乩文与灯谜
    扶乩是一种古老的民间信仰活动,明清以来,扶乩习俗在我国更是达到高潮,参与者大都是中下层知识分子。著名学者许地山教授在《扶箕迷信的研究》中说,扶乩原本是一种古代占卜方法,“卜者观察箕的动静来断定所问事情的行止与吉凶,后来渐次发展为书写”。《辞源》编辑之一的徐珂在《清稗类抄》述:“术士以朱盘承沙,上置形如丁字之架,悬锥其端,左右以两人扶之,焚符,神降,以决休咎。即书字于沙中,曰扶乩,与古俗卜紫姑相类。一曰扶箕,则以箕代盘也。”由此可知,扶乩是民间一种占卜凶吉,预知未来事的活动形式。不过,扶乩是否灵验,是否蕴含科学道理,这尚待专家学者作进一步研究。
    本文要说的是,扶乩的乩文,与灯谜创作及灯谜猜射,存在不少异曲同工之处。
    据清朝中叶著名文学家袁枚撰写的一部笔记小品《子不语》载:康熙戊辰年(1688)会试之前,有人扶乩问考题,乩仙书“不知”。该人再三追问“岂有神仙而不知之理?”乩仙遂大书:“不知,不知,又不知”。众人大笑,不想当年的考题竟然是:“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三节。”若当此是谜,虽是“露春”,倒也露得地道,因连续三个“不知”与“不知……三节”暗合。
    晚明学者田艺蘅的代表作《留青日札》中有云:“阆苑蓬莱自可人,东山人驻几千春。要知古女真消息,碧汉青天月一轮。”此诗中的“可人”、“山人”和“古女”,即“何仙姑”三字。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包含着离合谜的创作手法。
    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中有如下乩诗云:“旧埋香处草离离,只有西陵夜月知。词客情多来吊古,幽魂肠断看题诗。沧桑几劫湖乃绿,云雨千年梦尚疑。谁信灵仙散花女,如今佛火对琉璃。”诗的内容,让在场知识分子一下子就猜出临坛的乩仙是江南名姬苏小小。这又是一种状物描人的灯谜创作手法。
    明人郎瑛于嘉靖年间所著的《七修类稿》卷三二载:尝有人召仙,请作梅花诗。箕仙遂写:“玉质亭亭清且幽。”其人云:“要红梅。”即承曰:“着点颜色点枝头,牧童睡起朦胧眼,错认桃林去放牛。”此诗描写红梅,却不见红梅二字,而且写得饶有情趣,俨然是一则状物谜。
    蔡岳河先生的《达濠民间采用扶乩预测的有趣故事》载有两则故事:
    其一、民国时期,陈济棠在广东担任国民政府的省长,他不满蒋介石的统治,暗中与蒋分庭抗礼。陈在国外进口80架飞机,并在三水设立军事指挥据点。但陈又担心事情败露,便请达濠预测专家翁半玄扶乩预测,结果在沙盘露出“三水作乱,机不可失”八个字样。陈济棠认为在三水起兵,机会不可错失,便紧锣密鼓准备策反。谁知被部下胡汉民等三人向蒋告密,蒋密令策动80架飞机飞向南京。陈知事态无法挽回,畏罪潜逃。事后,翁半玄才真正领悟天机,原来陈济棠最亲密的胡汉民三位部下,名字都带有水的字旁,“三水作乱”是他们乱了大事,而“机不可失”却是“飞机不可失”(另据传说,当时陈济棠卜得另一乩文“草将倒无人”,也误认为是蒋介石将倒台,后来才知道乩文说的是“蒋到”的隐语)。
    其二、抗战时期,达濠人民深受日本鬼子的残害,对日军深恶痛绝。1945年春,达濠民众聚集于宋大峰祖师寺,一起预测日军什么时间败走,术者在沙盘测出一个“期”字,那时谁都无法理解。直至那年农历八月廿三日,日军在汕头宣告投降,把“期”字分拆为“八月廿三”才有所领悟。
    这两则故事让我们体会到,解乩文如猜灯谜,若不对思路,不是谬之千里,就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是本文的第51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4、11、16
作 者: 际云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范昌谷与潮阳的开发
  • 下篇文章:潮人办外孙习俗
  •  □- 相关文章

     乩文与灯谜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