胀猪肥,胀狗瘦,胀人如纸囝
    上一篇写“瘦”字的文章举了“胀猪肥,胀狗瘦,胀人如纸囝”的俗语作为例子,有读者打电话问我,这句俗语中,“胀”和 “囝”两个字怎么读?
    后一个字在很多例子中都使用过,如“走囝”(女儿)、“兜囝”(儿子)、“老师囝”(老师的孩子)等等,读音是,平常作者大多跟着粤方言写作“仔”。但在 “纸囝”(纸人儿)一词中,虽然意思还是小的意思,但这里押韵读,是 “囝” 的文读音。有一个旧词叫做 “死囝囝”,指夭折的婴儿,第一个“囝”读文读,第二个白读
    难读的第二个字“胀”,读,作动词用时表示往里面装,作形容词用时是发胀、胀痛的意思。前者例如“猪肠胀秫米”(一种著名的潮汕小吃)、“胀滚水”(往开水壶里装开水);后者例如“胀肚”(吃撑了,肚子发胀)、“胀屎”(肚子里面装满了屎,比喻人不通情理)。这是“胀”字的白读音,其文读音为,例如 “膨胀”、“发胀”等。用作声旁的“长”字也可以文白两读:“长大”、“师长”等文读为;“家长”(旧时指行铺的经理)等白读
    从“胀” 这个字我们可以举一反N,“胀”字从“月” “长”声,而从“长” 得声的字,其文白异读都是有规律的。例如:“张”字文读,如“开张”、“紧张”等等;白读如“姓张”、“张鸟”、“张猫鼠”、“张食人”等。有些字则只保留文读或者白读一读,例如“涨”(高涨)、“伥”(为虎作伥)等字读文读,“帐”(蠓帐、帐篷)、“账”(账本、记账)等字白读
    其实,从“长”得声的字这种文白异读反映的是中古的“阳”韵一大批字在潮汕话中的规律性的读音。例如从“丈”可以读(丈量、丈夫、方丈),也可以读(丈人、姑丈、姨丈);“仗”、“杖”则只文读为。“昌”字文读,从“昌”得声的“娼”(老娼、娼婆)、“倡”(倡议、提倡)文读,“鲳”(鲳鱼,白腹鲳)则白读为;“唱”字则可文白两读:“唱歌”文读为,白读为。“让”字也一样,文读为,白读为(让你粒车),都是礼让的意思。“量”字也可文白两读:文读为者,如“量力”、“力量”、“丈量”;白读者如 “量米”(用竹筒等用具量出要煮饭的米)、“量身做衫裤”(量体裁衣)等。“强”字大部分地方读,属于文读,但在揭阳和潮阳一些地方读,则属于白读。
    像这样有统一规律的例字实在太多了,下面列出一个表来,让读者自己试着读读看:
    例字 文读例词 白读例词
    养 修养、培养   养猪崽、养金鲤
    痒 七年之痒、痛痒 爬痒、手痒
    相 宰相、相貌   照相、相机
    想 思想、理想   想想、想开
    香 香港、香味   香烛、沉香
    场 排场     广场、球场
    洋 喜气洋洋   海洋、南洋
    杨 杨树、杨柳   姓杨
    上 上好、上品   地上、上路



你是本文的第337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6、13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剧“知音”记昔年
  • 下篇文章:景文同辉的潮阳名胜
  •  □- 相关文章

     胀猪肥,胀狗瘦,胀人如纸囝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