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消失的街头往事


    “南乳花生,粒粒酥”
    小时候一听到“南乳花生,粒粒酥”的叫卖声,神经就兴奋起来,那又酥又脆又香的滋味,令人回味无穷。
    南乳花生在解放初期是街头巷尾家喻户晓的特色小吃。我家附近叫卖南乳花生的是两三位上了年纪的老人,其中一位还是盲人,他右手持一支棍子探路,左手放在胸前一个用铁皮做成的小箱上,一边探路一边喊“南乳花生,粒粒酥”。小箱分成左右两格,前面是玻璃,箱里装着南乳花生还有一个小杯,用来量花生。箱子靠胸的一面有一个小袋,装用报纸或草纸做的三角形纸袋,用来装卖出的花生。
    南乳花生是广东特产,传说为清末广州一个叫“盲公德”的盲人首创。南乳又叫红腐乳,是用红曲发酵制成的豆腐乳,以开胃消食、风味独特著称。盲公德原住在广州西关多宝坊,是一位厨师,一次意外导致双眼失明。盲公德在失明的情况下创制出“南乳花生”,以甘香酥脆、风味浓郁著称,成南粤名食。随着制作工艺的改进,以南乳调味的做法在美食界流行,产生了不少以南乳调味的著名岭南小食,如咸煎饼、鸡仔饼等。
    架势好过剃头仔
    解放初经常看到有剃头师傅腋下夹着一个小皮箱或藤条编制小甲必,内装理发的推剪、剃刀、布单、磨刀布、木梳、镜子等工具,穿街过巷,叫着:“剃——头——哦——”如有人要剃头,就停下来。借来板凳、面盆和面巾,剃头师傅给客人围上围巾,拿出推子和剪刀,开始理发。这种腋下夹着小皮箱或藤甲必行走江湖的打扮,看起来还有点斯文风度,所以有人戏称“架势好过剃头仔”。事实上,那时还有一句俗语“三不好:剃头,抬轿,吹鼓手”,就是说解放前剃头这行当是人们看不起的艰苦劳作。
    剃头时,只见剃头师傅右手拿推子左手拿梳子,动作不慌不忙,不一会就理好头发。然后给客人洗头洗脸,再取出剃刀,往墙壁上的磨刀布上擦一擦,刀就算磨好了。伴随着清脆的“嚓嚓”声,剃须手法“轻、快、稳、准”。刮完胡须后,再用热毛巾往客人脸上一捂,客人顿时感觉清爽许多。有些剃头师傅除剃头刮脸外,还为人掏耳朵,捏背部,按摩,推拿。有的剃头师傅在修完脸后,会双手合十用手掌侧部在额头上轻巧敲打,客人当即觉得神清气爽。或用那把锋利的剃刀在脑后颈部上方松手让它从上往下颤动,反复几次,再在后颈部轻轻拍打揉捏,令人舒服。现在走街串巷的剃头师傅也已不见了。
    理发店的布拉风扇
    解放初的理发店或剃头铺,不像现在的美发厅设有空调或电风扇。一到夏天,顾客与理发师傅都热得苦不堪言。一般理发店会让小伙计为顾客打扇,比较大的理发店就用布拉扇来为客人扇风纳凉。布拉扇是将质地较厚的帆布剪成长约1.5米,宽约60厘米的布帘,再把几幅布帘间隔一定距离连起来装在天花板下,再引出一条供拉拽的绳子,小伙计将绳子一拽一松,布拉扇随着来回摆动,习习的凉风使全屋感到凉爽。只是那拉扇的小伙计汗流浃背,十分辛苦。解放初期汕头很多理发店都设置有布拉风扇,在双和市场附近的镇邦街中段有一家叫“大中华”的理发店就装有布拉风扇,算是一家比较排场的理发店,理发师傅都穿上白色上衣的工作服,理发椅和镜子都比较高档。每当有客人进店,伙计就拉动布拉风扇,以此招揽生意。店外还装有旋转的理发彩灯,很是抢眼。
    捞水沟糜
    解放初期由于肥料缺乏,农民经常进城捞地下排水道的水沟糜当土杂肥,特别是大雨过后,路面各个角落经过冲洗,下水道的沉积物增多,到城里来捞水沟糜的农民更多。
    那时不但邻近郊区的农民进城积肥,揭阳县的农民也经常来市区捞水沟糜当肥料。由于距离较远,他们一般是结伴撑木船来汕头积肥。有时住上几天,直到木船装满淤泥才回家。那时我们住在镇邦街,经常见到农民把街中间的水沟盖掀起来,带着粪箕锄头,弯着腰在地下排水沟里捞淤泥。他们一人负责在下水道捞水沟糜,把淤泥耙进粪箕,一人守在水沟出口传递淤泥,一人在街上把淤泥倒进竹箩里或倾倒在路面,然后再运走。随着社会的发展,农业用肥解决了,农民不用进城捞水沟糜了。
    倒桶和收粪
    除捞水沟糜当肥料,农民也进城倒桶收集粪便。解放初期的汕头居民屋内很少设有厕所,男人一般到公厕解决内急,妇女一般是在屋内设一个木桶,粪便收集起来后有的每天清晨提到附近公厕倒掉,有的把粪桶摆在马路边,由进城农民来把粪便倒进大木桶运走,这叫倒桶。有人将这场面戏称为“摆地雷”。那时的公厕功能纯属积大粪,很多公厕都设置利用杠杆原理的装置把大粪从厕池打起来倒进装大粪的小车,再由农民拉往郊区。公厕设施很差,像新康里公厕是露天公厕,袒露在居民区内,坑位的下面是大粪池,臭气熏天,但上厕者泰然自若。新康里公厕虽然有二三十个坑位,但上厕所的人很多,坑位显得很紧张,特别是早晨时段,经常要排队。今非昔比,现在每家每户都设有卫生间,不少家庭还不只一处卫生间。



你是本文的第261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6、13
作 者: 欧创皋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先贤墨宝显潮汕书画艺术底蕴——汕头市博物馆珍藏300年来潮人书画家作品
  • 下篇文章:丸类潮菜滴滴喷香——从《周礼》“捣珍”到“达濠鱼丸”
  •  □- 相关文章

     已消失的街头往事
     已消失的街头往事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