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潮籍画家庄华岳


    潮汕一带,不少人知道庄华岳这个名字。他不仅是一位好老师,更是一个很有才气的艺术家。
    庄华岳出身于潮州名门,双亲生了五男二女,以中国五岳为儿子命名,老师排行老三,名之为华岳。老师小个子,但声音宏亮,多才多艺,被人冠上“原子”的外号,意即个子小但能量很大。
    老师早年就学于国立杭州艺专,毕业后因为抗日战争,社会动乱,最终选择回家乡工作。他是一个多面手,先后开过美术、语文、语法、外语、音乐等多门功课。不管他上的什么课,都很受学生欢迎。他的夫人黎少屏,学的是音乐,与他一起在潮州当音乐教师。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在潮安一中读高中时,有幸认识两位老师。记得1954年有一次周末的晚会上,庄老师与夫人一起献唱苏联歌曲《春天里的鲜花齐开放》,由郑茂熙老师手风琴伴奏。嘹亮的歌声,优美的旋律给听者留下深刻的印象,会场上掌声经久不绝。后来,学生们演出《黄河大合唱》,庄华岳老师负责朗诵,是时,听众们看到庄老师以端庄的台风高声朗诵:“啊,朋友!你到过黄河吗?你渡过黄河吗?你还记得河上的船夫拼着生命与惊涛骇浪搏斗的情景吗?如果你已经忘记的话,那么,你听吧!”他那富于磁性的音色,带着震撼力,吸引着所有的听众,是次学生合唱团的演出,在庄华岳老师的配合下取得了成功。
    后来我离开母校到外地升学,数年后回到潮州时见到庄老师,见他苍老了,精神状态也很差。我问朋友,庄老师在1957年反右斗争中会不会被打成右派?朋友说:“庄老师虽然没被打成右派,但他亲历了那场迫害知识分子的惨剧之后,万念俱灰,对生活失去了以前的热情,对事业也失去了信心。听说他自此很少与人来往。开会时总爱坐在最偏僻的角落,似乎这样可以让人忘记他的存在。至于登台表演的事,当然成为天方夜谭了。
    不过,在那场史无前例的浩劫中,庄老师还是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他和其他从旧时代走过来的知识分子一样,经历了熬煎,好在终于熬了过来。
    我自小热爱文学,立志长大之后当一个作家。改革开放之后,知识分子受到应有的尊重,在事业的发展上也有了个人奋斗的空间。这时我已从学校调到一家杂志社工作,业余喜欢写些东西。我一直感念着庄华岳老师,并希望他在国家大治之年能过上好日子。直到有一天,我突然觉得庄华岳老师就是一个好题材,于是决定到潮州去拜访这位多年未见的老师。
    潮州北门的金山顶,一向是这座古城的最高学府。1952年金山中学从这里迁往汕头,原址由潮安一中接替,后来更名为潮州金山中学。校舍沿着山腰而建,但场地太小,学校不断扩大,前后左右一些民居民宅也改建为校舍。金山下有一座佛庙,僧人已去,这里也改造成教师宿舍,我就在这里找到庄华岳老师的。
    我怎么也想不到,改革开放已十余年,很多老师的待遇都得到了改善,而我们敬爱的老师竟然还住在这间十余平方米的房间里!庄老师夫妇虽然生活在这样一个极其简陋的环境里,但他们有自己的天地。庄老师画得一手好水彩画,因场地所限,每幅画都只能是小小面积。墙壁上挂满了他的作品,一幅又一幅,琳琅满目。说与世无争也好,说孤芳自赏也好,他自称是“火柴盒画家”。
    时代在发展,国家在变化。人们看到了希望,庄老师也看到了希望。虽然他长期生活在非常艰苦的环境里,但自尊、自重和自信构成他的精神世界,一旦得到温暖的阳光照耀,一旦呼吸到新鲜空气,就会让自己身上所有的生机勃发起来。
    老师像当年一样声音宏亮,谈笑风生。他说:“其实,我这个人不适宜当老师,当上老师是当年被云南大理那些学生们所感动的选择!”于是他回忆起青年时代的一段往事:
