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子——潮汕婚俗中的象征仪式


    潮俗婚姻的程序、习俗和礼仪都是向社会表明婚育的合法化。其间的行为规矩,往往是围绕传宗接代、早生贵子、多生贵子这一鲜明主题展开的
    婚礼是男女确立婚姻关系时举行的被社会承认的仪式。一切婚姻的程序、习俗和礼仪都是向社会表明婚育的合法化。其间的行为规矩,往往是围绕传宗接代、早生贵子、多生贵子这一鲜明主题展开的。
    旧时,潮州一带的姑娘出嫁前一夜不能在床铺上睡觉,要睡在地面。相传古代有一女子出嫁,继母不把她当人看待,把铺板抽掉让她睡地板。送子观音娘娘知道后非常同情她,送她一胎二子,后来二子皆成才做官。此后,人们便纷纷仿效。
    在饶平海山镇一带,新娘出嫁那天要与兄弟分钱米。由母亲在簸箕或竹筛中放上钱米,用力摇簸,边摇边念:“簸圆圆,簸后儿孙大有钱;簸匀匀,明年抱个男外孙。”然后把钱和米按兄弟人数和女儿各分一份,新娘拿后装入一个特别制作的肚兜,将钱米放在夫家的米瓮里。
    女子出嫁前要进行沐浴。饶平一带的新娘须用石榴等12种植物的花或叶泡水沐浴,浴毕坐在浴盆中吃下两个煮熟的鸡蛋,以祈求婚后生子顺利。普宁等地还兴“抹瑞草”,即将石榴花枝和谷穗放在一起,再蘸清水洒在新娘头上。石榴谐音“惜留”,又象征多子;谷穗象征富裕昌盛。抹瑞草时唱:“抹草丛,新娘做事又合人;抹草枝,新娘做事又合天。”
    在迎娶新娘之前,男家对新房的布置也反映了祈子的愿望。可以说,新房里的物品很多蕴含了求孕祈子的象征意义。潮汕大部分地区在结婚前要先择良日吉时,对婚床进行安放,谓之“安床”。在揭阳渔湖、潮阳关埠一带,安床后有一个别开生面的习俗——“抢乌豆”,即邀请亲友的小孩子坐在婚床上,男方家人将炒熟的乌豆连同硬币一起向床上撒去,让小孩抢夺。乌豆象征男子,这寄托着男家早得贵子的期盼。在海丰一带的安床习俗中,对早得贵子的愿望表达得更为直接,他们请辈分高的亲戚用四块新砖垫床脚,每两块砖相互之间摆成“丁”字形,以祈得丁。在惠来县华湖镇一带,当地人安床有个独特的习俗,在婚床的四个角落放上一些莲子、花生、生枣和一对粟草。这些东西各有含义:莲子祝愿早生贵子;花生有调和脾胃之功能,用花生预祝新娘过门之后与婆家人相处融洽,和和气气;生枣谐音“生早”,也即“早生贵子”,含有“祝吉”之意;一对粟草表示能驱除邪气,保佑平安。惠来大多数地方在布置新房时,桌子上要放一盏小油灯,插上用红棕绳绑着的带花蕾的石榴花,表示“洞房花烛小灯花”,“灯”潮汕话与“丁”谐音,寓意早生贵子。安床完毕,要将一条“安床大吉”的条联以及事先请到的神符贴在床上,然后叫一个男孩到床上躺一会,寓意早生贵子。新婚夫妇的洞房内还常用剪纸、彩图张贴于窗上和壁上,图案或为鲤鱼跳龙门,或是一个男孩骑在鲤鱼背上,或是花开富贵,用以表达对新婚夫妇早生贵子的祝愿之意。有的地方结婚时洞房里要悬挂两个大石榴,象征人丁兴旺。
    潮汕民间结婚大喜之时,不论寨门、祠堂门、厅门、家门、轿门的门楣上,都要贴一张写有“麒麟到此”的红纸条,贴此种红纸条既有表示吉祥如意、嘉瑞祯祥的作用,更重要的是祈望新娘早生贵子。
    揭阳城乡旧俗女儿出嫁当天,要有阿舅(新娘的兄弟)伴新娘而至,俗称“掼油舅”。阿舅要备有礼品到男方家,其中象征早得贵子的礼品就有一对装在小鸡笼里的小鸡(一公一母),俗称“带路鸡”,其用意是祝愿新郎新娘像这对小鸡一样,相亲相爱,白头到老,繁衍传宗,并通过“带路鸡”诱发新娘时刻思念娘家,不忘回娘家的路。还有一种寓意是,鸡有五德(文、武、勇、仁、信),象征今后为人之妇须效法鸡德。阿舅还须备上一瓶灯油,其意为男方“添丁”,现在,有的用化妆油代替灯油。
    迎娶当天晚上,亲友及邻舍,男女老少都到洞房看新娘,争相嬉闹、戏谑,俗称“闹洞房”。当亲友邻舍闹至深夜将要离开时,要叫一个男孩将带来的红烛送上,新娘上前接过,这叫“接灯”(灯与丁谐音,“接灯”表示日后生男孩)。



你是本文的第5376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5、2、9
作 者: 黄素龙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澳角古炮台
  • 下篇文章:一段神奇的传说——宋帝留下的宋井
  •  □- 相关文章

     求子——潮汕婚俗中的象征仪式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