撑杉排与担鱼苗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潮汕地区有两项被人们公认为数一数二辛苦的劳作。这就是“撑杉排”和“担鱼苗(潮州方言读鱼‘栽’)”。
    在潮属的各行业中为何会有“撑杉排”和“担鱼苗”呢?这是因为旧时潮汕地区所建的房子、庵寺、宫庙大都是灰木结构,加上大部分的农具、家具也是用杉木制成的,因而需要大量的杉木用于建筑和制作农具、家具之用,而当地产出的杉木又供不应求,必须从外地调运进来。
    又由于潮汕地区的溪河、池塘、湖泊等水域众多,人们便利用当地的水域优势来放养淡水鱼。除了在溪河、湖泊养鱼外,凡放养池鱼的,旧时一般都要在过年前,将池塘用水车干来捕鱼,这样既可将池塘的淤泥取来做肥料,又可使池塘让太阳曝晒,给池塘进行清洁、杀菌消毒,等待春日回暖之后,再放入水养鱼。养鱼须向专门繁殖鱼苗的鱼苗场购买鱼栽来放养,也就有了“担鱼苗”这一活儿,甚至有专门为人“担鱼苗”的行当出现。
    “撑杉排”和“担鱼苗”可以说是两项最苦最累的活儿,因而在潮汕地区有“一惨撑杉排,二惨担鱼苗”的俗谚流传。也有人说是“一惨担鱼苗,二惨撑杉排”。总之,都是说“撑杉排”和“担鱼苗”在各项劳作中的辛苦程度是数一数二的。为什么说“撑杉排”和“担鱼苗”在各项劳作中是数一数二的辛苦呢?这就必须从这两项劳作的实际情况来予以说明证实吧。
    “撑杉排”的,一般大都是从韩江上游放排筏撑运到现时的湘桥区意溪,然后再由意溪转运到潮汕各地的。放运时间最长的达1个多月,最短也要三几天。“撑杉排”者不论是寒冬腊月还是炎夏酷暑、是雨天还是晴天,终日生活在排筏上,日晒雨淋,可谓是风餐露宿,虽然排筏上搭建有一个简陋的“铺寮”,并备足有米、油、盐、菜和风炉、锅、燃料等,但若遇上狂风暴雨,火柴不慎被淋湿(当时还没有打火机),便生不起火,煮不了饭,只好是挨饿受冻,还得硬撑着。因此,“撑杉排”便被人们公认为“第一惨”的劳作。
    “担鱼苗”这一活儿也比较特殊,要将鱼苗和足量的水盛装在两个用竹篾做成的、并糊上丝棉纸漆上桐油的椭圆形竹篓里。鱼苗和水装好之后,要立即挑上肩,且要连走带跳不停地走动着,使水能保持滚动增氧,途中绝对不能歇息。如果停歇下来,水便会静止,鱼苗就会导致缺氧死亡。一担重约100市斤的鱼苗挑在肩上不停地走,至少要走两个白天和黑夜,其体力的付出是可想而知的,若非身强力壮的汉子是承受不了的,所以也就有人将“担鱼苗”说成是“头惨”的劳作。



你是本文的第647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4、8、6
作 者: 林树源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汕过番歌
  • 下篇文章:最是潮音情依依
  •  □- 相关文章

     撑杉排与担鱼苗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