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燕临风舞新姿——欧彩纯的潮剧人生
    她叫欧彩纯,自进入广东潮剧院三团以来,先后在《寸草春晖》《平贵登基》《春草闯殿》《红箱记》《刘秀复国》《节义夫妻》《双驸马》等近40个长短戏中扮演人物角色。
    近日,在剧团排练厅,笔者见到了正在练功的欧彩纯,长长的秀发,轻盈的身姿,秀气的脸庞,一双灵动的大眼睛闪扑闪扑,颇具艺术灵气。
    欧彩纯说,她对潮剧属于日久“生”情。小时候,每逢乡村“闹热”请戏,她都会挤到棚前凑热闹,渐渐便喜欢上了。2005年,14岁的欧彩纯考上汕头戏曲学校潮剧专业,初学闺门旦行当,2010年进入剧团后,很快便在《弘治登基》《白高粱》《告亲夫》《李世民登基》《大隋英烈》《玉鸳鸯》等一批剧目中担纲角色,从舞台实践中不断拓宽戏路,跨行扮演了青衣、花旦、彩旦、童生人物形象。
    而去年《死谏》的排练,却至今仍让欧彩纯感动不已。
    这折戏选自晚清四大冤案之《杨乃武与小白菜》,讲述的是杨淑英上京为弟告状的一段戏。第一次接触该剧时,欧彩纯就被戏中人物悲苦的命运感动得泪水涟涟。她决心将剧目移植下来,便主动找到前辈吴殿祥。可当她从吴殿祥手中接过移植好的剧目时,顿时傻了眼——剧中全是“活五”曲,还有大段念白和干唱。“活五”曲是潮剧最具特色、但又是公认最难把握和唱出味道的曲调,刚开始欧彩纯怎么也唱不出那种哀怨悱恻的 “活五”味。于是她多方请教名师,只身前往福建,找芗剧知名导演郭志贤学戏,又专诚请吴殿祥、张桂坤指导唱念。戏中杨淑英刚出场时有一大段念白,初时欧彩纯念得含糊不清,上气不接下气的。张桂坤不厌其烦地一字一句给她做示范,教她断字换气的方法,告诉她每个字要像“珠子”一样,清晰明亮,圆润饱满。那段时间欧彩纯几乎天天都往老师家里跑,光这一段道白,便学了好几天。
    滚钉板是全剧高潮,是亮点,也是难点,需要诸多技巧。戏曲是虚拟化、写意式表演,舞台上没有钉板,演员必须发挥艺术想象力,通过表演达到以虚代实、化无为有的效果。刚排练时,没几下,欧彩纯便“挂彩”了——在表演“跪搓步”时,她把膝盖给磨破了皮,可她坚持不用护膝排练,直到现在,膝盖上的疤痕仍隐约可见。甩发表演本是“无心插柳”之作。一次排练时,欧彩纯不慎弄断了头上的发簪,一头长发顿时散落下来。这一突来的情景,触发了导演的艺术灵感,郭导演于是临时加进甩发表演,以抒发人物滚钉板时痛不欲生的情感。
    欧彩纯说,最苦的要数“僵尸倒”表演了。那些天,欧彩纯每晚都要坐上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前往戏校请刘浩锐老师辅导动作,好几次后背窝被摔得钻心般疼痛,连续几个晚上都难以入睡。
    梅花香自苦寒来,欧彩纯凭《死谏》的出色演绎,摘取广东省第八届戏剧演艺大赛金奖。
    欧彩纯铭记“拳不离手、曲不离口”的师训,只要条件允许,她每天都坚持练功,走台步、跑圆场,少则40分钟,多则几个小时。知名小生李勇强说,现在像欧彩纯这般勤奋好学的年轻人已不多见。2012年在备战演艺大赛期间,因过度劳累,欧彩纯曾一度昏倒在排练场上,最终以《失子惊疯》的胡氏夺得市赛金奖、省赛银奖的佳绩。
    从艺以来,欧彩纯演过不少传统戏,《桃花过渡》《井边会》《赵宠写状》《周不错》等。“老戏是一座宝藏”,这是她发自内心的感受,每传承一出老戏,她便从前辈艺术家身上汲取到艺术营养。最近,她在学习传统折子戏《梅亭雪》,由潮剧大家姚璇秋执教亲传。“又有一次可向名师学习的机会!” 说这话时,欧彩纯一脸的兴奋。



你是本文的第34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7、3、12
作 者: 陈泽楷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胶木唱片 时代真实声音的记录者
  • 下篇文章:内涵丰厚有新意——剪纸艺人姚棉坚
  •  □- 相关文章

     彩燕临风舞新姿——欧彩纯的潮剧人生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