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的成长史——评范莎侠的潮剧《妈祖》


    “妈祖”这个戏剧题材已经有多种版本,范莎侠的潮剧版却能独树一帜,真是了不起!
    正在热演的潮剧《妈祖》,讲一个女人成长为女神的历程。林默娘天性悲悯,胸怀观天测海的梦想,在道长的帮助下获得秘笈。该剧的戏剧构思,着眼点在于追求一种人伦亲情的均衡姿态,以实现人性与神性的融合。剧作家在其代表作《葫芦庙》和《东吴郡主》中,已经塑造了两个光彩夺目的女性形象(娇杏和孙尚香),此次所写的“妈祖”,可以说是她的女性系列中最完美的女人:一个真正的女神。“妈祖”的完美,不在于她的高大全,而在于她内在的柔美、包容与温暖。其神性不是外化的高高在上的权威,而是贯注着勤勉的研究、切实的帮助、亲情的回馈,一种圣洁的人性。
    在成为女神之前,她叫林默娘。一个“默”字,更凸显女子的娴静。出生于一个富足殷实的官宦之家,她是受宠爱和受祝福的,在南方的海边成长,她有两个照顾呵护她的兄长:亲哥哥林洪毅和青梅竹马的杨梦芳。洪毅支持她观天测海的梦想,送了红珊瑚的发簪给她以鼓励。梦芳用心于读圣贤书求仕途,同时也理解和欣赏默娘济世的悲悯情怀。父亲林愿希望她能顺着自己的天性自由生长。只有她的母亲王氏,认为她更应该遵循女德的规范关在房间里学习织布。
    默娘在织布机房预测了海难,营救了出海执行公务的父亲,可惜她哥哥却罹难了。家庭的悲剧同时成全了默娘的事业心,母亲因为失子之痛理解了默娘,父母全力支持她观测天象为渔民指点迷津。在克服了性别的瓶颈——古代社会要求一个女人的位置处于内闱之后,她再次显示了超乎一般的胆识。当海边因为风太大,无法点燃火把为暴雨中的海船导航时,默娘决定燃烧祖厝成为指示的“灯塔”。这祖厝,不仅是先辈留下的物质财产,还承载了她儿时与兄长读书和玩耍悠长的回忆。然而迷途的生灵处于危险之中,她还是决然焚屋救人。而她所救的人群中,竟然还有一个是害她哥哥不幸遇难的海盗!此时私人的恩怨在珍贵的生命面前变得很轻。剧作家拷问的是人性的深度,而这种深度的升华就是神性之所在。
    林默娘观天测海的神性得到确认之后,大众社会对她又有更多的要求。当他乡面临干旱的灾难,因她“活菩萨”的美名远扬,他乡子民希望默娘能够登坛主持祈雨的仪式。一个年轻未婚的女子登上祭祀台,是会因此折阳寿的,而她尚没有享受为妻为母的天伦之乐。父母这时又心疼不已,默娘再次面临人情伦理的内心挣扎。她从小就喜欢的杨梦芳还等着与她过荫妻福子的美满生活呢。正在默娘举棋不定充满犹疑之时,梦芳来到她的身边,他深情地告诉她:瞬间就是永恒。即使美好姻缘是短暂的,但依然可以是圆满的。他帮她坚定了站上祭祀台为众生祈福的决定,也终于让她成为真正的神——被众人尊崇仰慕的“妈祖”。
    剧作家范莎侠融汇在作品中的对女性概念的本质思索,是一种内在的端庄、严整与博大。她通过三个层次具有张力的戏剧冲突形塑了一尊“丰满”的女神。第一层,女儿性冲破内闱的限制,成为观测天象的能手;第二层,以母性的宏大与包容宽待私怨;第三层,关于“妻性”的探讨。在这里是两性美好的互动与合作,默娘与梦芳之间“才高心高情意笃”,两人是互动欣赏与成全。梦芳弥补了洪毅缺席之后对默娘志向的坚执,长大后两人都成为社会的中坚人物,默娘神性的完成更来自梦芳的推动:请她登台祈雨的是梦芳家乡的子民,她义不容辞欣然前往;梦芳到林家入赘,既圆了两人的因缘,又解了她侍奉父母的后顾之忧。全剧以五个场景设置了三个高潮层层推进,用女儿性、母性、妻性的圆融,成就了一个具有“悲悯之心、普渡众生”的妈祖。



你是本文的第839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9、6
作 者: 庄园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千年古邑 话棉城
  • 下篇文章:《清代东南洋航海图》:见证南澳在古代海丝中的雄强地位
  •  □- 相关文章

     女神的成长史——评范莎侠的潮剧《妈祖》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