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承载潮人优秀家风


    一位泰国华侨陈何桐在寄给饶平县梅陇乡胞弟的侨批中有诗曰:“裁笺握管愁难开,雁阵鸳翼各东西,谁怜海外飘零客,未卜何时解愁眉。”
    如果说,诚信是侨批运营坚韧的生命纽带,那么,乡愁则是侨批承载沉重的情感写真。
    就在异国他乡,一批潮人躺在日夜拓殖的荒野山坡,凝视着明月星空出神;又是一批潮人奔忙在城里不同肤色的人群中,突然华灯初上,骤觉父母妻儿原来远在天边。此时, “何人不起故园情”?这故园情,究竟多深?多厚?多长?恐怕谁也没能完全表达清楚。所以,踏上异国他乡的土地,他们都迫不及待地要给家人寄去第一个批信——“平安批”。其中的贰元钱币(大多是向他人先借)只是象征性地意味将在此谋生寄钱养家,重要的是必须迅速向家人告知人已安全抵达(沿途为折磨病故者有之、葬身鱼腹者有之),让家人那颗千牵万挂的悬吊之心可以安然放下。在以后大量的不同批信中,我们看到批封上收批人的确定(写定)寄寓着寄批者的孝敬之心或期许之望。收批者一般都是家中的最尊者最长者,若家中只有母子则为子收,期望他日后负起重任。批银的分配在批信中一目了然,它心存众亲、面面俱到。不论亲疏、远近、大小、内外,寄批人都想到了,只是批银数量不同而已,这种人人都得到照顾关心的家乡深情抚慰着每一位在家者。每次的批银作何用途、用于何事,虽无须一一写明,但大处和重处却是一点不含糊,如祭拜先祖、敬谢神明、婚丧喜庆、旱涝度荒等等皆是海外游子日夜所思、心之所系。另外,我们常能见到,批信的书写深情凝重。它不同于一般意义上刻意求工的书法美,而是饱含感情、字字千钧的直抒胸臆。哪怕许许多多的批信是他人代笔,但事实已证明:寄批人与代笔者的感情已融为一体,或两者本来就是同路人。故乡亲人每每望眼欲穿,希望批银“捷”寄;海外赤子常常梦里依稀,恨不得“赚一元,寄元二”。就像泰国一位潮人于民国廿年五月廿二日寄给澄海凤岭乡慈亲的批信所言:“儿每月所入薪水除自己斯费外余者完全寄家批刻下分文没有”。两地情就是如此牵挂,批信就是如此沉重。
    一个人在他乡异地举目无亲,当他偶尔听到一句家乡话、一声家乡曲、一曲家乡乐,他顿时的感觉当难以形容,一股亲情油然而生。乡音,连结着游子与故乡的心;乡音,沟通着游子与故乡的情。可以想象,漂泊在外的众多潮人寻觅乡音之苦、之切。因为他们心系家邦,他们急于从乡音中知道乡亲的生老病死、家人的婚丧喜庆、乡里的祭祖拜神;急于知道农事年成、旱涝灾情,急于知道社会行情变化、日寇侵略恶行。有人哼起了潮汕童谣,便勾起了他们对儿时的回忆;有人信口一句潮腔潮调,便出现了热闹涂脚戏、酬神拜祖的诸多映像。当任何一位新上水的故乡来客,总能引来众多侨居已久的潮汕乡亲,他们围坐一团,问长问短,哪怕是家乡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的丝毫变化,他们都要问个清清楚楚、详详细细。每次递送侨批的水客回来,不只交回一纸回批,更重要的是水客们带来了家乡亲人的最新信息和最为动人的乡人至情。有的看到了亲人相片、有的看到了家人手迹、有的看到了家中信物,都如见到了故乡亲人一样的激动,如其所说“见相如见人真是说不尽喜悦之心”。有的得知祖辈逝世,则“闻之不胜悲伤”,为“远居外地不能为祖母举哀殊觉可惜”; 儿媳辈一旦知道婆母有疾则赶紧探询:“大人腿部之疾近来情形如何现刻岂能行走否 有时知用床或椅学行才能缓缓的复原”;当收成在即,牵挂的是“不知早造冬情收获如何 念念”,“此时晚造可以收成米价如何亦即示知”;当得知“太平洋战争爆发,香港封锁”,他们马上另寻办法,如开创“东兴汇路”,使侨批这一潮汕人的生命线不致中断。“值此家国多难抗敌时期”,如“我岳父大人不幸于潮城被寇机惨遭轰炸与世长逝”之惨况不胜枚举。日寇侵略,激起内外潮人莫大义愤。广大华侨华人从乡音中知情,他们在侨批中开辟了另一个特殊的抗日战场。
    昔日的离乡别亲、远走他乡,实为生活所迫、出于无奈,远非今朝的出国旅游或取得异国绿卡那么惬意和浪漫。他们的每一封批信,都是一首首思乡曲。壮年时他们是如下所言的心态:“回家一事儿媳日夕都在盼望只因为着生活所关实无法分身待时机许可定不负大[人]所望”;年老了的他们是如此心愿:“自与你离别至今数十载云山远隔天各一方未卜何时与你相会团聚骨肉相聚”,叶落归根之心溢于言表。笔者在普宁曾见到一位老华侨从南洋回来时带来了两出相同的潮剧盒带《白兔记》,他说:戏中刘知远离家十六载后才与发妻三娘团聚,我却是离家三十二年,两出《白兔记》的时间。真是思乡情切,用心良苦。有些海外潮人即使因种种原因无能回潮安葬者,也在临终之前敦嘱其墓要朝着北面潮汕方向,让其心向往之,灵归故乡。
    树有根,水有源。根深而叶茂,源远而流长。故乡的山水,故人的亲情,永远是海外潮人不离不弃的心中情结。离乡越久,思念之情弥笃。这样看来,乡愁应是什么?我们虽难以一言界定,但多少却能心有所感。台湾诗人余光中在《乡愁》中所咏叹的“乡愁是一湾浅浅的海峡∕我在这头∕大陆在那头”,那份无奈、思念、期盼,寄寓的是中华同胞深沉的乡恋愁情;一位作家这样概括:“乡愁就是乡情、乡韵、乡恋,就是民风、民俗、民情,就是以农耕、农时、农具、农人为主体的农耕民俗文化”。一位教授这样论述:“乡愁是对故乡的记忆和依恋,是使人们能够勾起联想的源泉,乡愁也是对这些故乡景色是否存在的担愁。”我想,拿这些作为侨批所承载的乡愁注脚,都能让我们找到某些途径,以通往乡愁的心灵深处。
    千千万万侨批是一种看得见的爱国爱乡情怀。侨批承载的乡愁体现的是潮汕人优秀的传统,也是珍贵的遗产。



你是本文的第347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6、2、14
作 者: 王汉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甜茶”与潮汕民俗
  • 下篇文章:“善德老人”高南平
  •  □- 相关文章

     侨批承载潮人优秀家风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