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德记洋行浮沉录(二):尝试入潮郡 遭拒引兵船


    美商德记洋行吧叻咧(Chas William Bradley. Jr.)通过陈玉嘉在汕头新市街口买地立业后,修建了德记码头,经营货运,受到曾经的对手英国人的重视,在同治六年(1867年)重新整合为英商德记洋行(Bradley & Co.),英商合伙人占有更多的股份,仍以德记之名在新市街口办公,在同一年,德记洋行却因为英兵逼迫潮州府,而名噪一时。
    立足汕头:转为英商,拓展“德记前”
    德记洋行在契约内所标明的“汕头新市街口”,结合清末日本人所绘制的德记洋行位置可知,这里的“新市”就是清末汕头的“德兴市”,也就是后来拓展修建而成的德兴路。而德记洋行当时选址在德安街的街头位置,而旁边的德安后街最早期则命名为“德兴街”,因德兴路修建而改名为德安后街,这些街名都是来自于德记洋行。而一开始称为“新市”,而不是称为“德兴市”,说明“德兴市”得名于德记洋行建立后。而“新市”是相对于万新直街前身“老市”而言的新市场,这从侧面说明了万新直街这处“老市”至少在嘉庆年间便已经存在,在咸丰年间因为老会馆与商铺林立而逐渐消失,而取而代之的“新市”即德兴市,也即是最早的汕头“德记前”片区。德记洋行凭借这片从广孚行抢下的海边滩涂地,逐渐填地,造出了汕头棉安街、德安街、德安后街、德志巷、德记前一直巷(已改建)等新街巷地,而且大多数都跟随德记洋行中文译名之首“德”字,确是汕头街巷地名重要源头之一。
    从美商德记洋行的东家“吧叻咧”的译音可以看出,与后来的德记洋行英文名称“Bradley & Co.”是一致,吧叻咧进入汕头埠购买土地和筹备进行商业活动的时间是咸丰十一年(1861年),可见德记洋行与汕头的交集是不晚于这个时间的。而德记洋行从美商转变为英商洋行的过程,目前并无记述,而将汕头德记洋行列为美商洋行的记述,也仅是在德记与广孚洋行的海坪争地案中看到,并且明确吧叻咧属于美国籍,可见英美合伙开设德记洋行过程中,股份也在不同时间发生转变,从美商控股转为英商控股。
    尝试入潮郡:邱步琼生擒蔡亚学
    在同治六年(1867年)的广东汕头德记洋行在潮州府租屋被绅民毁坏案的报告里,德记洋行已经列为英商洋行,德记洋行的东家中文名已为“李质逊”,代表德记洋行李质逊向清政府反映问题的是英国驻广州领事罗伯逊。在事隔不到一年之间,汕头的德记洋行应该发生了产权上的转移,显然英国人看到了德记洋行在汕头拥有土地和码头的优势,与吧叻咧商谈后出现英美合营、英资控股一类的状况。从同治十二年(1873年)两江总督李鹤年报总理衙门的折子中可了解到,汕头德记洋行李质逊实际也是兼任荷兰国驻汕领事,而且荷兰人巴地臣则是在厦门兼任西班牙、荷兰两国的领事官,与李质逊同属于英商德记洋行,这一点表明,德记洋行股份与成员并不仅仅是英国人,英商德记洋行实际是当时在闽南一带重要的欧美多方合资洋行,具备极大影响力。
    转变为英商控股的汕头德记洋行,看中潮州府的经营优势,因此在同治六年(1867年),德记洋行李质逊的买办吴应龙,让澄海人蔡亚学在潮州府城内租铺屋准备经营,潮州府城东门的叶宝金决定租给蔡。但是,蔡亚学的举动却触怒了当时的潮州府城内的公局绅商邱步琼等人。
    邱步琼,字瑶林,号梅坡,系嘉庆九年(1804年)的举人,不仅善文,更是性情刚烈的潮州士绅。在道光廿四年(1844年)的潮阳黄悟空双刀会起义中,邱步琼曾带人去镇压,人望极高。当时已经年逾八十的邱步琼,出于爱国情怀等各方面,与潮州府城第一富商黄起予等人将府城团练总局改为靖夷公局,坚决拒绝英国人在潮州设置领事馆、开埠、从商。潮州府靖夷公局在咸丰十年(1860年)颁布了《靖夷公局公启并章程》,声明“勿令夷船一帆进港,夷兵一名登岸”,又称“凡九邑之人,如敢通同鬼子,作为汉奸者,在城由绅士,在乡由房族,挨家查察,立所处死,本人逃逸,坐及父兄不贷”。因此,在潮州全郡抗英情绪之下,邱步琼等人生擒蔡亚学,显然是视为汉奸了。
