锄奸除暴 威风凛凛——潮澄饶敌后抗日游击队的传奇故事
    1940年4月,潮汕党组织领导的“汕青抗会武装大队”,在国民党反共势力的威迫下被迫解散,队伍化整为零,保留两个武装小组,开赴潮普惠和潮澄饶两地坚持抗日。奔赴潮澄饶的游击小队深入敌后,纵横数十里,神出鬼没,到处打击汉奸、日伪,为民锄奸除恶,留下很多有声有色的传奇式战斗故事,直到今天仍为人民群众所传颂。
    惩处汉奸郑菊人
    郑菊人,澄海冠山乡人,是个二流子,又是鸦片鬼,一贯不务正业,常干坏事。1938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南澳岛之后,敌人为了进一步侵占潮汕,到处收买汉奸。郑菊人被日本特务机关收买,甘当走狗,暗中向日寇提供有关澄海城、南港及梅溪国民党驻军的情报。澄城沦陷后,更公开充当日本傀儡,出任冠山乡伪维持会长。在乡里横征暴敛,打人抓人,还曾亲自带领日本鬼子抓乡民许阿除等4人,活活刺死于村口的神山下。他又向日军告密围捕共产党员郑松涛(郑幸事先闻知逃脱)。郑菊人无恶不作,深得其主子赏识,被誉为“模范会长”。日寇特发给他一把画有太阳旗的扇子——特别通行证,拿着它出入日军潮澄警备大队部可通行无阻。他在当时臭名远扬,民间有“韩东郑菊人,韩西陈之臣”之说,百姓恨之入骨。为严惩出卖民族利益丧尽天良的汉奸,扫除地下党在冠山活动障碍,潮澄饶敌后抗日游击小队奉命处决郑菊人。
    冠山乡是个人口众多的大村庄,维持会设在村中心的“五落郑”一座三进厅的祠堂大宅中。郑菊人就住在这座墙高院深、通道交错、出入不易的院落中。游击小队利用内线人物阿港弟的父亲买卖鸦片的关系,叫阿港弟以送鸦片为由,实地侦察地形,摸查郑菊人的活动规律。港弟了解到大院前门才有哨兵,后门夜间紧闭,白天才开放出入,前门与后门又有一段较长的距离,且后门经火巷可通到北面厢房的小客厅,这里较为清静,是郑菊人经常抽鸦片的地方。而且摸到他每天上午9时左右烟瘾大作,非抽上几口鸦片不可的规律。领导这支游击小队的潮澄饶汕敌后党的负责人周礼平得此情报后认为,最好是趁郑菊人在抽大烟时将其击毙,只要有人守住通往前门的内门,防止大门卫兵进入,有人守住后门控制退路,是可以稳操胜券的。他选派了蔡子明、李广木、李俊昌、李学义等几位机灵精干的游击队员担任锄奸任务,并先把他们隐蔽在冠山村里,实地熟悉路线,伺机行动。
    1940年10月的一天早上,阿港弟来报告说:郑菊人今天没外出。这正是锄奸组下手的好机会。上午9时,锄奸组在蔡子明的带领下,顺着村巷悄悄地摸进维持会后门,按分工任务,分头执行,一人把守后门,两人扼守在通往前门的内门巷道口,蔡子明负责锄奸。当蔡子明闪入小客厅时,恰好郑菊人与小老婆横卧床上,面对烟灯咕噜咕噜大口大口正在抽大烟。说时迟那时快,蔡子明立刻拔出手枪,对准郑菊人射去,但没有打中要害,痛得他哎哟哎哟连叫“救命”。这时,郑菊人的小老婆惊跃而起,猛抓住蔡子明的薄壳枪不放,受伤的郑菊人也趁机猛扑过来,死死抓住蔡子明另一只手。蔡子明虽然胆大沉着,但毕竟只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伙子,一人敌不过二人。正有点不支之际,守住内门的两名游击队员,只听枪声响,却不见子明出来,唯恐有失,一人马上转身入内,见到三人扭成一团,搅得浑身是血。他立即冲上前,瞅个空子,猛扣扳机,“砰”的一枪对着郑菊人的小老婆打去,她手一松斜倒地下。子明乘机把菊人推倒,顺手一枪正中郑的脑门。接应的同志紧接着又在郑菊人小老婆心窝补上一枪,这对“秦桧式”夫妇终于同归黄泉。目的达到后,四位游击队员速出火巷的小客厅经后莲花池从后门撤出,一边走一边散发中共地下党以“灭倭锄奸团”名义发的布告,历数郑菊人的罪状,向朝阳门方向撤走,安全离开冠山乡。
