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汕头瓷商公会与潮瓷的发展


    近代汕头港对外通商之后,汕头成为潮汕地区的对外窗口。潮州的陶瓷产品主要通过汕头港运销海内外。随着汕头港对外通商带来的商贸发展,加上西方工业文明的进步,潮州的陶瓷产品在海内外市场受到严重冲击,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发展起来的。潮州陶瓷业在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的作用下,在内形成良性竞争,对外抱团抗击,使行业呈现良好的发展趋势。
    一、近代汕头港对外通商对潮瓷的影响
    汕头作为韩江的出海港口,迅速成为粤东、闽西、赣南商业贸易的集散地。潮州的土特产也从汕头港销往海内外。潮州的陶瓷产品便是在这一有利条件的带动下,大量销往海内外。如《潮州志》中对潮瓷外销的记述:“适近代南洋交通畅达,日用粗瓷大旺……潮州陶瓷产品,除销行当地外,运销出口尤多,计至广东南路一带,闽、浙、京、沪各地,又至香港、暹罗、安南、南洋群岛等处。”汕头港对外通商虽方便了本地货物的输出,也促进了本地与外界的信息交流,使潮州各业外销大增,却也为本土产业带来了强大的竞争者。尤其是19世纪晚期,以机器生产代替手工操作而发展起来的英、德、法等欧洲国家出现新兴陶瓷工业,和日本物产改良运动后的机械化陶瓷业,欧、日这场由手工转向机械的工业改革,使陶瓷产业快速发展。彼时,潮州陶瓷业与国内其他陶瓷产区一样,仍沿用传统的纯手工作业,生产效率极低,产品虽具有艺术观赏性,却缺乏标注性,难以与欧、日机器瓷竞争。机器瓷以其标准化的产品质量及规模化生产下的价格优势迅速占领潮瓷的内外市场,即本地和东南亚市场,使潮州陶瓷产品背腹受敌,内外销停滞。
    随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欧洲陶瓷产业深受影响,陶瓷需求转向亚洲。我国开始兴起“抵制洋货、振兴国货”的爱国行动。在市场供需发生重大变化之后,潮州的陶瓷业者开始化被动为主动。潮州的陶瓷业者在营销上开拓了产销一体化的经营方式。如枫溪瓷商吴潮川家族,在香港与东南亚一带经营陶瓷业,带动枫溪一帮乡亲,通过改善产品的质量和创新品种,提高市场竞争力,产品通过汕头港运往海内外,直接进入广州、上海、香港及东南亚等市场与洋货进行竞争。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枫溪陶瓷业者在几家知名作坊的联络下,使用枫溪区域共同标志“中国瓷品·枫溪厂制”,提高了枫溪知名度和市场的整体竞争力。如1925 年《六十年来之岭东纪略》中提到:“陶瓷器之输出额,年约三百万两,以潮安属之枫溪,及大埔属之高陂为最盛。”1935年《潮梅现象》对潮瓷外销的描述:“潮梅(潮安枫溪及梅县、大埔高陂等)瓷器出产,经汕头出口者,每年值五百万元,枫溪瓷为最多。”潮州陶瓷业虽在这一时期遭受机器瓷的冲击,但最终在内外因的共同作用下得到发展,形成了枫溪、高陂、九村三个大规模生产的区域。
    二、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的建立及作用
    汕头港对外后,潮汕地区的商贸逐渐活跃,政府为规范商业管理,促进了各商业团体的建立,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应运而生。据1936年《汕头市各类同业公会情况表》记录,陶瓷业同业公会有会员37家。陶瓷业同业公会的建立,一是为响应政府号召,二是为团结业界力量。
    抗日战争胜利后,陶瓷业同业公会得到重建。会员共有78家,其中有企业公司、和祥、发利、陶金玉、南发、吉成隆、香记、陶生等较大规模的会员46家,基本来自潮州的枫溪、高陂、九村三大产区,主要经营潮瓷,部分会员兼营商号和作坊,其中和祥、陶金玉等大规模会员多为枫溪陶瓷业户,多为产销一体的业户。
    1946年6月22日,公会在汕头陶芳酒楼召开第一届第一次理监事联席会议,张寿臣当选为理事长,余可臣当选为常务监事。
    从公会有关规定、会议记录及档案资料整理发现,公会主要作用主要体现在对会员的货物配货运输、出口及与旅港瓷商公会的联系上。下面就几个小案例对公会在这几方面的作用进行分析:
    (一)关于粗细瓷的出口
    潮瓷本来多以盘碗等土瓷为主,以竹篾筐包装,作为低档产品销往东南亚。这类产品在关税方面可以按筐的数量计值纳税,一直以来税额较为优惠。通花瓷则造型精美,工艺繁缛,多为定制产品,与抽纱灯罩组合成为灯具,是彼时欧洲的时尚用品。枫溪瓷产区为适应外销市场竞争需求,生产通花瓷,在当时的国内各大瓷产区是罕见的,通花瓷成为潮州陶瓷的一大特色产品。这些产品主要销往上海、香港,再由这些商埠的商人转销至海外,或由各地的洋行直接到枫溪订货。枫溪主要生产通花瓷的作坊有如合、锦合、和合、陶玉峰等。当外商要求用木箱包装通花瓷时,海关将这些箱装瓷器视为高档瓷器,非粗瓷之列,要求按货物清单计值增税,这大大加重了通花瓷的出口税费。
