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六与七月七——旧时潮汕也有洗晒节
    农历六月初六,被人们称为“洗晒节”。传说东海龙王在这一天要出水晒鳞,人们也在这一天晒衣服,以求吉利。在明清两代,上至宫中,下至村野,都非常重视六月六。明人沈德符《万历野获编》中记载:“六月六日本非令节,但内府皇史宬晒暴列圣实录,列圣御制文集诸大函,则每岁故事也。”清人潘荣陛的《帝京岁时纪胜》载:此日“内府銮驾苦、皇史宬(清皇家档案库)等处,晒晾銮舆仪仗及历朝御制诗文书集经史。士庶之家,衣冠带履亦出曝之。妇女多于是日沐发,谓沐之不腻不垢。至于骡马猫犬牲畜之属,亦沐于河。”
    旧时潮汕各地,也很重视六月六,各地县志均有关于六月六洗晒的记载。如嘉庆年间的《澄海县志》:“六月初六,晒书曝衣”;光绪年间的《饶平县志》记载:“六月初六日,各晒衣服、谷豆等物,云辟蠹,亦去湿之意也”;民国年间修的《海丰县志》记载相对详细:“六月初六正午赫曦,俗称‘曝银之日’。儒家者流,本无家珍,惟出架上藏书向阳一晒”。从清朝到民国的县志记载中,我们可以窥见当时的潮汕民间,在六月初六这天,普通老百姓晒衣晒谷物,豪门富户拿出字画珍宝之流的“家珍”曝晒,文人士大夫晒书。六月初六这天刚过梅雨季节,气候潮湿,若这天是个大晴天,便是骄阳似火,用紫外线杀杀菌,去潮去湿,防霉防蛀。所以民间说这天晒衣衣不蛀,曝书书不蠹,这倒是有科学依据。
    笔者翻阅资料,发现除了六月初六外,七月初七这一天也是旧时潮汕一个洗晒的日子。光绪年间的《潮阳县志》记载:“七夕晒衣”;乾隆年间的《普宁县志》:“七月初七日,曝书籍衣裳”;乾隆年间的《揭阳县志》:“七夕,晒衣。”根据这些记载,我们可以看到,跟六月初六一样,清朝时期的潮汕民间在这一天也晒书曝衣。追根溯源,早在晋代,古人就有七月七曝衣之俗。《晋书·卷四九》的《阮咸传》记载:阮咸为人落拓不羁,家贫无物。一年七夕,阮氏同宗“盛晒衣服,皆锦绮粲目”,竞相炫奇斗富。比邻而居的阮咸却用长竹竿挑起一条“大不犊鼻”裤,在院中大晒特晒。有人问他干什么,他说:“未能免俗,聊复尔耳。”到了六朝,又有七月初七晒书的习俗。六朝名士多好虚名,晒书标榜自己学识渊博,藏书丰富。《世说新语·排调》记载:东晋时期某年七夕,家家皆晒书,只有郝隆没动静。到中午时郝隆往地上一躺,晒起肚皮来,人问何故,他说:我晒书。人家再问,书呢?他拍拍肚皮说:在肚子里。以此来嘲弄那些爱好虚名的名士。
    由此可见,七月初七洗晒的历史比六月初六洗晒节还要久。在旧时,潮汕民间在这两天都晒书曝衣。到现在,人们讲究清洁卫生,家庭主妇们一有空就洗洗晒晒,不必等到六月初六或七月初七。今年的有个闰六月,在闰六月初六这天,可以晒一样特殊的东西,就是在世老人预先缝制的寿衣。在世老人的寿衣只能在闰月才能拿出来晒,今年刚好有个闰六,闰六月初六也算是洗晒节,所以算是百年一遇。



你是本文的第371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7、2
作 者: 陈玩真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寄意深远 韵味无穷——南澳县陈氏继述堂诗联史话
  • 下篇文章:“惠潮嘉兵备巡道”承担汕头开埠市政管理职能吗——就《鮀浦巡检司遗址探秘》一文与其作者商榷
  •  □- 相关文章

     六月六与七月七——旧时潮汕也有洗晒节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