擘破面皮
    潮汕话把脸部叫做“面”(民7),洗脸叫做“洗面”;洗脸的毛巾叫“面布”;洗脸的“脸盆”叫“面盆”(旧时叫“面桶”);搁放脸盆的架子叫“面桶架”或“面盆架”;看面相算命叫“相面”;新媳妇进门给长辈敬茶、长辈给红包打赏叫做“赏面”;妇女出嫁前开脸、用纱线绞去脸上的汗毛叫做“挽面”;没有面子、低人一等叫“卵面”“卵面过吱鼠”;有面子、面子大则叫“大头大面”;给面子则叫“畀面”,与粤语相同。如此等等,“面面俱到”。
    “面”指脸部是古汉语的遗留,至今不少普通话仍然使用的成语、俗语也保留“面”的这个义项,如形容人哭得很厉害叫“以泪洗面”(不说洗脸),人的长相叫“面相”,俗语有“不看僧面看佛面”等等。
    脸皮叫“面皮”,形容脸皮厚叫做“面皮厚过寨墙(脸皮比寨子的墙还厚)”。
    “面皮”之说,魏晋南北朝就有了。晋·裴启《裴子语林》卷下:“王武子与武帝围棋。孙皓看。王曰:‘孙归命,何以好剥人面皮?’”“剥人面皮”犹如潮汕话说“擘破面皮”。近代汉语中也能见到用例。《元曲·虎头牌》三:“你这个关节儿,常好道来的疾,可都枉擘破咱这面皮。”陆澹安《戏曲词语汇释》释“擘破面皮”为翻脸,正与潮汕话相合。
    “擘”字中古音属入声“麦”韵,音 “博厄切”,潮汕话正好读(百)。“擘”是剥、剥开的意思,如“擘鸡卵”(剥鸡蛋壳)、“擘蔗壳”(剥去甘蔗外面的叶子)等。潮汕俗语“抠心擘肠”(费尽心机)、“嚎嚎擘”(不停地折腾)等也是此字。
    “面皮”一词在近代汉语文学作品中常见,例如《水浒传》第十二回:“(青面兽杨志)生得七尺五六身材,面皮上老大一搭青砂记。”这里的“面皮”用的是本义,指杨志的脸皮。又《醒世恒言·卖油郎独占花魁》:“吴八公子见了,放下面皮,气忿忿的像关云长单刀赴会,把交椅朝外而坐,狠仆侍立于旁。”“放下面皮”也就是“擘破面皮”、“拉下脸皮”的意思。再如《金瓶梅词话》第三十四回:“昨日吴大舅亲自来和爹说了,爹不依,小的虼蚤脸,好大面皮儿。”
    “面色”也即“脸色”,如:“伊气到面色青青(他气得脸都青了)。”近代汉语也有用例,如《水浒传》第二十六回:“看何九叔面色青黄,不敢敨气。”敨气,呼吸,潮音(透2季)。“敨”一义解开,如说:“个布包个伊敨开(把包裹解开)。”
    但你若以为潮汕话只用“面”,不用“脸”,那就错了。“脸”古汉语指“眼脸”,即面部眼睛之下的小部分,后来才扩大指整个面部而取代了“面”的。但取代的过程还有个两者同时并用的漫长过程。所以,跟面部有关的一些词,潮汕话有的也用“脸”,就如上面所说的,普通话也保留了一些带“面”的词语,但普通话与潮汕话两者的取舍不同,对比起来有时候还挺有趣的。如“脸”在潮汕话中基本用来指脸面,普通话此义却叫“面子”(如“没面子”“有面子”“面子工程”等)。例如:“无脸当死父”(没有面子比死了父亲还严重)“无脸输过死”(丢脸还不如死掉),死要面子、好出风头叫 “大头好脸”等等。有时候,“脸”“面”可合为一个双音节词,叫“面脸”或“脸面”。如说:“个唔是钱加钱少个事,是脸面(面脸)个事(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情,而是面子的问题)。”近代汉语也有此用例,《儒林外史》第三十二回:“他昨晚还赖在衙门里,明日再不出,就要讨没面脸。那个借屋与他住?只好搬在孤老院。”
    末了,还得提醒大家,指“脸”的“面”是个单体象形字,没有繁体字。而面粉、面条的“面”繁体字作“糆”“麵”或“麪”,都是形声字。义旁从“麦”或“米”,“面”“丏”都是声旁。简化汉字以后都写作“面”,电脑处理文件做繁简对译时基本不能识别,所以常出错,需细心校对。



你是本文的第35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6、11、21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建筑结构雄伟壮观 地方文化蕴涵丰厚——历史悠久的西来古寺
  • 下篇文章:华侨小学的前世今生
  •  □- 相关文章

     擘破面皮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