放下,然后亲属子女一齐跪拜。这一仪式叫“返魂”。等做完“满七”(即7个7天)后,便将大衣降下焚化,同时杀鸡,鸡要保持原骸。具有生命象征意义的鸡在饶平疍家人的丧葬习俗中的功用,与其说是引导亡魂,不如说是在另一世界中带引一个新的生命。
    潮汕丧葬礼上的一些用物有时甚至直接联通着死与生,成为死者与生者之间的媒介物。在潮汕丧礼“饲生”仪式完成后,有些地方由子媳自长至幼,每人为死者从头到脚扇12下(逢闰年应扇13下);有些地方由子孙持小布袋,绕死者走一圈,拉死者衣袖,象征请死者赐种,以示再得祖宗的福荫。在送葬路上,有些人如有小毛病缠身,久治不愈,他们会在孝子撒下纸钱时,捡一张在身上扫几下,口中念念有词,意为让死者把小毛病带到阴间去“卖”。这种方法是否可行不言自明,但至今仍有人效法。


你是本文的第1376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4、3、31
作 者: 黄素龙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广东省唯一的性文化主题公园——深藏山中的张竞生纪念公园
  • 下篇文章:潮人自古重家风
  •  □- 相关文章

     潮汕丧葬习俗中生的象征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