蹲店铺,斫豆干
    人一上了年纪,便常常要怀旧,喜欢重温儿时的生活情景。这不,当年八乡那个山仔头墟的各式乡土风味小吃,最近一段时间总隔三岔五地浮现眼前,惹得俺馋涎泛滥,喉结滑动。而最让我频咽唾液的是浮油豆干。
    在那个艰苦年代,山仔头墟的浮油豆干闻名遐迩,每日店铺顾客盈门,人头攒动,其中,不远十里徒步而来的吃货不乏其人,为的仅仅是一饱口福。
    山仔头墟的豆干总是六个面都炸得金黄金黄时从油锅里捞起,稍沥油后置于砧板上,再被斫斫两刀横竖切成田字型四小方块,每一小块均四面金黄、两面嫩馅,金皮银肉,热气袅袅,分外诱人。食客举箸挟一小块,趁热翻蘸辣椒,再整块送入嘴里,咬一口,皮酥脆、肉嫩滑,口感极佳,妙不可言。豆干太热,送入口中,烫嘴难耐,食客情不自禁地仰头望天,一边急速搅转口中食物,伴以唏呼吹气降温之声,此起彼伏……吃货坚称,千里寻食,追求的正是这个境界……直待碗空物尽,顾客往往仍意犹未尽,伸出舌头,左右舐刷嘴角,给馋客留下遐想空间。
    山仔头墟的浮油豆干脍炙人口,声名远扬,而食客独具特色的吃相,也颇让人津津乐道,他们无一例外地蹲在矮木条椅上进食。据说在更早时,食客蹲的是崎岖不平的矮矮的石条椅。遇上热天,吃到中途,他们会将仅穿的一件上衣脱下,搭在一边肩膀上,回归原生态,野趣横生。由于豆干热气腾腾,吃得急切,又是饱蘸辣椒,难免吃得面红耳赤,清涕泗流,上下嘴唇油光泛彩,额角和鼻头汗珠点点,灿若星辰。凡此种种,可谓乡下奇观。
    在别处,有的食客喜欢韭菜盐水蘸豆干的吃法,这确实也是不错的搭配,非常爽口,但却没有山仔头墟蘸辣椒那么韵味悠长,起码缺少食客频擤清涕的生动景象。
    浮油豆干口感好,惹人爱,而对我来说,它更是颇为灵验的牙痛药。记得小时候,有一次,我因蛀牙牙痛,老爸带我去看牙医,途经山仔头墟浮油豆干店,老爸买些让我解馋。吃着吃着,不知不觉间,牙痛竟悄然消失了,医生也不用去看了。从那以后,每次牙痛我就去吃豆干,豆干一吃牙就不痛,屡试不爽。有时嘴馋就谎称牙痛,常能得偿所愿,一饱口福。卖豆干阿伯笑话我“牙痛补豆干”,我捂嘴偷笑。



你是本文的第1334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7、27
作 者: 刘喜泰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汕头湾往事
  • 下篇文章:沥青路面变奏曲
  •  □- 相关文章

     蹲店铺,斫豆干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