    在这种情况下,陶瓷业同业公会通过与海关及税务部门的沟通和陈情,使木箱包装的通花瓷得以和竹篾筐包装的粗瓷同等计值纳税,为会员争取优惠税费,减轻会员出口通花瓷的负担,为通花瓷的发展消除障碍,也使陶瓷业得到发展。
    (二)配货运载
    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在货物配货运输方面拥有绝对的优势,基本上垄断了汕头港所有轮船公司的陶瓷运载业务,规定同业中只有会员才能将货物装船外运,非会员必须由会员代办船运,充分体现了公会在行业经营中的重要性。
    公会的货运会分设香港组、上海组、省城组,负责调度各航线货物运输的计划。根据档案记录,公会对会员的货物配货运输方面制定严格规定。公会各货运会小组按负责区域,协助会员向海关申报货物出口手续,联络轮船公司预定货物装仓的计划后,分配给各会员,再安排会员装货上船。一般为轮船公司将航线和仓位通知公会,由公会通知需要运输的会员,前往轮船公司的某一货轮,登记运货计划,再由轮船公司根据船仓情况接受装载。另外公会还处理会员为非会员代办货运的一系列事宜,以及一些特殊情况。
    公会对会员为非会员代办货运出口所应纳的营业税作了明确规定,并就各船务的货物装载许可作了审定,既保障了会员的货运顺利,也为其他非会员陶瓷商号解决了货运的问题,充分体现了公会在货物运输管理中的作用,也有利于这一时期潮瓷的外销。
    同时,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对于行业配货运输方面,严格规范会员与轮船公司的业务往来行为,凡未经公会同意,会员不得私自与轮船公司洽商货运,违犯者公会将作出处罚。如档案记录:“1947年1月2日,关于朝祥成兴昌两号违章向平安轮先期写载及配运本帮货件应如何派员交涉处罚案,表决,由省港沪三组组长负责前往该两号交涉,如不遵罚时,应照下列办法处理之,(1)依法严重交涉,(2)各同业停止与其交易如查觉各同业有与其交易者,应处罚国币20万元,(3)在未解决以前,本会与轮船公司所订配载位,该两号不能享受,(4)如会员有受情与其代配者应处罚国币40万元,其发觉确有以上情事,报告本会者,将罚款酌半作为酬劳金。” 公会制定严厉的违规处罚,在规范行业操作方面作用甚大,既避免了其他大商户垄断经营,也避免了小商户寻路无果,对促进整个行业的良性竞争起到积极作用。
    汕头陶瓷业同业公会虽然在近代对潮州陶瓷业的发展有良好的促进作用,但是,在抗日战争胜利初期面对国家政局动荡不安、金融瞬息变幻的局面,公会为维持正常运转,对会员实施严厉的措施,无形中增加了会员的负担。如抗日战争胜利后,枫溪荣利号的陆桂园依靠自产及收购陶瓷产品出口生存,但在海关实行押汇管理之后,面对通货膨胀,无力支撑。押汇管理即出口商每出口一批价值60万元的货物,便需要先预存60万元到汕头海关,然后等公会安排发货,等国外的客户收到货物之后,将货款汇给汕头海关,汕头海关收到汇款之后再把预存款退还给出口商。1948年,陆桂园在严重的通货膨胀影响下,出口陶瓷的货款经过押汇管理和公会的操作之后,已经变得一文不值,最终资不抵债,决定结束经营。
    近代汕头港对外通商之后,带动了潮汕地区的商贸发展。一方面解决了潮州商品的外销运输问题,另一方面又加剧了潮州商贸的竞争。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陶瓷业既面临发展机会又遭遇巨大挑战。汕头陶瓷同业公会的建立,使瓷商团结一致,增加了陶瓷经营业的凝聚力,采用抱团生存的方式共同对抗洋瓷,提高了潮瓷的市场竞争力,使陶瓷行业立于不败之地。虽在抗战后社会动荡、通货恶性膨胀的情况下,该公会为维护其正常运作所实行的严厉措施,无疑加深了经营者的经营难度,甚至导致会员的破产,但公会作为行业与外界及政府部门沟通和协调的桥梁,提升了行业在社会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在促进枫溪陶瓷业的规范发展、陶瓷产品运销及对外协调等方面发挥积极的作用。



你是本文的第282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7、7、16
作 者: 李炳炎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火铳:明代武器两度改良——南澳县海防史博物馆内珍藏着中国第一代金属管形射击火器
  • 下篇文章:记忆中的陈丽华
  •  □- 相关文章

     近代汕头瓷商公会与潮瓷的发展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