    他从杭州美专毕业的时候,正逢抗战的年月,许多同学都向大西南转移。他经朋友介绍来到云南大理县一所中学教书。人们都知道大理位于苍山洱海之间,是一个文化古城,那里的茶花开得最美,殊不知那里的青年也有非常美好的心灵。刚走出校门不久的他,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和学生们结下了不寻常的友谊。虽然整个中国处在战乱之中,但学生们听课认真,学习情绪高涨。当时那些学生中,有一些年纪比他还大,其中有的女生上课上了半节,便有保姆抱着婴儿来叫她出去喂奶。课堂上的师生,课后彼此如同挚友。在大理工作一段时间之后,庄华岳辞去教职要到重庆去,学生们那依依不舍的深情自不必说,一批又一批学生前来给他送行。那天,他挥手同大家告别之后,便乘着马车前往下关。马车走了一段路,前面又有一群学生把他拦下来。学生们带着鲜鱼、活鸡,还有许多食物,把庄老师带到公园里去。他们要亲自烹饪,为敬爱的老师饯行…… 这件事令他终生难忘,自此他决定一辈子当老师。
    师生之情如此,那么同窗之谊呢?当年在杭州艺专一起求学的赵无极,也是校中之佼佼者。他与庄华岳两人是名师吴大羽最得意的门生。几年时光的朝夕相处,庄华岳与赵无极不论在艺术观点上,还是对人生的认识上,对国家命运的关心上,交谈起来均有诸多共鸣之处。分袂之后,赵无极到法国深造。法国的艺术氛围和丰实的积淀,造就了诸多人才,赵无极也不例外,他终于成为一个优秀的画家。数十年过去了,中国大陆政治的风风雨雨无时无刻令赵无极为他的同窗好友担忧。
    1985年赵无极应邀回母校讲学,特邀庄华岳到杭州相会。青年分别,老年重逢。时代的风云,岁月的沧桑,多少辛酸,多少思念,多少想象…… 两位艺术家热烈地拥抱,火热的心贴在一起跳动。在赵无极和师友们的激励下,庄华岳在将近古稀之年,于在创作上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激情,之后一二十年间,有多件作品问世,令赵无极、吴冠中、丁天缺、郑为等众多杭州艺专的旧识惊叹。朋友们从他的作品中看到当年庄华岳那极高的天分,以及不同凡响的思维风格,并悟出一条真理:一个艺术家天生俱来的气质与灵魂,是任何力量都不能摧毁的。
    在赵无极介绍下,台湾大未来画廊三度登门求画。庄华岳的作品终于参加该画廊在台北举办的“吴大羽师生展”,及1997年的“现代绘画摇篮·杭州艺专师生展”。同年,大未来画廊又专门为他举办“火柴盒主人·庄华岳首展”,并出版《火柴盒主人·庄华岳》画集。2007年3月,由广东美术馆、大未来画廊主办,又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火柴盒主人·庄华岳绘画展”。2010年汕头市文联举办“潮汕名家书画水彩遗作展”,庄华岳有40幅作品参展。
    庄华岳老师当年就学的母校杭州艺专,现已升格为中国美术学院。母校的专家们对庄华岳的美术创作给予高度的评价,于2015年6月22日在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举办了“庄华岳艺术展”,并出版《庄华岳艺术展文献集》,由院长许江亲自作序。此举成为母校发展史上重要的一页。
    庄华岳老师虽离我们远去,但他的音容笑貌在我们的记忆中仍然那么生动,他的作品仍在熠熠生辉,像珠宝一样闪烁光芒。



你是本文的第298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7、7、23
作 者: 钟泳天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卤鹅、血蚶、红桃粿、橄榄……来看潮汕人的年夜饭“菜单”
  • 下篇文章:潮剧“老生王”张长城
  •  □- 相关文章

     回忆潮籍画家庄华岳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