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现民国汕头社会人情世态 话剧《风雨侨批》潮味浓郁


    继平兄高产,上一届广东省艺术节他和赵曙光编写的话剧拿了奖,今年他们又编了一出,很快也要参加今年的省艺术节。这个新剧目也是他关注的潮商题材,只是这个潮商,是侨批行业的,剧目叫《风雨侨批》。
    作为一个地方题材的作品,《风雨侨批》有显而易见的地方色彩,开篇尤多:骑楼布景,一封封墨迹斑驳的侨批,侨批寄往之地是澄邑程洋岗右寨内、潮安上莆都、汕头埠永平街等;人物的称谓“绞花嫂”,绞花与此地妇人不离手的小手工——通花有关;而行业志庆请戏,正是此地习俗。后来还有一个情节,走黑批运来的“违禁品”藏于戏班箱囊内。还有工夫茶之类,潮汕文化元素随处可见。
    话剧《风雨侨批》以高天德、高友信、高志勉三代人串成家族的脉络,形成时代的纵深感,着重点在高友信身上。他幼年送走因走黑批接济革命党而被砍头的父亲高天德,后来又白头人送黑发人,眼睁睁看着唯一的儿子高志勉死于日本人之手。剧中交织着高友信与不同人的关系,织成一张民国时期汕头埠社会人情世态图,如他与行业中人、与批户、与侨民、与土匪过山风等等,其中最激烈的当属与驻汕日军司令吉田的关系,高友信对其是得罪不得、摆脱不能,最后高家家破人亡毁于吉田手中。不可谓不惨烈。
    然而,与高友信关系最深刻的,我觉得是侯三。侯三是个什么人?他这样总结自己:大清时我是把总,军阀我是营长,现在日本人来了,我是维持会会长。这叫适者生存。
    侯三是个左右逢源的人,他在乱世之中不断寻求依附,不惜做走狗。我以为,创作者写人的时候首先不要抱着是非的角度去给人物定调,而应该去关注并演示他们如何走到今天。高友信与侯三完全可以成为剧中对立又共存的一组人物关系,是全剧最深刻的一组关系。实际上他们穿过清末、民国潮汕十三司令割据、日伪时期,一直纠葛。在高友信眼里,侯三就是个瘪三,虽然人模狗样,有时貌似强大;在侯三眼里,高天德是块肥肉,随时可以去啃一口。像高家这样的商人,无疑是任何当权者的鱼肉,而无论谁当权,侯三都是帮凶,他对高友信没有成见,他只是听从主子的指挥,但他并不希望高家的批馆倒了,他的心也不是坏透了。趋炎附势,依傍强者从而也获得特权,是他的生存法则。
    正如作者在创作谈中说到的,高友信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英雄,那么,侯三从一开始也不想当个混蛋汉奸,时势所造,个人的选择,最终,他们成为不同的人。其实我很期待高友信在家破人亡、众叛亲离的时候与侯三的一席对话,这时候高友信阵营里所有的人已经背过身去,是其最孤独的时候。这时侯三是唯一不嫌弃他的人,他们在剧中有一场心平气和的对话。这个时候是彰显人性的时刻,可以用足够的笔墨去表达他们各自的感悟、见解,半世的奋斗、妥协,眼下的凋零、悲凉,说些掏心窝子的话,最后还可以有作为老伙伴一些互相的理解。如果这样,完全可以把所有的事件冲突都推成背景,而人的成长、人性的灵光是最后的主角。
    一个剧本哪怕具备成为一出好剧的潜质,它未必就是这样的结果,因为搬上舞台是二度创作。我读剧本的时候,觉得蛮顺眼的,但舞台呈现显然需要更强的驾驭能力。
    作为一出新作,话剧《风雨侨批》还需磨练,演员还不错,就是整个戏的把控仍有无力感。第一场像抒情散文,也别具匠心用一些手段体现了侨批文化,目的在于点题,可能还包含了一些情怀,观众是可以感受到的。又比如绞花嫂收到丈夫从南洋寄来的批信,剧中展示了信的内容,“吾妻如面:一别数载,无限相思。母病子幼,感念吾妻辛劳。北望唐山,千山万水,梦醒时分,泪湿枕巾……”据作者在创作谈中言及,他在前期收集素材时为某些批信打动,可见是历史真实。但这处地方,感觉拖了剧情的节奏,无疑也延慢了入戏。还有第一场绞花嫂的话如“现在孩子有书读,父母有依靠,汕头埠一眨眼又变样,医院、工厂都建起来了,这少不了你们批馆的功劳!”有生硬的痕迹。刀马旦穆桂英穿插于不同场次的过渡,也许处理仍让人有些费解,不能体现编剧的意图,有突兀感,诸如此类。



你是本文的第626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10、30
作 者: 梁卫群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行踏·冤家·冤屈· 打揲·摒挡·刁顿
  • 下篇文章:半块龙银画半只鹌鹑
  •  □- 相关文章

     展现民国汕头社会人情世态 话剧《风雨侨批》潮味浓郁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