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聘果说蒌花


    从前,在澄海人娶亲所送的糖果中,有一样“蒌花”,俗称“塞冇”。今人已不知“蒌花”的含意,以为“蒌”谐“老”音,喻夫妻同偕老之意。这当然说得通。
    嘉庆《澄海县志》在介绍澄海物产时,有这样的文字:“蒟药,即蒌 (荖叶)。广东多蒌园,澄海樟林所产的胜于全省。根香、叶尖,味辛而微甜。用火将叶炙干或收藏起来,可以运至远方。”
    蒌叶究竟是用来干什么的?清初学者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介绍得很详细:“凡食槟榔,必以蒌叶为佐。或霜雪盛,少蒌叶,亦必屑其根须,或以山蒌藤代之,而以蚌灰为使,否则槟榔味涩不滑甘,难发津液,即发亦不红。”
    该书还说:“蒌与槟榔,有夫妇相须之义,故粤人以为聘果”。原来,古人食槟榔,必须以蒌叶为佐料,谁也离不开谁。有这样的“相须之义”,古人行聘要用蒌叶和槟榔作礼物,取其好意头。这种聘果,与古人娶亲行“奠雁礼”是一致的。雁不再偶,往来不失其节,飞行齐一有序,终身不改,在人们心目中,是一种贞禽。然雁毕竟难觅,古人娶妻便送一对白鹅。由此可见,古人之礼仪,多取其象征意义,不一定要贵重礼品。
    《澄海县志》还说:“槟榔、蒌叶不仅用在婚姻庆贺方面,平日客人来时,也有用以代茶,促膝谈心,堪称有礼。”用途真是大得很哩。
    广东人何时开始食槟榔蒌叶的?唐代刘恂的《岭表录异》:“……自嫩及老,采实啖之,以不娄藤兼瓦屋子灰,竟咀嚼之。岭南地温,不食此无以祛其瘴疠。”这里所说的“不娄藤”即蒌藤。瓦屋子灰即蚶壳灰,因蚶壳的纹理像屋顶的瓦垄,故古人称其“瓦屋子”。可以看出,一千多年前的岭南人就已啖槟榔配蒌叶与蚶灰了。这几乎与清初的屈大均所说的一模一样,只是未提及将它作为聘果罢了。明嘉靖年间的潮剧古本《荔镜记》及《苏六娘》,也有这种描述。
    几十年前,蒌叶随处可见,特别在屋后园旁沟畔,但已没人食用了,因为潮汕人早已不食槟榔了。当然更没有人用它作聘果。所以蒌寂寞地自生自灭。后来处处开荒,蒌便少见了。倒是当代的草药书籍曾介绍它,说它治肺病、胃病、疝气、水肿、惊风等症,但蒌叶已成稀罕物,连草药摊也不卖。
    世事沧桑,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时尚。送聘之果,也由槟榔蒌叶变成金项链玉手镯了。但民俗嫁娶中,仍保留了蒌的痕迹。用“蒌花”代蒌叶作聘果,可说是古风俗的变通。



你是本文的第160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5、20
作 者: 李汉庭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清末民国时期汕头的铁路建设
  • 下篇文章:蚝田风情
  •  □- 相关文章

     昔时聘果说蒌花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