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聊和番薯围
    番薯聊, 有些地方叫番薯塔,是专门放熟番薯的。番薯聊是竹篾做的,圆形,有底面没有上面,大小没有统一,根据家庭人员而定,人多的会做大的,人少的做小一些。家庭将“洒(sa潮音8声,相当煮的意思)” 熟的番薯,从鼎里拿出来,有的直接放下,有的会在底下铺上一条白布,吃剩布盖上。人们吃的时候,就从番薯聊拿出来,当时,人家都是将番薯聊放在八仙桌上,而八仙桌都摆在厅里或房屋明显位置,人们一回到家,就看到桌上的番薯聊。
    那时,我经常听到一句歌儿:一世人“乌洋乌洋(土语,意为辛苦无奈)掉,锄头放落(下)望起番薯聊。”这歌儿未免包含着一些悲观的情绪。
    番薯围(有地方叫鼎围、鼎围箍) 平时家庭光“洒”番薯就直接放在大鼎里。如为了节约柴草和时间,同时又要煮粥又要“洒”番薯,就需要用“番薯围”了。番薯围也是用竹篾编做的,圆形,中间是空的,放在鼎里,番薯放在“番薯围”上,围着鼎边,用煮粥的气体将番薯“洒”熟。
    那时,光吃番薯感到单调,农村人就会将番薯变样加工,如将番薯加工成粉。早些年,加工成粉叫“磨番薯粉”。因而,很多家庭就有了一种“磨钵”(也有叫磨番薯钵)。“磨钵”是用“挥(潮音5声,瓷)”做的,比“脚桶(过去用柴做的洗浴桶)”小,比它高,里面的构造和擂茶的“牙钵”一样,有密密麻麻的“牙”,将洗干净的番薯在磨钵内磨来磨去,就会变成番薯浆,再将浆过滤,通过水的沉淀、晒干等工序,就制成了番薯粉。
    以上是番薯粉一种原始的磨法,后来,出现了一种磨番薯车,代替了“磨钵”。那时,不再叫磨番薯,而是叫车番薯。车番薯车是一种比较土的“机器”,一个架子,上面是一节圆木,钉上一排一排的小铁钉,再将铁钉头弯曲,下面是脚踏器(板),通过带子带动上面圆木转,将番薯塞在圆木,那些铁钉就会将番薯磨成浆,通过铁罩流向一个出口。
    有了番薯车后,家庭磨番薯不再是自己动手,而是给有番薯车的人加工,付工钱就好了。现在,又有了电动磨番薯的机器。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番薯成为农村人主食的年代已经过去,同样,和番薯有关的东西已淡出人们的视野。在农村人家里,几乎再也看不到番薯聊、番薯围、磨钵、车番薯车这些东西了。只是,在一些旅游区的地方民俗点才可以看到。



你是本文的第129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6、10、5
作 者: 林永炼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小古装”见证潮剧电影在新加坡的“走红”
  • 下篇文章:“侯来”唔知尾后臭
  •  □- 相关文章

     番薯聊和番薯围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