谐音与民俗
    潮汕各地,有好多民俗与谐音有关。拆解其中隐含奥妙,也颇有趣。
    “阿舅”与“富有”
    在一个家庭的众多亲戚中,母舅最受人尊敬。即使是在物质生活极为匮乏的年代,人们也竭尽所有孝敬阿舅。“阿舅来,掠鸡刣,鸡太细,掠鸭代”。这古老的民谣便是明证。为什么母舅享有如此崇高的地位?这不单由于血缘上的关系,更不是所有的母舅都有权有势。说穿了,其实倒是阿舅沾了谐音上的光。在潮语中,“舅”与“有”谐音。在一些特殊的场合,人们直将阿舅视为“富有”的象征,其身价就自然非同凡响了。
    由于这种缘故,好多人家乔迁新居,担“家伙头”的重任非阿舅莫属。何谓“家伙头”?除了锅鼎炉灶,便是人类赖以生存的最基本物质——粮食、水和火种。在仪式进行时,老辈人口中念念有词:“阿舅阿舅,愈担愈富有!”兄弟分家,也必请阿舅来主办分配财产事宜,其目的跟上面一样,寓含“阿舅阿舅,愈分愈富有”的意思。
    “草头”与结发妻
    虽说时下新娘的嫁妆没有统一的标准,而且不同时期有不同的时尚。然而在潮汕农村,有一件陪嫁品却是万古不变的:那便是珍藏于新娘特制的“兜腰”中的一对连头带须的莎草,俗称“草头”。潮人称结发妻为“草头”。这奇特的陪嫁品寓意深刻。一方面表明其结发妻的不可动摇的合法地位;另一方面,新娘以此寄托与丈夫永结同心、百年偕老的美好愿望。
    “大菜”与“大婿”
    昔年元宵佳节,当万人空巷争看花灯之际,一些待字闺中的大姑娘便乘人不备,悄悄溜到村外菜地里去,轻轻往大菜上一坐,口中念道:“坐呀坐大菜,嫁个好儿婿。”这便是流传久远的“坐大婿”民俗。
    姑娘们别的不坐,为何对大菜情有独钟?原来,这民俗也与谐音有关。潮语中“菜”与“婿”发音相近。“大菜”者,即大婿也。当年姑娘们囿于封建旧礼教的束缚,无法自主婚姻,选择心上人,只好通过“坐大菜”这种方式,祈求上苍保佑,帮助自己早日找上个身强力壮、心地善良的好夫婿。
    当然,时代在不断进步,如今的姑娘们已不用去摸黑“坐大菜”了。只是史上留下来的民俗,足以让人们去咀嚼、去品味……  



你是本文的第408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4、29
作 者: 陈为峰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华侨”一词的由来
  • 下篇文章:潮南英歌声名响
  •  □- 相关文章

     谐音与民俗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