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阳古驿道 寻踪与开发


    潮阳置县于公元397年,已有着一千六百多年的悠久历史了。据明隆庆林大春《潮阳县志》记载,唐代潮阳境内已设驿站。潮阳境内驿道经历唐、宋、元、明、清的整治、维修,不断延伸、扩展,使潮阳纳入了全国的驿道交通网络,并逐步加强与省内各地的联系。随着明嘉靖四年(1525)从潮阳县分置了惠来县,明嘉靖四十二年(1563)又从潮阳县分置了普宁县,各个时代对驿铺驿站的裁撤,以及迭经民国的邮局等机构设立,公路、铁路、飞机等交通工具的使用,又经新中国成立以来,潮阳分置濠江区和潮南区,潮阳城市化发展,古驿道已很少保留,古桥基本改建为现代化的桥梁,门楼、寨墙和指示路碑基本没有踪迹,只留下了后人新建的纪念性的牌坊、庙宇、凉亭,记载着古驿道的历史。
    有关潮阳古驿道的记载
    对潮阳有关古驿道的考证还是第一次,潮阳史志办同志们既翻阅了历代《潮阳县志》,又翻阅了《广东方志集成·潮州府篇》中关于潮阳县的古驿道、驿站、驿铺、桥渡等方面的记载,再利用当代的潮阳二轮修志的成果,通过查阅《潮阳地名志》,按照驿铺名字一般以所在村落名字命名的原则,对比古今村落的名字,从中发掘出驿铺所在的现今地址。同时利用《潮阳交通志》《潮阳邮电志》,结合全区开展的自然村落历史人文调查工作,到实地调研考察,咨询当地熟悉舆情的专家学者,勾勒出潮阳古代驿站驿铺的线路图。
    根据《潮阳县志》记载:宋代,潮阳至广州有南北二路,北路经华阳、禄景、门辟入揭阳界,西经循州至广州;南路由深浦(今金浦)、蚝坪(今和平)、卢冈(胪岗)、成田、茆港、黄冈、惠来、北山等经惠州入广州(惠来县于明嘉靖四年置县,故黄冈、惠来、北山时属潮阳县境)。当时潮阳为潮州至广州南路必经要冲。明代于县署前起分三路:南路经岗头、古埕、冰溪、草芜至惠来县界;北路经华阳、河溪、桑田、海田、禄景、门辟、鳌头、水头至揭阳县;西路经深浦、梅花、载水港、龟山、壬屿、桂屿(今贵屿)、大径、郑厝寮、乌石、石鸟、大寮、牛母寮、平寨、新沟、茅平、汤坑、甘泉至揭阳县。(明嘉靖四十二年从潮阳划出洋乌、黄坑等3个都置普宁县,大径、郑厝寮、乌石、石鸟、大寮、牛母寮、平寨、新沟、茅平、汤坑、甘泉现属于普宁境),此线路延续至明末。
    康熙元年(1662),斥界内迁,北路的华阳、河溪、桑田、海田、禄景(北铺)在界外,改由西行,新置金浦、径门、桥尾(今属和平镇)、昆山(即临昆、今属铜盂镇)、大坑、深洋(今属谷饶镇),接原门辟、鳌头、水头至揭阳桃山交界。
    康熙二年(1663),再次斥界内迁,门辟、鳌头、水头在界外,自深洋起、 改向西行至荆山(今金灶镇宫山)、转东北行至大窖、岐头(今金灶镇旗头)抵揭阳交界。
    寻找古驿道旧迹新貌
    半年来,笔者带领潮阳区地方志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根据史料的记载路线,尝试着寻找古驿道的印迹。结果既让人欣喜,也让人感到遗憾。遗憾的是很多古驿道、铺的遗址已经消失在时间的洪流里,无迹可寻。欣喜的是,历史总会留下一些印迹,让人看到新的希望。在位于潮阳后溪公园,屹立着“后溪水驿渡口——唐元和年立”的石碑和记载着潮州刺史韩愈来潮踪迹的“韩愈渡江亭”,在棉北街道棉田境内新修建的“大山古驿庙”位于红旗岭山下,《重修大山古驿庙碑记》中有“唐朝潮州刺史韩愈韩文公莅潮曾宿于此,宋末文天祥兴师勤王莲峰望帝、平陈懿时,曾屯兵东山也在于此”的记载;在谷饶镇深洋村赤杜岭,有疑似古驿道遗址,保存得甚是完整,在粤东地区实属罕见;在关埠镇巷口村60多岁的村民“林老四”带着我们到 “水头渡口(今称京北渡口)”见证了清朝《潮州府正堂示》石碑。在西胪镇海田村的“贞姑坊”碑记,也模糊记载着海田铺旧址的大概位置。还有很多口述和庙宇碑文也记载着驿道、驿铺的有关故事。
    潮阳古驿道留下很多感人故事
    寻找古驿道遗址,或许正是一次契机。很多历史故事竟然与驿道相关联。
    京北渡(水头铺所在地)因潮剧《苏六娘》而闻名海内外。相传,明朝中期,揭阳县炮台雷浦村苏员外有一女儿苏六娘,与潮阳西胪表兄郭继春私订婚约,曾派婢女桃花从京北渡坐船前往送信。著名的潮剧折子戏《桃花过渡》就是据此改编而来的。桃花在过京北渡时与渡伯斗歌,运用有潮汕特色的风土人情典故进行对唱,情趣诙谐,广为流传。
    京北渡曾为革命作过贡献。1927年9月24日周恩来等人在汕头建立革命政权,但在帝国主义以及广东军阀陈济棠部队的攻击下,起义军被迫撤离汕头。1927年10月1日至3日,南昌起义军叶挺率24师,贺龙率第1师、第2师以及东江农民自卫军部分兵力,绕道经炮台镇过京北渡取道潮阳县境,经过关埠、赤寮、贵屿等地,往普宁流沙与周恩来汇合,开赴海陆丰。村民在介绍革命史时这样说:为配合起义军队伍顺利过江,村民把130多条大小木船用绳索连接起来,横溪排成临时浮桥。但京北渡口波涛浩淼,用木船排成的浮桥摇晃不定,有几位战士稍不留意,连人带马不幸掉进榕江。因水流湍急,贺龙当机立断,改成摆渡过江。起义军队伍用木船来返运载,终于在3日日落时全部渡过榕江。
    叶挺、贺龙部队从关埠京北沿着古驿道到达谷饶镇深洋村的赤杜岭时已经是黄昏,部队在驿铺遗址休整过夜,并得到了村民的拥戴和支持,在驿铺遗址还留下了“拥护红军”“红军万岁”的石刻。
    普查后的感言
    通过古驿道调查,感叹潮阳的历史文化之悠久。但同时,也觉得担忧。因为很多珍贵的历史遗迹,都遭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人为破坏。古驿道普查,不仅仅是简单的寻找印迹,更重要的是找到之后,必须进一步对这些遗落的明珠进行保护和开发,为古驿道沿途乡村打开乡村游之路。笔者期待今后,有更多的历史遗迹被挖掘出来,以增添地方文化内涵,也希望大家重视这些文化瑰宝,投入到保护它们的行列中。




你是本文的第289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6、7、17
作 者: 黄少和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姿态飘逸 高贵典雅——钉金绣《九龙图》圆屏欣赏
  • 下篇文章:潮阳胜迹名书多
  •  □- 相关文章

     潮阳古驿道 寻踪与开发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