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猪中


    猪中,这是潮汕人对介绍买卖猪苗、猪仔以至大猪的中间人的叫法。猪中这个行当很早以前就有,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最热门。
    伶牙俐齿“相五形”
    猪中可分为猪仔市场的猪中和农村流动的猪中两种。猪仔市场的猪中也称“猪仔贩”,在猪仔集贸市场上充当介绍人角色。做猪中的人个个都是伶牙俐齿、嘴甜舌滑,自称能为猪“相五形”,什么猪“讨食”(食欲强),什么猪挑食,哪只猪“大种”,哪只猪“小种”,他们一看便知。猪中一方面向买主夸说这头猪仔如何的好,该付多少钱就可以购买。接着又对卖主说,这头猪仔存在着这样那样的问题,能卖到多少钱就非常不错了……经过猪中的说合,买卖双方如果都能够接受猪中所拟的价格,便钱货两讫,这笔交易就成功了。
    贪婪猪中暗“踏食”
    成交时,买主和卖主都得付出同等的佣金来酬谢猪中,这款项俗称“中人钱”。当然,有个别贪婪的猪中对“中人钱”并不满足,便想心思再捞钱。因为买卖是公开的,众目睽睽之下很难作弊。猪中不能用语言表达,就用脚轻轻地去踏卖主的脚:踏一下,暗示加价1元,踏两下,暗示加价2元,以此类推。待买主付款把猪仔抱走后,猪中就向卖主索取其暗中所加的价款,因此这笔钱称“踏脚钱”,这种行为叫做“踏食”。
    有时农民会有上市卖不完的猪仔,猪中便趁机压价收购,然后再转手贩卖到外地或喂养一段时间后再卖出。
    这些猪中一般是住在市场周边,易于掌握猪价行情。另一种猪中是在农村流动的中介。以前农村几乎家家户户都有养猪。这类猪中大多是同乡人或邻乡人,他们对哪家养的猪仔、大猪差不多到了可以贩卖的时间都了如指掌,随后他们就到养猪的人家问清底价,再联系买主过来看猪。买卖双方开始总会出现讨价还价中的差额,猪中便凭他那三寸不烂之舌,根据猪的品种质量和买卖双方的心理与市场行情,左劝右说,多方谈算,力促成交。成交后,买卖双方按照事前与猪中约定好的价钱付予“中人钱”。
    不同地区“猪僻”各异
    在禽畜行业的猪仔集贸市场上,猪中共同创造了许多行内话和隐语作为讨价还价的语言,潮人称之为“猪僻”。这种隐语主要是替代数目字的称呼和组合,以达到蒙蔽买猪人和卖猪人的目的。揭阳一带的“猪僻”中常以“拗、么、宗、超、新、漏、寮、原、歉”的行话代替数目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组合法上数码同一个数词叫“重”(表示相叠之意)。如数目十一的叫“重拗”;数目十八的便叫“拗原”,以此推之。
    潮阳一带表示一至九的九个数字的“猪僻”分别是“香、乃、北、里、吗、雍、侯、太、罕”,其中“香”可以代替一、十、百、千等整数,如一百说成“大香”,十一说成“重香”。可见,潮汕各地都有各自不同版本的“猪僻”,但最常见的是:丁、天、春、罗、语、交、化、公、旭、田。这些“猪僻”从文字上已可意会。
    诡诈猪中“耍鬼伎”
    潮汕乡间还流传着与猪中有关的一句口头语:“猪中相打,神鬼难猜。”说的是猪中为了糊弄买卖一方或双方,装神弄鬼,什么伎俩都敢使出来。
    曾经有某买主跟着猪中甲在猪市选购猪仔,看中了一头猪,但价钱老是谈不拢,半途忽然冒出猪中乙,领着另外一个买主争买同一头猪,两个猪中都做出对各自买主忠心耿耿、志在必得的表现,彼此互不相让,争吵愈来愈激烈,接着便是拳脚相见,打猴拳般在市场里团团转。最终是猪中乙脸抹猪血狼狈败走,猪中甲大获全胜替买主买了猪。令买主意想不到的是,散市的时候,他看见刚刚打得难解难分的猪中甲和乙却在小食摊面对面喝酒,有说有笑,亲如兄弟。
    随着时代的变迁,经济的发展,潮汕农村家庭养猪越来越少,猪中这个行业已渐渐退出历史舞台,“猪僻”也基本上没有用场了,但我们仍然可以透过这些淡淡的历史陈迹依稀忆起昔日潮汕乡村的老百业。  



你是本文的第930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5、2
作 者: 黄素龙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蔡楚生从汕头走上电影之路
  • 下篇文章:踏入棉湖窟
  •  □- 相关文章

     潮汕猪中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