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色破财留笑话
    《岭东日报》有时亦登一些街坊趣闻,以资茶余谈资,然何曾不亦是对世人的警示?
    光绪年间,拓林附近的乡村,有一位瞽者(双眼失明的人),家里的媳妇颇有姿色,在乡里算得上是美人了。这位瞽者有一邻居,家境富有,我们暂且称他为某甲。某甲早就对瞽者的媳妇垂涎三尺。
    一天,某甲看见瞽者的媳妇在家门口洗衣服,他知道瞽者外出不在家,淫心顿起,上前调戏。瞽者媳妇起身厉声叱骂,某甲怕被人发现,只得狼狈逃窜回家。晚上,瞽者回到家里,媳妇遂将日间某甲怎样趁他不在家里时欺负她,一一告诉了丈夫。瞽者沉思良久,对媳妇说:且不要声扬出去,待我想办法抓他现行。遂低声告诉她如此如此。
    第二天傍晚,某甲又从瞽者的门前经过,只见瞽者媳妇站立门口,向他微笑抛媚眼。某甲上前,半讨好半质问她昨天为何对他那么凶,今晚又这么含情脉脉?瞽者媳妇对某甲说:你这冤家,日间到处都有人,万一被人看到怎么是好?今天老瞽出门算命去了,要几天才回家,今晚机会最好,奴愿与君共度良宵,一慰相思渴念。某甲喜出望外,随即跟着她到了卧室。
    正当某甲与瞽者媳妇谐谑间,突然有人在门外叩门,某甲做贼心虚,一时慌神不知所措,瞽者媳妇示意他先钻到被窝里躲一躲。某甲迅速钻进被窝里,瞽者媳妇把被窝四周压严实,开门让丈夫进来。到此时,被窝里的某甲,一点亦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瞽者夫妇设计好的圈套,还以为进来的是外人,故屏息不动,一心盼望外人快走呢。
    瞽者进得家里,快速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绳子,夫妇两人将被子两头扎个结实,瞽者迅速跳上床,竖坐在某甲身上,让其动弹不得。这个时候,某甲方知中计,哀求瞽者放了他。瞽者哪里肯轻易放了他!某甲只得跟他谈条件。最终,某甲答应赔偿瞽者洋银五十元。为了不让某甲反悔,瞽者叫媳妇拿来笔墨纸张,先放开被子一头,让某甲伸出一只手,写欠银单子并签名画押,才放了某甲。甲回到家里,越想越对自己生气,遂一边用两指自抉其目,一边自言自语:“留汝何用,今日反见制于无目者矣!”



你是本文的第199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10、9
作 者: 曾旭波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扣罛与罾鱼
  • 下篇文章:宽宽行·鼻流涎滴
  •  □- 相关文章

     贪色破财留笑话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