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街串巷“卖雪条”


    过去,在潮汕乡村的大街小巷总能听到各种叫卖声,盛夏的午后更少不了有“卖雪条”的叫卖声。
    在改革开放初期,潮汕地区的一些乡村建有雪条厂,但设备简单,产品单调,只有雪条和冰水。冰水是即买即喝的,雪条则批发给小贩在盛夏走街串巷去叫卖。那时雪条的口味、样式比较单一,最普通的就是那种整块都是冰的,还有一种顶部带点绿豆的,后来多了一种梅汁口味的。雪条的包装也很简单,只有一层薄薄的纸包着。纸上没有什么图案,只有各种不同颜色的字,简单印着生产厂家的名字。
    暑假期间,十来岁的小孩常常会做起卖雪条的小生意来。批发雪条的账,他们可以当天清算,也可以第二天领新货时再结。那时是靠信用做生意的,卖雪条的小孩只要报上村名、父母的姓名,老板在记账簿上记下相关信息,就可以领到一定数量的雪条了,不用垫支成本费,也不用交押金。
    卖雪条的小贩所需的设备很简单,只需一个装雪条的密封泡沫箱子。为了不让雪条过快融化,还要在泡沫箱子里垫上一层厚厚的棉垫子。卖雪条的小贩就背着装有雪条的泡沫箱子或把泡沫箱子绑在自行车的后驾上穿街过巷叫卖。卖雪条的小贩最喜欢在小孩多的地方叫卖,这一声声叫卖实际上就是在叫小孩来卖雪条的一声声呼唤!随后,一个,两个,三个……很多小孩各自从家里跑出来,用渴求的目光盯住小贩那装雪条的泡沫箱,嘴唇在蠕动,多么希望能得到一根雪条。许多小孩赶紧缠着大人去买雪条。但在很多时候,囊中羞涩的大人们并不舍得花钱去买这种可有可无的零食。即便被孩子纠缠不过,也只是偶尔买根最便宜的雪条让孩子解解馋。有小孩买雪条时,卖雪条的小贩就打开泡沫箱的盖子从里边取出雪条,小孩即用手接过,举着。有些小孩精明仔细得很,深知只有凝固结实的雪条才经得起他们像小馋猫似的舔一下再舔一下,所以他们在买雪条时的必要步骤就是检查一下雪条凝结的牢固程度。小孩拿着心爱的雪条,总激动得嘴角翘翘的,随后小心翼翼地把包装纸撕掉,舍不得扔,放在嘴里嚼嚼,因为上面还沾有不少的甜味;拿在手里的雪条,他们总是舍不得咬,而是含在嘴里,让那甜香味慢慢地弥散在唇齿之间。吃完了,剩下的木棍儿他们还会“咂咂”地吸上几口,因为上面也有渗透的甜味儿。那时候一个小孩买根雪条经常是要与他的伙伴们“共享”的,先是让他的伙伴们一人咬上一口,剩下的则自己品尝。一旦遇到有的小伙伴一口下去咬得太多,下次就没人和他分享了,他也会落上“老贪”的“臭名”。有些小孩也曾因分享雪条的事而引发矛盾的,如果这次甲让乙吃了,下次乙买了甲没吃上,就会几天不理乙,直到有一天乙主动还一口为止。
    卖雪条是很辛苦的,头顶烈日,脚踏热浪,汗如雨下。通常几天下来卖雪条小贩的两条手臂就被晒得红里透黑,晚上洗澡一摸两臂,便是酸里带痛。农历六月的老天爷也总喜欢跟卖雪条小贩开玩笑,刚刚还是万里无云,突然就是乌云裹着暴风雨生气地袭来,电闪雷鸣,鸡蛋大的雨点从天上猛砸下来,刚刚还是酷暑难耐,转眼之间凉爽多了。此时,朴实节省的乡村人很少会在这样的天气卖雪条吃的,每当这个时候,卖雪条的小贩也只能尽快把雪条廉价处理掉。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冰箱冰柜渐渐进入潮汕乡村家庭,如今在潮汕乡村再也看不到有人在盛夏卖雪条了。



你是本文的第58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5、7、11
作 者: 黄素龙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孤岛血战历险记──参加南澳抗日血战勇士李鉴的传奇事迹
  • 下篇文章:潮汕抗日革命学校揭西南侨中学
  •  □- 相关文章

     走街串巷“卖雪条”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