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宽行·鼻流涎滴
    在《担柑卖去,存副柑担》一文中,我们讲了潮汕话/的文白异读对应规律,这篇文章再讲讲/的文白异读对应规律。/是中古音“山”摄开口韵字的文白异读对应,/是“山”摄合口字的文白异读对应,韵母的前面多了一个合口的介音而已。
    先举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送别客人时,主人通常会对客人说:“kuan1 行。”干活时叫人悠着点干说:“kuan1 kuan1来。”有外地朋友跟我说:“你们潮汕话真文雅哦。”我说:“何出此言?”他说:“送客时说‘款款行’啊,‘款款而行’,还不文雅吗?” 我闻之笑倒。其实,“kuan1 行”不是“款款行”,而是“宽宽行”,因为是“kuan1”是阴平声,只能是“宽”,不是“款”。“款”是阴上声的字,对不上号。
    符合/文白异读对应规律的潮汕方言常用字如:
    判,文读为(胖),如“批判”、“判刑”等;但“判卷子”、“判作业”潮汕话叫“puan3”(颇案切)。另外,旧时农村里的水果或者其他农作物成批卖给买家,也叫做“puan3”,就是“估价而卖”(判卖)的意思。
    换,“交换”、“变换” 等词都读(案7),属于白读;但一种可以作为香味作料的植物九层塔潮汕话叫做“金不换”,“换”读成(焕),则属于文读。
    还,“还是”、“回还”等词读(环),属于文读;但做副词、用于在否定句中表示时间上还没有时,口语经常说成(欢)。如:“伊还未来(他还没回来)。”“我还未食(我还没吃)。”这个读音大概与普通话的“hái”对应。
    栓,文读为(全),不少书面用语,包括医学和医药用语,如“脑血栓”等读此音;但口语中竹子或者木头的刺儿叫做(蔡1,鼻化),如:“只手乞支竹栓凿着(手被竹刺儿刺到了)。”从手、足中把刺儿挑出来,叫做“挑栓”(粜1 蔡1)。
    串,文读为(川3),“串门”、“羊肉串”等读此音;但“门栓”叫做“门cuan3”,“cuan3”应该就是“串”。其实,“串”字在金文中就是用一长物把它物穿起来,像钱串子,应该是“贯”字的古字,后来加“贝”做“贯”,所以“贯”、“串”同义。“串”可视为“门栓”的象形字:两个口为门关,一竖为横穿门关之“串”也。
    烂漫,这是个常用的书面语,文读为(浪谩)如“山花烂漫”等;表示东西多,甚至过多,潮汕话叫(篮瞒7)。如说:“只下个米粟怪烂漫,食唔了(现在的粮食太多了,吃不完)。”
    幔,文读为(谩),指一种可以盖头或者围身的巾,如“纱幔”等;口语中澄海有些地方把一种具有潮汕特色的格子布浴巾叫做“番muan1”(大部分地区叫做“浴布”),其实“muan1”(麻1)的本字就是“幔”。经常用作动词,遮盖、掩盖的意思。如说:“只撮箱头着挈塑料布来幔好,勿乞雨沃着(这些箱子得用塑料布遮盖好,别让雨淋了)。”知道了“幔”可以读,你也就知道“鳗鱼”不叫“慢鱼”而叫(麻,如“乌耳鳗”等)的道理了。
    除了“鳗鱼”不叫“慢鱼”而叫(麻)之外,还有一些地方“鳝鱼”不叫“善鱼”而叫(蔡6,鼻化),如澄海等地。物体滑溜溜的,形容之“滑过条cuan6”,这条“cuan6”的本字就是“鳝”。/也是文白异读而已。这是“山”摄开口韵母字的另一条文白异读规律——/对应规律。这条规律涉及的字虽不多,但有些在潮汕话中却是常用字。例如:
    煎,文读为(剪1),如“煎鱼”、“干煎”等;但煮青草水叫“zuan1水”,“zuan1”(泉1)的本字就是“煎”,煎熬、煮的意思。
    涎,文读为(延),是“秀才读字读半边”的误,与中古音相对应的、正确的文读音应该是(冼5)或者(贤),如“垂涎三尺”等;口语中把口水叫“嘴suan5”,“suan5”(山5)的本字就是“涎”。这个字更早的时候,还可能是表示口水的“nuan6”(烂6)的本字。“垂涎”就是“流nuan6”,“垂涎三尺”就是“涎流流”的样子。



你是本文的第30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10、10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贪色破财留笑话
  • 下篇文章:藏在永和街的记忆
  •  □- 相关文章

     宽宽行·鼻流涎滴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