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老爷·大闹热
    潮文化浸淫着古越巫文化,笃信鬼神,多神崇拜盛行。每年春正二月,便是潮地游神赛会的密集期,几乎各乡各里都定日或择日游神,其靡费和隆重几为全国之最。著名的《樟林游火帝神歌》,可谓是对潮史上游神赛会极浓重的一笔;潮州城的安济圣王巡游,则是延续至今的游神盛典。游神赛会,都被称为“营老爷”、“大闹热”。
    游神怎会成为“营老爷”了?潮人崇拜多神,祭拜对象除了天上神仙,更有许多有功于国、有利于地方、有惠于人民的名贤,民众为他们立生祠,建庙宇,塑像膜拜,都按他们在生时的尊称呼为“老爷”,由是祀神皆言“拜老爷”,“老爷”即是神偶。  
    游神又怎会变为“营”神了?“营”,潮音ian5,一般词义为经营、营建、军营、营寨等,作“巡游”解也偶或见之。《诗·小雅·青蝇》:“营营青蝇,止于樊。”毛传:“营营,往来貌。”《楚辞·刘向〈九叹·怨思〉》:“经营原野,杳冥冥兮。”王逸注:“南北为经,东西为营。言已放行山野之中,但见草木杳冥,无有人民也。”《汉书·李寻传》:“日且入,由妻妾役使所营。”注:“营谓绕也。”可见“营”有往来绕行之义,潮地游神绕巡全乡,称“营老神”正合古义。潮语还有营灯、营大锣鼓等词,用的也是“营”的古义。
    “大闹热”是个熟词,外地人也许听着蹩扭,潮人则皆耳熟能详。所谓蹩扭,也不过是词序的倒装,“闹热”就是“热闹”的倒装,词义并无大变异。这种倒装词,潮语里还有不少,如人客(客人)、牛牯(牯牛)、鸡母(母鸡)、鱼生(生鱼)、头彩(彩头)、仂落(落力)等等,俯拾即是,不能尽举。其实,古汉语也有不少倒装词,最古最多的是人名地名,人名如娥皇、女英、帝尧、帝舜、后稷等,地名如城父、城乐、城濮等,现今的饼干、果冻、粉丝、豆角等也是倒装词。与其说古语多倒装,毋宁说那是原生汉语所本的古语法,现今语法规则反倒是对古代语法的颠覆。潮语是保存倒装词最多的汉语分支之一,这些与现代词序倒置的倒装词,恰恰是合于古汉语的原生态。


你是本文的第1327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4、4、27
作 者: 杨秀雁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原汁原味 诙谐生动——海门“锣车鼓”
  • 下篇文章:高承志的革命生涯及与潮汕的情结
  •  □- 相关文章

     营老爷·大闹热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