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唱和册》


    我收藏有一本晚清洋务运动领导者之一、一品显宦丁日昌及其属吏和友人唱和的诗文集《百兰山馆》之《荔枝唱和册》。
    清光绪元年(1875),丁日昌因病“乞假养疴”于未显贵时及晚年的常住地揭阳。他家刻的《荔枝唱和册》至工半,即于光绪八年(1882)2月27日病逝,享年59岁。未竟之业,由其长子,曾任江西补用知府,后因涉刺马案而被革职的丁惠衡为之续刻。并“泣志”(含泪写《跋》)梓行于榕江絜园。有人称《荔枝唱和册》系丁惠衡编的,不实。
    这本《荔枝唱和册》古旧书,是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在故乡潮州后陇村,从亲友买来当商品包装纸的旧书报里捡拾的。因该书纸质软绵不好包装,亲友便把它丢在一旁。我喜欢涂鸦,见该书行草、正楷均很好看,便收起当法帖。当兵时,我把书带在身边,伴随我走过许多地方。后来,稍有一定的阅历和知识积累,才发现此书的来历和价值。
    丁氏书斋初名“实事求是斋”,因他甚爱兰花,后将其“御赐书楼”命名为“百兰山馆”。百兰山馆位于揭阳市榕城区马山滘东侧,是丁公馆的一部分,内中亭榭花木,极为幽胜,仅不同品种的兰花就有数十种,故称百兰山馆。楼东面的马山滘小河通往主干流榕江,乘船可驶到他的住憩地丁氏絜园。百兰山馆也是丁日昌家刻书籍的总称。丁氏酷好藏书,内中另一建筑物为持静斋藏书楼,庋藏达十万余卷,号称海内四大藏书楼之一。
    该古旧书的扉页,也即内中副封面有《荔枝唱和册》5个篆字,是书目篇名,它是丁氏家刻书籍中的第一种。其版极具特色,该册白口;版心骑缝的中上方有实心鱼尾,鱼尾上方刻“百兰山馆”4个宋体字,下方空白,只在中下处刻页码(两页折叠在版心共编一页码)。前半部多为何绍基手迹;下半部系手写楷书,字体秀媚圆活,为典型之赵孟頫笔意,深具元代版刻风格。刊行手迹,在雕板技术上需要用雕刻版画技法,非具备较熟练技艺做不到。
    《百兰山馆》之《荔枝唱和册》为大开本28cm×17.6cm,木板雕刻印刷,双页66(总页数132),传统线装。书脊上装订线虽松脱,但全书页码基本完整,品相属中上等,用古旧书品相的评级标准,估计是8.5或9.该书刊录的是丁日昌、何绍基、冯桂芬、杨象济、余晓云、吴云、高心夔、余成普、潘曾玮、黎庶昌、汤修、夏曾传、夏凤翔、李铭皖、张兆栋、应宝时、曾广照、陈富文等人的唱和诗,皆用手书摹刻上板。
    《荔枝唱和册》民国五年(1916)揭阳邢万顺书局有重新刊行,同时新刻印《百兰山馆》之《藏贴》(丁氏所藏何绍基书札)。这样,《荔枝唱和册》始编为《百兰山馆》第一辑,《藏贴》(何绍基书札)为第二辑。民国五年版末尾的版权页有“揭阳邢万顺书局”和“翻印必究”等字样。我的收藏本没这一页,应为光绪八年版本。自丁日昌逝世百余年来,《百兰山馆》之《政书》(14卷)、《古今体诗》(5卷)等书,在全国包括港澳台地区陆续刊行。
    丁日昌能诗擅书,书法自然高雅,早年师欧阳洵、王献之,后学颜真卿,渗以北碑、藏巧于拙,浓厚似绵里藏针。他是清代三大藏书家之一,辑有《持静斋书目》。
    我收藏这本《百兰山馆》之《荔枝唱和册》,呈黄褐色的外装封面有“笑洲”两字,估计是原收藏者书写的。
    书末尾空白内折叠双页,其中一页写着“耕鹤陇天地日月”8个字。“鹤陇”是我的故乡,潮州市潮安区的一个自然村,古称和俗名为“后陇”。
    空白内页另一页写着“独梦轩无疑藏帖”7个大字,下方有“三秋下完”4个小字。可能也是原收藏者书写的。



你是本文的第429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4、15
作 者: 苏泽猷

〖本书汕头市图书馆详细馆藏信息〗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陈步墀重刊《陈氏族谱》
  • 下篇文章:南澳 城隍和孔子相邻
  •  □- 相关文章

     《荔枝唱和册》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