徜徉在流逝的百年时光里


    因采访一位已故老先生陈用先的后代,我再次回到久违的楚巷老家锦里园——它位处饶平县城黄冈镇的老市区。锦里园一带有很多潮汕老厝,足足有十三座之多!每一座简直都一模一样,全是“下山虎”或“四点金”风格。
    父亲对我说,锦里园是黄冈地方陈氏所居,我家正是姓陈,先祖应该溯自清代一位有钱的祖先,听说他一共建了十三座老厝。后来随着子孙繁衍,老厝慢慢被各房子孙所分,各座老厝的主人逐渐彼此变得陌生了,尽管他们原本有血缘关系。
    小时候,我就住在这样一座老厝中。当时,父亲三兄弟占住一半老厝,隔壁一户人家占住另一半。在这一间老厝中,我度过了十三四年时光。直到初中二年级,父亲在老国道边买房,我才告别潮汕老厝的居住环境。
    这几年来,因为写作关系,走访过潮汕地区众多旧屋,诸如普宁洪阳的德安里、澄海前美的陈慈黉故居、揭西棉湖的郭氏大楼……也看过潮汕地区之外的众多土楼、碉楼、围龙屋和西关大屋等,喜欢用比较的视角看各地民居,因此对潮汕民居的了解多了一层认识。在我看来,潮汕人是中原移民后代,注重宗族团结,有极强的凝聚力,讲究尊卑有序,体现于建筑上就是潮汕老厝风格了。
    因为看过太多潮汕老屋,当我重新回到锦里园,看到一座座老厝,突然心生莫名感觉。这些原本看起来普通不过的潮汕老房子,却被赋予了太多文化意义和宗族意识。我对从前居住老厝的一瓦一砖一木,有了全然不同的认识,仿佛离开一位阔别已久的老友,突然重逢而生发无限感慨。
    自清末至解放后,这片老厝区发生的故事,真是三天三夜都讲不完。这些故事,有的是喜剧,有的是悲剧,更有的是闹剧。
    小时住的老厝中,曾有一位先生跳井而死,而这人和我还有亲戚关系。我从小到大都是喝井水长大的,却没有想到这井曾发生如此悲剧。我离开老厝后,才听我的父母讲起此事。
    还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天晚上一个小偷进入老厝盗窃,老厝里众人纷纷起来抓贼。可惜贼溜走了,一场虚惊。
    我还记得,每年过年前后,老厝总是喜气洋洋的。大人会将老厝打扫一新,在厅堂中央摆上大桌,摆上供品供奉各家共同的祖先。祭拜过祖先之后,各家会将自己的供品拿回家,于是轮到各家小孩子的美餐时刻。至今我对这些场景记忆犹新。
    锦里园的老屋外表早已陈旧不堪。而当年居住老屋中的人多有藏龙卧虎之士。解放后,性学奇人张竞生博士就住在这老厝中的一间,父亲至今能清楚地叫出这间老厝中原主人名字。而我采访的陈用先先生原是潮汕知名教育家,两次任职饶平二中校长,对地方教育贡献尤巨。陈用先至今还有两位年逾古稀的儿子居住在一座老厝中。
    如今,锦里园一带老厝仿如“空巢”,几乎每座老厝都空荡荡的,往往只居住一两位老人,他们的子女偶尔来看望老人,给老厝添些人气。
    回望锦里园,这一百多年来,不管时代如何变,众多老厝仍然存在,它们经历了清末丁未黄冈起义、大革命时期的潮汕革命风暴、抗战时期的日本人空袭,还有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十年“文革”、改革开放……它是时代历史变迁的见证。
    锦里园的老厝,直如留守的百岁老人。老厝墙上的层层青苔,犹如百岁老人的缕缕苍发。时代会变,人心会变,相信老厝的根不变。



你是本文的第58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5、12、24
作 者: 陈雪峰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一百多年前老汕头的市井百态——清末的联春园滋事案
  • 下篇文章:天台“大鼎”收电波兴电教
  •  □- 相关文章

     徜徉在流逝的百年时光里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