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余则成”郑苏民
    父亲郑苏民在我眼里一直是很平凡的人,小时候记得他很忙碌,我们家兄弟姐妹又多,他是顾不上理我的,大概可以说是任由我自由生长的。1983年,等我考上大学和参加工作以后,轮到我很忙碌,我也没有怎么顾得上他。我和他的交流很少,逢年过节或假期回家偶尔听他和战友的唠嗑,我也听得漫不经心,2007年,我到中国驻意大利大使馆任警务联络官期间,观看了热播电视剧《潜伏》,惊心动魄的情报工作使余则成这一角色在脑中铭刻。意想不到的是,2011年,在建党九十周年之际,《汕头日报》采访了我父亲,粗略地叙述了他从事的情报工作,并以《潮汕地区的余则成》为题刊登了我父亲的事迹,父亲形象在我的心目中“惊艳”了。我开始稍微认真地打量我平凡的父亲,并陆续的留心了以往漫不经心听到的故事。
    父亲1920年出生在普宁梅塘镇一户贫困农家。普宁梅塘是革命老区,党的活动非常活跃,他17岁的时候就由当时就读学校的校长介绍入党,刻蜡纸钢板宣传革命,练就了一手漂亮的钢笔字。后来他就拉起了一支武工队,几乎每个武工队员都配有两把20响的驳壳枪。“只要扣住扳机,一梭子哒哒哒地全打出去,就像一挺小轻机枪。”看起来像书生的父亲一说到打枪就像一个快意恩仇的武侠。这支武工队在普宁大南山地区纵横,打土豪打劣绅,筹款筹粮策应大部队,使地主恶霸闻风丧胆。从“老战友”的唠嗑中,我也听到了他们的艰难时刻。遇到敌人的围剿,躲进深山老林,渴了喝山坑水,饿了吃山野果,遇到老乡接济一顿“砂米”饭,狼吞虎咽的分不出到底是砂还是米。在这种困苦面前,武工队员还保持了不少生活的雅兴,他们用溪水冲积的细沙洁白牙齿,用溪水湿头梳个漂亮的发型。
    父亲在一次战斗中受伤了,子弹穿过了右胸口,血流如注,几次昏厥。武工队员万分着急,当时所知道的一个医生在里湖镇,里湖镇又戒严,武工队员还是冒险潜进镇里。当医生听说是武工队队长受伤时,二话不说就随着武工队员出城,可见当时我党与群众的骨肉情深。当看到父亲的伤情时,这位医生感到自己无能为力,只好介绍武工队员到揭阳找名医。去揭阳必须走水路,武工队员就把我你父亲藏在一艘小船上沿河道撑往揭阳。在接近揭阳的时候,突遭国民党的巡逻艇,武工队员准备冒死一拼,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昏迷良久的父亲突然清醒过来,告诉武工队员先不要贸然动手,搞清楚敌人是例行巡逻还是真的发现目标。真是吉人天佑,敌人果然是例行巡逻,开到小船面前问了几句就开走了!
    在医生和武工队员的精心照料下,父亲的枪伤治好了,但一边肺部失去了功能,仅靠另一边的肺活到95岁高龄,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与老爸的乐观、豁达、坚韧因果相依。
    抗日开始,抗日结成了统一战线,上级要求分散的武装力量“就地潜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我曾向父亲求证,这一方针形成的工作要求就是不暴露身份,利用一切机会,静悄悄地为党工作,口号则为“能维持者则为能干者”。从这时开始,父亲就迈上了地下情报工作之路。组织要求打进国民党韶关行署,从启程到目的地,一路风雨,一路坎坷……干过小买卖,买过萝卜糕,自筹经费,自谋生活。我曾诧异父亲能讲一口流利的广州话,后来才知道,由于盘缠无着,他曾经逗留在广州的越秀山北麓开荒种菜挣经费,攒足经费再出发。今天当我在办公室如此近距离地俯瞰越秀山北麓,仿佛看见父亲当年开荒的影子,不禁百感交集。
    依靠组织精心的策划安排,父亲终于打进了韶关行署。行署里一国民党官员很喜欢这一书生般的小老乡,因为他一手漂亮的钢笔字,被安排到机要部门搞抄写。这样,一封封重要的情报就通过单线源源不断地到了我党手里,其中的惊险我难表一二。但有一则故事体现了父亲对待同志的侠骨柔情。有一天,他和一名国民党军官在散步时,发现了公园长凳上躺着一个饿得昏昏沉沉的人,仔细一看,那人正是武工队时期的一位上级,失散之后谋生无着,颠沛流离到韶关,濒临绝境。冒着暴露身份的危险,父亲冷静地支开了那位国民党军官,与这位上级默契地对话,了解了他居住的地方,之后,活动一名勤务兵往他家中送了一包大米,让他全家度过了艰难时刻。革命胜利后,这位老上级对这段经历难以忘怀。
    抗日胜利了,“潜伏”结束了。严冬过去,春天来临,万物复苏。老爸从武工队时期的“瑞康”改名为“苏民”,寓意“苏醒的人民”。这个名字淋漓地体现了他从漫长的“潜伏”到“解冻”的欣喜心情。
    重回潮汕,参加大部队,父亲投入到解放潮汕的战斗,成为了解放潮汕的领导成员之一,意气风发地工作了几年,运动来了,他去了南澳……1979年,父亲落实了政策,3年之后,领着全家,带着他的全部家当——两个纸皮箱和一些笔记到汕头干休所定居。
    他很少提及自己的事,但我知道他的生活充满风风雨雨和磨难。他从来没有抱怨过生活,这相当于从小在我的身上植入了乐观和快乐细胞,对这一点我是十分感激父亲的。



你是本文的第318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5、5、17
作 者: 郑伊鸥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蚝田风情
  • 下篇文章:潮汕抗日英烈周礼平
  •  □- 相关文章

     “潮汕余则成”郑苏民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