    邱步琼让人写呈文等到广州,要求清政府认真查办,但是没有等到两广总督的回应,却自行派潮州府城本地人盛大弟等人砸毁德记洋行在潮州的办事场所,并且将德记洋行买办委派的蔡亚学抓走,送到潮州府内囚禁。德记洋行即刻通过英国驻广州领事反映给两广总督处,两广总督派候补道华廷杰作为专项委员,联合潮州镇总兵、惠潮嘉兵备道台、潮州府一体查办,与潮州本地商团进行调处,由叶宝金赔偿德记洋行,但对于租赁给德记洋行,潮州商人仍然有抵触。
    背后的军事支持:周锡畴劝退英国兵船
    英商德记洋行在潮州府城内的损失和遭遇触怒了英国,英国人随即以派遣兵船到汕头表示强烈的抗议。在同治六年(1867年)农历六月份,英国兵船借口到潮州内河探测水道深浅,派遣三艘兵船驶入汕头河道内。农历六月二十五日,这三艘英国兵船在汕头德记洋行公共码头起航往潮州开进,其中一艘最大的兵船因为过大而搁浅,另外两艘在二十八日驶入到坞眉、息墩(约为今汕头中山公园月眉坞周边)停泊,因为退潮水浅无法驶进,只好退回汕头海口地方。七月初一,其中最小的英国兵船再次从汕头德记码头出发,直接开到当时为揭阳县属的大滘(即今护堤路旁大窖村)附近探测水道,这个地方距离潮州府也只有三十里地方。
    英国兵船进入潮州内河道,惊动了整个潮州地方官吏,潮州委员候补道华廷杰、惠潮嘉兵备道张铣等坐立不安,立刻将事报两广总督等上宪,全潮州镇、道、府文武员弁全部出动,到汕头到潮州沿途内河各处探听情况。潮粮通判徐詠韶、潮州镇千总李从龙带领兵员到庵埠一带进行武装保卫戒备,澄海县令王倬韩、樟林司巡检王卓则带人在樟林港沿河一带随时查探。惠潮嘉兵备道张铣等人考虑潮州府多数官员未曾与洋人接洽,没有经验,派出了整个潮州府内处理洋务最久、与领事比较熟悉的官吏,即潮州厘局委员候补县丞周锡畴,让周锡畴立刻到汕头和英国领事进行谈判,又派出潮州试用通判李镜心到汕头探听情形,随时报告道府。
    周锡畴到汕头后,了解到英国领事固威林、英国兵船头目格娄德等人已经在大滘,希望十日后到潮州府与张铣谈判,张铣获悉后即刻让都司林进升带领海阳县干练的衙役,妥善进行布防,而且让周锡畴与固威林等人告知放缓到下个月再谈判。但是固威林却不愿意延期谈判,与英国兵船的头目换成小船,直接从大滘开赴枫溪桥前后,距离潮州府城不过十里的地方,枫溪等地有四千余人围观洋人即将入城。张铣极为被动,但是通过周锡畴的不懈努力,固威林等人决定先回汕头,英国兵船也退出到德记洋行公共码头外海,危机得以暂时解决。
    张铣与周锡畴等人详细讨论后,决定让潮州绅商赔偿德记洋行此次购买铺屋的损失洋银一百五十元,但是通过说服英国领事固威林,让德记洋行暂时先不要在潮州府城内设立分行,德记洋行也只好接受。但经历这件事后,德记洋行在汕头声名大噪,在英国领事和军事力量的支持下,其他洋行也需忌惮德记洋行几分。



你是本文的第41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特区晚报”2017、12、13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剧艺术博物馆丑行国画作品扫描——以传神之笔描绘“潮丑”之美
  • 下篇文章:《秦汉生活史话》
  •  □- 相关文章

     汕头德记洋行浮沉录(二):尝试入潮郡 遭拒引兵船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