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数·徛起·匏木戏
    数字的单数,潮汕话叫“kia1”(骑1),如说:“春节个人拜年送大桔,好双孬奇(春节给人家拜年送大桔,必须是双数,不能单数)。”老百姓绝大多数不知道“kia1”这个字怎么写。其实很简单,“kia1”(骑1)的本字就是“奇”字。现代汉语除了说“单数”之外,也保留“奇数”的说法。不过“奇数”的“奇”普通话不读qí(其),而读jī(基),这就像“骑马”的“骑”字做名词用(如“铁骑”等)普通话也不读qí(其)而读jì(寄)一样。“骑”做动词用,潮汕话读为,阳平声;“骑”做名词用,读,阴去声,与普通话相合。唐·白居易《琵琶行》:“铁骑突出刀枪鸣。”戎昱《从军行》:“半酣秋风起,铁骑门前嘶。”韦庄《和郑拾遗秋日感事一百韵》:“晨趋鸣铁骑,夜舞挹琼觞。”皆应该读此音。唐·杜牧《过华清宫绝句三首》其一:“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其中的“骑”也应该读去声
    “奇”字表示奇怪、出奇等意思潮汕话文读为(其);表示单数时读(骑1),声调与普通话相合。至于文读为韵母、白读为韵母,则符合《广韵》“止”摄“支”韵字在潮汕话中的文白异读规律。如上所述,“骑”韵母为,“寄”字潮音(佳3),韵母也是,皆为白读音。
    “骑”“寄”(从宀奇声)皆从“奇”得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从“奇”得声的“徛”,《广韵》上声纸韵:“徛,立也。”渠绮切。《集韵》上声纸韵:“徛,立也。”巨绮切。“立”也,就是站立的意思。从“彳”“奇”声,“渠绮切”潮音切(骑6),十分吻合。我怀疑这个字就是“企”的异体字,“企”字是指事字,突出人的脚掌(止),会人踮起脚跟儿站立之意。“企”字也属于《广韵》“止”摄“支”韵字,与“徛”字音近。从书写方便和普及性来看,我主张就选用“企”字来做代表。
    “企”,本义是站立,引申为居住,如说:“尾囝弟,企厝耳(最小的儿子,只能分到小小的耳房居住)。”居住,也叫做“企起”,如说:“我旧年搬去城内企起(我去年搬到城里住了)。”
    表示数字很接近、八九不离十,澄海话叫做“kia6 脚”,如说:“伊看着六十岁kia6 脚(他看起来接近六十岁)。”“kia6 脚”的“kia6 ”也应该就是“企”。“企脚”就是挨着站,也就是接近的意思了。
    以前在商店里做伙计卖东西叫做“企铺”,“企铺”就是站在铺里(卖东西)。
    家里太太当道,丈夫是妻管严,古代比喻为“母鸡司晨”,潮汕话则比喻作“鸡母企寮(条)”。鸡窝,叫做“鸡窦(岛3)”“鸡寮”(“鸡条”之称估计是一些地方的音转)。如说:“鸡寮无隔夜蚯蚓(比喻有好吃的当晚就被吃了,不会留到明天)。”“母鸡企寮”就是母鸡当了鸡窝的一把手、主宰鸡窝了。
    潮汕农村舀水的木制厨具叫“匏木羲”,也即北方农家的瓢。瓢是用葫芦瓜制成的,所以北方俗语有“按下葫芦浮起瓢”的说法。潮汕话“匏木羲”的“匏”原来指的就是匏瓜,也即是葫芦(后来所指有所不同了)。“木羲”字也是“支”韵字,所以读没有问题。这个字的异体字不少,有从“戏”(也是“支”韵字)得声的作“木戏”。汉·扬雄《方言》卷五:“蠡,陈楚宋魏之间或谓之箪,或谓之木戏,或谓之瓢。”晋·郭璞注:“今江东通呼勺为木戏。”南朝·梁·顾野王《玉篇·木部》:“木戏,杓也,蠡为木戏也。”《集韵》平声支韵:“木戏,蠡也。”《正字通·木部》:“木戏,蠡也,即今瓢勺。”另一个异体字则是“桸”,其声旁“希”也是“止”摄字,不过不属于“支”韵而属于“微”韵,音近。我的老家澄海有一种捕鱼的工具(一个铁丝制的圆圈围上网而成漏斗形,可用来捞鱼虾)叫做“撩hi1”,原不知道“hi1”字怎么写。从上文看来,也就是“桸”字了。因为“撩桸”从形状到用途都与瓢勺接近,只不过不是用于舀水,而是用于捞鱼虾。
    《广韵》“止”摄“支”里与“奇”字声旁系列一样文读为、白读为韵母的还有从“支”得声的“岐”字,潮汕话读,如汕头市地名“岐山”。但人名“王岐山”的“岐”则文读为(枝)。从“义”(宜6)得声的“蚁”字,潮音(霞6),属于白读。



你是本文的第471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3、13
作 者: 林伦伦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说说汕头老城区的公园
  • 下篇文章:一似相馆 擅长拍摄集体照的相馆
  •  □- 相关文章

     奇数·徛起·匏木戏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