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来·断气歇口叚·竹栓
    在《先卵面,后卵险》一文中,我们谈及“卵”字指蛋类时读(郎6),“卵”字在中古音中属于“山”摄合口字,这类字大多数文读韵母是(汪),如“宽端关惯宣传饭”等;少数字韵母读(氨),如“慢卵(男阴)”等;“卵”字读 (郎6) 则是其白读音,韵母是(恩)。
    知道了这类字的文白异读对应规律,可以为我们解决不少字的读音疑难问题。例如:传,在“宣传”、“传单”等词中读(团),但“传球”口语中叫“deng5球”。其实,“deng5球”就是“传球”,“传”用的是白读音。传记、水浒传、白蛇传,等等,其“传”字也读白读音(段)。
    转,文读音(专2),如“转弯”、“转变”等;但在口语中有个词语,回来叫“deng2 来”,俗写作“返来”,或把“返”字读作“deng2”(肠2),都是张冠李戴的训读,“deng2”的本字是“转”,是白读音,完全符合上文所说的文白异读规律。古代文献中也有“转”的意思为回来的用例。如《初刻拍案惊奇》卷一:“有的不带钱在身边,老大懊悔,急忙取了钱转来,文若虚已所剩不多了。”《醒世恒言·刘小官雌雄兄弟》:“刘公穿了木屐,出街头望了一望,复身进门。小厮看刘公转进来,只道不去了。”“转来”之说,与潮汕话完全相同。其实,古汉语中的“转”,本来就有“回”的意思。《诗·邶风·柏舟》:“我心匪石,不可转也。”《说文解字注·车部》:“转……还……还者,复也,复者,往来也。”“夫妻双双把家还”,“还”者,回也。思想上的转弯,潮汕话叫“deng2 辚”,本字也是“转”也。“转辚”者,像车轮一样转也。新嫁娘回娘家则叫“转厝”,回自己娘家的意思也。话先说出口又收回,另说一套,叫做“转嘴”,谓“呾去呾转来”也。俗语云:“鸡嘴圆,鸭嘴扁,人嘴伽仂横”,此之谓也。医生看病时根据病人病情发展的情况为病人调整处方,叫做“deng2方”,“deng2”也是“转”字。
    除了上面这几个字之外,符合/文白异读对应规律而不为人所常知的还有:
    管,通常文读为(馆),如“管理”、“城管”等;但“灯管”、“电管”等读(卷)。
    钻,通常文读为(专3),如“钻石”、“钻探”、“钻研”等,各地也有白读为(砖3)的。有一个有趣的对比:普通话词“钻空子”中,“钻”一定读(专3),但口语词“钻空”则读为 (砖3康)。
    全,大家都知道读(拴),如“全部”、“安全”等,但澄海的乡下读 (砖5),“全部”、“全下”(也是“全部”的意思)都读此音。
    穿,文读(川),如“穿梭”、“穿戴”等;白读为(村),用绳子等把东西串起来,如“牛囝穿鼻”、“穿针”等。
    断,文读(篆)或者(端3),如“果断”、“断案”等;白读为(肠6),如“条索断去”(绳子断了)、“断气”、“断气歇口叚”(时断时续:件事做了断气歇口叚)、“猫丝断颔”(比喻人极痩、脖子都快断了的样子:伊只段病到许底猫丝断颔)。
    算,通常多白读为(蒜),如“算术”、“计算”等;但“算了”、“算数了”,表示不再理会,则有些地方读(宣3)。普通话同音、潮汕话白读也同音的“蒜”字则没有相应的文读音。从这个字我们发现,有一个老是找不到本字的词——“seng3 紧”,意思是把成捆的东西扎紧,有时候,把裤腰带勒紧也是这么说的。这个“seng3”(蒜)可能是“拴”字,“拴”就是捆绑的意思,文读为(全),白读完全有可能是,声母稍转而已。而同样文读为(全)的“栓”字,则可能白读为 (酸),指榫卯结构中的小木钉或者小竹钉(竹栓)。
    当然,有的字只有文读音,而没有白读音;有的字则只有白读音,没文读音,如普通话同音的“专”、“砖”两字在潮汕话中就有各自不同的读音:“专”字只读,而不读;而从“专”得声的“砖”字则只读白读音,而没有文读音。上文提到的“蒜”字,还有“酸”、“痠”等,也都只有白读音



你是本文的第298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10、17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李家教拳:精益求精 引人向善
  • 下篇文章:已消失的街头往事
  •  □- 相关文章

     转来·断气歇口叚·竹栓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