    这一举动震惊了澄海敌占区,而且执行锄奸任务的是一群小伙子,更威震敌胆。
    痛打洪渡头日伪便衣
    日军占领澄城后,韩江两岸都陷入敌手,澄海的苏南、隆都虽未被日寇占领,但也成为缓冲地带。敌人为了预防被袭击和控制两岸群众来往,以莲阳河为界封锁交通,只留下石板下渡和洪渡准许百姓来往,日伪特在此两个渡口设立哨站,并派便衣队把守。这些民族败类狐假虎威,对行人商旅肆意搜查,勒索抢掠,群众对此怨声载道。
    洪渡头是横陇通店市的重要路口,又是江东连接上华的交通咽喉,游击队员也经常在此过往。洪渡头哨所的便衣倚仗离哨站只有一公里多路的横陇日军据点,肆无惮忌地盘剥行人财物,调戏过路妇女,弄得百姓提心吊胆,对他们恨之入骨。游击小队决定惩除这些日伪走狗。
    1940年初冬的一个下午,游击队员蔡子明、李朝道、林利健、林秉先等人来到横陇的杨桃树下暂时隐蔽。由行动组长李朝道布置任务,决定先由林秉先去侦察,蔡子明在堤上放哨,小鬼岛弟躲在树上传递信号,然后大家一起行动,在与便衣拉扯的过程中,如果李肩上的竹市篮放下,就可以动手。任务明确后,林秉先把事先准备好的市篮提在手上,里面放着用纸包着的花生壳、外贴红纸条假为糖包,以探亲为名来到渡口。其时是下午4时左右,三个便衣正在盘查行人,但来往的人不多,正是下手的好时机。秉先用手在头上一扬,岛弟在树顶看到信号马上打暗号给行动组。这时李朝道、林利健等人挑的挑、背的背,扮成商贩,一路谈着生意经,朝渡口走来。便衣以为发财的机会又到来,大声叱唤着要搜查货物。李朝道假装惊慌道:“先生请‘看破’,我们是外乡人。”一边说一边把挂在肩上的竹市篮放下,便衣们忙着弯下腰去搜东西时,李朝道趁其不备拔出枪来对准一个打去,这人应声倒地。其余游击队员也拔出枪来射击,一个中弹的家伙想趁机逃命,走不远就倒在陇尾涵洞脚。另一个被打中肩胛的便衣拼命逃跑了。驻在横陇的日本兵听到枪声,不知虚实,连忙把炮楼大门关紧,上楼顶架起机枪乱扫射一通。
    林利健捡起两名死去便衣的曲尺枪。为了迷惑敌人,李朝道张贴了一些带有迷信色彩的“关爷宫三结义”的布告,警告日伪便衣队今后不得残害百姓。任务完成后游击队员向陇尾洲分散撤退。
    这次打击洪渡头日伪便衣队,百姓齐声叫好,守在这里的哨兵也有所收敛,不敢与从前一样肆意为非作歹了。




你是本文的第29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5、11、16
作 者: 秦梓高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海角甘泉”甘醇不竭
  • 下篇文章:杨育挺:情系海韵潮音
  •  □- 相关文章

     锄奸除暴 威风凛凛——潮澄饶敌后抗日游击队的传奇故事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