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血战汛洲岛


    1945年,南澳岛云澳人陈铁、范坤、苏老梯、张歆、江元、李宽,参加了在杨短手(1924—1955,饶平县人)率领下,饶平县汛洲岛血战日寇之役。
    1945年农历七月初(阳历8月),当时日本已即将投降,中国战区正在策划反攻。闽粤赣边区总司令香翰屏决定收复潮汕沿海岛屿。由督察队长传达的任务是:杨短手部攻南澳,吴木水部攻海山。
    杨短手,原名石靠,又名英勇、剑涛,饶平县东界区鸿东乡人,少随吴乌森(殉国)当海盗,数战日寇,名驰粤东。1949年2月经林正昭等说服而起义,1952年11月7日被错判为死缓,1986年6月23日昭雪。随他同时起义并到南澳工作的部下陈计、杨宣、杨海镇、杨狗蚁(时已故)一起平反。1945年夏,杨接受攻打南澳日军任务后,派人侦探了海山、汛洲、南澳等岛屿的敌情,然后对大家说,海山、汛洲的敌人防守较弱,先打这两个岛,夺一批武器,再打南澳。当时占驻海山、汛洲的日伪军属翁尚功部“和平军”。
    打汛洲前一个月,澄海南洋人、20余岁的绿林头目余英豪带着二三十人来投奔杨短手,被任命为独立小队队长,南澳的5位青年渔民不堪日寇欺压,也辗转来黄冈找到澳人陈铁,时已任杨短手警卫班长,经杨短手同意也编入了队伍。
    农历七月初六日,杨短手派云澳乡人江元、李宽,夜里各划一只竹排,潜返故乡南澳,散发劝日伪军投降传单。
    越日(阳历8月14日)上午,杨部约300人,坐二三十艘小帆船,渡海攻上了海山岛欧边。打海山本不是杨短手的任务,但杨为了多夺武器,便捷足先登。日伪军稍作抵抗即撤走。他们缴获了几支短枪和几十套制服,还抓了3个汉奸的老婆,缚在祠堂前曝日,以示惩罚。
    越晨,他们乘船抵达汛洲。岛上的二三百名守敌凭借天险和武器上的优势进行顽抗,但义军个个奋勇进攻。激战五六个小时,中午时终于登陆上岛。
    他们安营于上、下两村。曾随他们打南澎守敌日军的翻译罗先生和郭助教,这次也一起行动。通过无线电联络,盟军飞机飞到汛洲上空,投下了一袋袋香烟、饼干、罐头犒赏他们。
    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的消息广播于世界,从黄冈到汛洲,民众纷纷鸣放鞭炮,贴标语,欢庆胜利。
    谁知中国战区的日军还未放下武器,就在义军上岛的第7天之夜,敌寇里应外合,使义军吃了大亏。
    原来,敌军佯装撤退,实留下近百人,藏于南侧一个大山洞内。到了约定时间,日伪军集10多艘汽艇,一艘运输舰,载兵数百人,认准半夜时汛洲大山洞口火光,驶近汛洲,从东部登陆突袭,埋伏于洞内的敌军也骤然发难。
    杨短手和陈铁及罗翻译、郭助教等,在上村被枪炮声惊醒,这时东西两侧都有日军枪炮打来,一片混乱。杨短手急忙指挥大家抗击。危急中无线电台又发生了故障,与上级无法取得联系。战至上午8时许,杨短手身边只剩下陈铁等10多个战士和两挺机枪。他见敌众我寡,形势危险,便说:“陈铁,你快率大家上东畔山。我冲出去求援兵,才免全军覆没!”他独自跑至海滩,划竹排出海,没多久上了来接应的饶平船。
    当时,驻饶平县国民党军队及自卫团部——没有机动船,只能驾帆船前来救人。驻福建的一六七师虽开来柘林,也束手无策,只能在岸上开开炮,吓一吓敌人,掩护撤退。杨短手流着泪,率船在海上指挥救人。可是日军很狡猾,让我船冒险进了北面的海湾,伤兵上了船,扬帆出港时,才集中炮击。这样,连续击沉了3艘运载伤兵撤退的船。
    汛洲血战,杨短手部虽毙敌伪约50人,自己却阵亡230多人,幸存只有60多人,其中30多人还挂了彩。余英豪在东畔山作战时被弹击中腹部,陈铁背他突围,但在黄冈抢救无效,牺牲了。杨短手为他开了一个隆重的追悼会。罗翻译和郭助教也殉难于岛上。



你是本文的第45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6、27
作 者: 林俊聪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曾记否,八十年前中山公园午炮声
  • 下篇文章:潮汕宴席习俗
  •  □- 相关文章

     70年前血战汛洲岛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