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植物命名看潮汕文化的地域特点
    潮汕地区地处南亚热带,植物资源丰富,历史上有很多中外植物家曾到潮汕地区采集标本。倘若换个角度,从植物的命名来看,也可窥见潮汕独特的人文特点。
    重视形象思维,使用文学的比喻手法,是潮汕植物命名的一大特点。试以萝卜为例,国人早从唐朝即通称萝卜的这种十字花科植物,潮人偏偏谓之“菜头”。大略推究之,是因为萝卜的须根硕大如头颅,故称菜头,更妙的是由菜头引出“菜鬃”—鬃者,髻也,比喻萝卜叶子像头上未加梳理的“髻”,这倒使全国统称的“萝卜缨”,形象性显得略逊一筹。香蕉叫“弓蕉”,一个“弓”字活画出一梳蕉果呈弧势生长的特点。至于“龙眼”,全国性通用的学名称益智、桂圆,而潮人竟称之为“龙眼”,大家虽没见过龙,但晓得龙的眼珠是圆的,这就够了!其它像木薯称“树薯”、“蕃葛树”,卷心菜称“包菜”、“哥苈蕾”,柽柳称“丝柳”,皆缘于同样的“命名原则”。
    讲究一字(词)中的,简洁明了,是潮汕植物命名的另一特点。你看,晚香玉属石蒜料,是一种兰,又是夜间开花,便称“夜兰”;红豆蔻属姜科,长于南方山野中,便称“南姜“——许多外地人都不明白南姜为何物。须知这是潮人烹调菜肴时去除鱼腥味的主要佐料,舂制家常小菜橄榄散的“当家”配料,在潮式烹调中居功至伟。至于凤梨(菠萝)称“番梨”,花椰菜称“洋菜花”,凤凰木称“番金凤”,单看那番、洋一类字眼,便知此类植物,是从外国来的“侨裔”而且早已入了我中华“国籍”了。
    在必要时,精当地抒发文学情思,是潮汕植物命名中的另类“高品位”手法。比如,属仙人掌科的昙花,潮州人称之为“月下待友”,这是多么传神而带诗意的一个名字,它点明了此花晚间开放,翌晨即萎的“行状”,大有苏东坡“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的动人情韵。桃金娘,这种在普希金的诗歌中多次出现的似乎带贵族味的植物,据《潮州志》记载,称“多妮”(一称“多年”),前者是一位活泼美丽的“山姑娘”,后者则是一位长寿“老者”,总之,非常有潮汕文化韵味。
    大凡植物之命名,始创者根本无从查考,对某种植物一经定名,一传十、十传百地叫开来,也就约定俗成,成为地方“经典”的叫法。这亦是地方传统民间文化深厚积淀的一个方面,若是将某种植物的名称与全国的规范通称加以仔细比较,当可发现其差别所在,真个大异其趣,并对这种涵盖着地方文学意味的现象发出会心的微笑,玩味不已。



你是本文的第143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都市报”2017、12、23
作 者: 陈放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普宁盘龙阁:藏风聚气人沓来
  • 下篇文章:南澳海防史博物馆再添史料 水壶饭盒佐证日军侵华罪行
  •  □- 相关文章

     从植物命名看潮汕文化的地域特点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