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酒·嗗薰
    中国有句俗语,叫做:“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估计这是主持家务的女同胞编出来的。要是男同胞编出来的,怎么能没有“烟酒”呢?天底下成年男人最日常、最简单的生活“必需品”就是烟和酒。十多年前,广州地区流传着一个灰色幽默故事,说是一位名老中医给一位患者看病,问患者:“你抽烟吗?”患者说:“不抽。”再问:“你喝酒吗?”“不喝。”患者毕恭毕敬地回答,等待着医生给他一个生活习惯良好的首肯。可是医生却慢悠悠地对他说:“不用再说了。你一点生活乐趣都没有,这是生病的原因。”
    笑话很荒唐,当然是烟酒的瘾君子们编出来“娱乐大众”的,但由此也知道抽烟喝酒这两件事儿在很多男人的生活中是“不可一日无此君”,是日常所必须的。潮汕男人帮里,烟酒瘾君子不少,所以关于抽烟、喝酒的名词、动词不但多而且搭配也十分生动形象。
    首先,说说酒。从古到今,酒的名称就没有大变过,但关于酒的动词就变化不少。喝酒的“喝”是后起的,古代多叫“饮酒”,粤语至今也保持“饮酒”之说法。“饮”的古文字就是一个会意字:左下方是一个酒坛(酉),右边是人形,左上方是人张大嘴巴伸出舌头向酒坛饮酒。“饮”从“食”字旁那是后起的异体字。
    潮汕人则把喝酒叫“食酒”,有人认为是土话,其实不然。“食酒”之说,很早就有了。《论语·乡党》有“沽酒市脯不食”句,有些训诂学家多以为“食”只对“脯”而言。如谭世勋说:“古人认为酒不能食,《论语》‘沽酒市脯不食’的酒是因脯而言食。”其实,古代是有“食酒”之说法的。如《汉书·于定国传》:“余病痞不能食酒,至是醉焉。”至近代还保留此用法。例如《水浒传》第十八回:“兄弟好村!你不要做声,只顾食酒罢了。”
    斯文点说,喝酒还叫做“啉酒”,小口喝,有品赏的意思,啉,饮(酒)也。例如:“来去啉二杯(去喝两盅)。”这也是个古语词,《广韵》平声覃韵:“啉,酒巡匝曰啉。”《集韵》平声覃韵:“啉……一说饮毕曰啉。”可见“啉”本指饮完一巡酒,潮汕话今指饮酒,是引申而来的。今福建、台湾闽南话也有此说。不过,台湾、福建闽南话还把喝茶叫“啉茶”,潮汕话的“啉” 则只用于饮酒。
    关于喝液体的动词,潮汕话还有:
    “哷”,音(鲁4),小口连着喝。如:“存二嘴物个伊哷落去(剩下这两口也喝下去吧)。”
    “口舌”,音(决8),大口牛饮,可形容为 “吭直喉”。例如:“碗凉水伊一气暇就个伊口舌落去(他一口气就把一碗中药汤灌下去)。”
    说完了喝酒说抽烟。
    抽烟,潮汕话也可以叫“食薰”。“食”字在潮汕话中的应用范围很广,吃任何东西的动词几乎都可以叫“食”。除了烟酒之外,还可以“食饭、食糜(粥)、食茶、食药、食鸦片、食汤”等;引申指倚靠、依靠,如说“食工资”(靠工资吃饭、过日子)、“食番批”(靠外汇吃饭、过日子)、“食父兄(吃父兄的,啃老)”等等。再引申指往……靠。例如:“只船着食磨滴囝(这艘船得往边上再靠一靠)。”
    抽烟除了说“食”之外,更多地说“嗗”,音,往喉咙里吸的意思。形容烂仔吃喝嫖赌,潮汕话叫“嗗哷欶,食博嫖”,大致用的就这些动词。
    烟草,潮汕话叫(昏),福建和台湾闽语多写作“菸”,潮汕话以前也多用这个字。事实上,(昏) 的本字是“薰”,先秦文献中,“薰”的原义指香草。《左传·僖公四年》:“一薰一莸,十年尚尤有臭(气味)。”《说文解字·艸部》:“薰,香艸也。”香草因为有香气而被用以做香料燃之。《汉书·龚胜传》:“薰以香自烧,膏以明自销。”烟草也是通过点燃而吸取其香气,所以叫做“薰”。又“薰”是《广韵》平声晓母文韵字,音“许雲切”,正与潮音吻合。



你是本文的第310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10、24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汕头“老市”与“新市”
  • 下篇文章:明兴里 被遗忘了的民国时光
  •  □- 相关文章

     食酒·嗗薰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