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字的三种读音
    通常如果你看到这么一句话:“你们一共来了几个人?”用潮汕话读一定会把其中的“几”读成(纪)或者(基)。但口语里会把这个疑问句说成:“你们来gui2(鬼)人?”那么,口语中这个“gui2(鬼)”跟“几”字的常读音(纪)是什么关系呢?
    答案很简单,本来就是“几”字的文、白两个读音。“几(幾)”字属于中古音的“止”摄“微”韵字,这个韵母的字里,潮音文读韵母为,白读为,这是个对应规律。其他例子还如:
    “机器”的“机”,文读(基),如“飞机”、“机械”等等;但白读为(归),用来撑开绣花布的圆框(通常是藤制品),叫做“花gui1”。很多人不知道其本字是“机”,而写了同音字“规”。“机(機)”字从“几(幾)”得声,“几”、“机”都读 “gui”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gi1(基)”的文读音广为人知,而“gui1(归)”的读音则鲜为人知了。只有在古典诗词的诵读中,老辈人偶尔还保留这个读音。例如《木兰辞》:“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其中“机”与“飞”、“衣”、“归”三字押韵,潮音都应该读 韵母。
    “衣”字不是读(伊)吗?怎么又可以读(医)、与“飞”、“归”押韵呢?
    其实道理很简单,因为“衣”字也属于中古音的“微”韵字,所以也符合韵母文读为、白读为的规律。除了在《木兰辞》中之外,在不少古体诗中,押韵仍然需要读韵母,例如毛泽东《答友人》诗上四句:“九嶷山上白云飞,帝子乘风下翠微。斑竹一枝千滴泪,红霞万朵百重衣。”其中,“衣”与“飞”、“微”押韵,也应读韵母。
    潮汕话中也有几个词中的“衣”字是读的。如:  准备烧化给死者的衣服叫做“ui1”, 制作这些冥物叫做“糊(kou5)ui1”,烧化这些衣物叫做“烧ui1”;新生儿的胎盘叫做“胞ui1”;澄海话称玉米棒子的外壳叫做“金黍米ui1”。可惜大家不知道,这些词中的“ui1”的本字就是“衣”。要是知道,写出来真的是文雅绝了。
    属于“微韵”,而文读为、白读为的还有一个“气”字。“气”字通常读(器),如“气体”、“生气”、“力气”等等;但白读为(季),构成的词还真的不少。例如:
    气力(季六),词义与普通话相近,如说:“后生囝~时做时来,孬偷惰(年轻人活儿越干越有劲,不能偷懒)。”但“力气”一词中的“气”则不读(季)。
    气息(季实),与普通话词义相近,多指人的呼吸之气。文读为(汽识),但口语叫,如说:“伊个~重死,个是感冒是咩(他呼吸的气息很重,是感冒了吗)?”
    驳气(波4 季),指熊孩子调皮难教,搞得家长难以应付。如说:“个孥囝驳气死,无人呾伊会听(那个孩子很难对付,谁的话他都不肯听)。”
    断气(肠6 季),与普通话意思相近,文读为(端6 汽),但口语叫,如:“只几日加班作到爱断气,有好歇猛猛歇好(这几天加班加得都快断气了,能休息就赶快休息吧)。”干活儿干干停停,三天打鱼四天晒网则形容为“断气歇瘕”,其中之“断气”一定要白读,不能文读:如说:“栋楼起了断气歇瘕,三年还起未好(这栋楼盖盖停停的,盖了三年还没盖好)。”
    还有一个古语词,叫做“敨气”,读作(偷2季),就是呼吸的意思。“敨”是解开的意思,例如把包袱解开,把扣子解开都叫做“敨开”。宋代韵书《集韵》上声厚韵:“敨,展也。”他口切。“展”就是“展开”,音义与潮汕话都符合。《水浒传》第二十六回:“看何九叔面色青黄,不敢敨气……”这个例子中的“敨气”,意思与潮汕话也完全相同。
    除了上面的/文白异读之外,“几”字还有另外一个读音(挂),属于更古老层次的读音。“几个”的“几”若是疑问词,就得读(鬼);但若表示若干,则是虚数词,就得读(挂),“几个”就是若干个,“几百”就是若干百。所以,若有下面的对话,甲问:“你们来几人?”乙回答:“我们来了几人。”你看起来会觉得很奇怪,但潮汕话把问句中的“几”读为(鬼),答句中的 “几”读为(挂),那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



你是本文的第576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8、22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鳌鱼舞——神话传说动物舞 独占鳌头寓意深
  • 下篇文章:见证抗战时期新加坡华侨的赤子心
  •  □- 相关文章

     “几”字的三种读音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