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南三忠”之一、南明大学士、兵部尚书——陈子壮与潮汕的不解之缘

    深夜读史,读到南明大学士、兵部尚书,被后世誉为“岭南三忠”之一的陈子壮,在清兵大举进犯岭南、明室日渐衰微当头,举家纾难尽忠明廷,大义凛然毁家聚集义兵,举旗誓师反清复明;因兵败惨遭锯死、长子战死、一门忠烈时,无不为当年陈子壮知不可为而为之逆势而上豪气干云的忠肝义胆而涕泪迸流。这种“忠臣死社稷”全其忠义的气节,撼山震地,直逼日月,令人为之动容,肝肠寸断。
    后来,盘桓于汕头市周遭的金平区岐山金窖、蓬洲所城等乡寨,又发现陈子壮在潮汕存留一些墨迹,和潮汕有千丝万缕的干系;即为金窖、蓬洲所城的谢氏宗祠题额,还与蓬洲的陈氏宗祠有诸多“纠葛”。且因先前的“先入之见”,于是对陈子壮的“铁骨雄心”、“忠义气节”,更加刻骨铭心,高山仰止。
    同朝为官义同天
    深度阅读金窖寨,发现其东西南北四个寨门依然完好无损,虽四周墙体脱落,沙粒裸露,苍老残旧,却仍方正笔直,不屈不挠;寨墙也相对完整,部分有火烧烟燎的痕迹。谢氏宗祠就位于金窖寨的寨前方位,宗祠今年正在重修,原来的墙体屋顶全部拆除,祭祖只能临时设置在宗祠的面前埕里。在谢氏宗祠重建旧址,只留下“谢氏宗祠 陈子壮”字样的题额,其余的“贴壁联”、“墙画”已全部被铲除。笔者连称“这是历史遗存,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却被铲除无法复原。可惜!可惜!”。正在宗祠边观看修缮工作的一位谢氏老人说:“本来有人连这幅陈子壮所题的牌匾也要一起破坏,我据理力争,称这是先祖与陈子壮同朝为官,陈尚书看重同僚之谊,才题字的。是无价之宝。”
    查潮汕谢氏族谱的金窖一段:南宋理宗年间,金窖谢氏先祖谢敬昭被朝廷封武略将军、兵马指挥,在战场上屡立奇勋。谢敬昭生谢臻言,谢臻言从军,后也授兵马指挥,南宋末率部随广东省右丞相何贞进入惠州河源平乱。在一次渡河击敌时,船到半渡,匪徒木石箭弩齐发,加上水流湍急,船翻人亡,全军覆灭,壮烈喋血殉国。谢臻言娶河源钟氏,余遗腹子谢廉一脉。谢廉长大后,袭父职,率部参加扶南宋抗元番。谢廉生谢敦居;谢敦居为逃避世乱,于元至正年间隐居潮州府的金窖寨,为岐山金窖谢氏一世祖。
    至谢敦居的第九世孙谢国史,已是明末万历年间。谢国史于明朝天启年间考中进士。“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击楫中流。后谢国史授按察司佥事。
    明末,岭南进士陈子壮临危受命,为东阁大学士、兵部尚书,与谢国史同朝为官,又有同乡之谊,遂为潮州府金窖寨的谢氏宗祠题匾,也期望潮州的谢氏子弟共赴国难,反清复明。
    桑浦山反清复明二十六载
    明末,陈子壮也为潮州卫蓬洲所城的世袭指挥(明代军官,正五品)、成镇将军谢赣南的第十世孙谢应诰(明末右迁潮州卫指挥使,正二品)题“谢氏宗祠”匾;后谢应诰追随陈子壮,在桑浦山进行长达26年的反清复明“游击战”。
    南明隆武二年,广州城陷,陈子壮和其弟陈子升毁家纾难,捐资募兵,在南海九江举旗誓师。他和陈邦彦、张家玉等义军,在广州城郊、增城、清远、高明一带互为犄角,狙击清军。后来这三人被人称为“岭南三忠”。他们又会集舟师六千余乘战船进攻广州,可惜因城中内应失误,谋泄事败。这一仗,陈子壮的大儿子壮烈捐躯。最后,在高明县三洲的保卫战中,因清兵掘地道偷袭城池,陈子壮兵败被俘,惨遭锯死。
    南明隆武二年,因兵败而率残部入潮的陈子壮部将陈申告诉谢应诰:清兵很快就会杀入潮州。谢应诰一听,血脉贲张。他振臂一呼:我愿效法大学士陈尚书,以身报效明廷,敢将碧血酬明室,精忠报朱明。
    从此,自南明(1646)至清康熙十一年(1672),谢应诰率领所部和谢氏子弟,采取“昼伏夜出”的“游击战”,白天潜伏于桑浦山麓,夜间携带刀矛石块等“武器”,化整为零,分散出击,频频骚扰潮州府各县的清兵。
    “陈祠”非陈子壮题
    因早期笔者多次游逛于潮州卫(现汕头)蓬洲所城,看到原城内的东门有一座“陈氏宗祠”。初看“陈氏宗祠”题字,见字体为楷体,与谢氏宗祠题额有点相似,就认为可能也是陈子壮书;后来发现和陈的其他题额风格不同,因此处没有“陈子壮”三字的落款,遂将信将疑,踌躇无断。
    蓬洲所城东门的“陈氏宗祠”,毕竟不是一般的祠堂,这也是一座有历史的“宗祠”。据蓬洲有关资料记载:洪武二年(1369),明武略将军陈纪常奉圣旨牌,一路辗转到达潮州府厦岭村,与先期到达的明代开国大将、成镇将军谢赣南,百户傅将军、江将军会合,并一起决定在蓬洲都之厦岭渔村建设蓬洲守御千户所。建所城初年,谢赣南守南门(为主理),陈纪常守东门,傅将军守北门,江将军守西门。洪武二十七年(1394),朝廷将所城内迁,改置于鮀江都之西埕诸村,仍以蓬洲所城称之。蓬洲所城于洪武三十一年(1398)建成。“陈氏宗祠”即为明武略将军、世袭指挥陈纪常的第七世孙陈可泰所建;1992年重修。重修时保留“陈氏宗祠”题额。
    近期,笔者又一次走进蓬洲,与文化学者、蓬洲人黄锦华先生研究此题字是否出自陈子壮之手。黄锦华先生经过辨别后认为:陈子壮所题的金窖、蓬洲两座谢氏宗祠的字体耿直瘦硬,简洁有力,雄健不拖冗;而陈氏宗祠的字体偏之肥嫩,华丽娇鲜,失之刚劲……非同一人手笔。后查陈将军后人记述,证实“陈氏宗祠”题额出自陈子壮部将陈申之手。


你是本文的第579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7、2、25
作 者: 谢昇秀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汕“喜饼包”
  • 下篇文章:骑楼“新颜”惹人醉
  •  □- 相关文章

     “岭南三忠”之一、南明大学士、兵部尚书——陈子壮与潮汕的不解之缘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