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玉良与汕头秘密交通站


    顾玉良,原名顾建业,1927年参加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担任党内交通工作,1929年7月任中央内交科长,并住中央常委办公室机关。在党的六届三中全会后,顾玉良停止了原来的工作。中央特科陈禄明通知他去接受新的任务。
    顾玉良按时到了指定的接头地点——惠中旅社,陈禄明、陈彭年和罗贵昆已经到了。陈禄明首先布置了任务:中央决定增派领导干部到江西、福建加强苏区的工作,同时向苏区运送急需物资,为了确保护送任务胜利完成,组织派陈彭年、罗贵昆和顾玉良等三位同志到汕头建立交通站。接着,陈禄明讲了建站的方式方法,要求他们以上海客商的身份,选择便于为苏区筹措电器材料的公开职业从事活动。顾玉良等接受了任务,约好出发的时间,随身带了经费,不久就乘轮船到目的地——汕头市。
    到汕头时,天气乍暖还寒,穿夹袄夹袍,大约是1931年1、2月间。到汕头后,由罗贵昆带领,住进了一家由客家人开的南京客栈,因这里有罗的亲戚或朋友。住了半个月后,又利用罗贵昆的社会关系,在南京客栈附近租到了一座楼房。房子有三层,面临马路,但没有铺面。门是在一条胡同侧面开着。从房子到海边码头还隔一道马路。有了房子,大家就动手张罗开铺的事情。首先,根据客观情况、主观条件与实际需要,确定建立一家专营批发代销,不搞零售的电料公司。然后,他们又作了分工,陈彭年为经理,顾玉良为会计,罗贵昆为职员(负责联络交际工作),并请人家制造了一块铜招牌,公司全称为“华富电料公司”,挂在大门墙壁上。陈彭年认为,公司要搞气派些才像行家。他们于是置办了一些家具,进行室内布置,把底层布置为经理卧室和一部分作仓库,二楼布置作洽谈买卖的办事处(上海称作“写字间”),一部分作顾玉良和罗贵昆的卧室。三楼作厨房、餐厅、杂物存放处和服务员卧室。二楼的洽谈室就布置的比较豪华,买了高档的桑枝桌椅,中间放着桑枝圆桌,上面放着潮汕工夫茶具和德国造的“竹坚笼”汽油灯。房间两边放着高脚桑枝椅和高脚茶几,上面放着高雅的烟灰缸和棋盘。房间的两个角落放着电话机、留声机和麻将桌。有人来谈内部事就以打麻将为掩护。陈彭年的卧室买了顶当时时尚的福州眠床和较好的写字桌,还有一柱式衣架。顾玉良与罗贵昆只买了双头屏的简单卧床。但由于顾玉良是财务,也买了较像样办公桌,摆上算盘和文房四宝,像模像样。陈彭年在中央特科工作过,对化妆有经验,要求大家服装也得讲究,才像上海帮商人。还按当地惯例,雇用了一位不到20岁的青年,烧水做饭做杂事(当地叫做小公司)。
    电料公司在汕头市开始站住脚之后,顾玉良他们就向中央报告情况,请求下一步工作指示,不久中央通知他们要和东江〈或韩江〉特委取得联系,同时也指示东江特委帮助他们工作,东江特委先派交通员到南京客栈经过罗贵昆和顾玉良取得联系,然后,带领顾玉良去找东江特委接洽。当时东江特委的负责人住在南澳县。顾玉良和带路的同志先到海山去找,但没有找到,带路的同志把顾玉良介绍给当地党组织,并安排住在一个学校里,然后他就离开海山到别处去了。顾玉良在海山住了好几天,刚好碰上一家老百姓办喜事,说一定要邀请远客去吃喜酒,并要顾玉良坐在上席,因不懂当地语言,好在有几个教师陪席可作翻译。桌上摆着大鱼大肉,许多当地有名的海鲜,还有大鲜蚝,配上酱料,生吃很鲜美。这是顾玉良第一次吃生蚝。夜晚还有青年来闹新房,对歌仔,伴娘很聪明,对答如流,难不倒她。这是顾玉良第一次看见潮汕风俗。
    过了几天,带路的同志回来告诉顾玉良,东江特委的负责同志要马上见他。这样他们二人就渡海到南澳山村里,找到了东江特委书记。大家一见面感到格外地亲切,东江特委书记高个子,清瘦有神,他把手枪放在桌面上,准备随时战斗,看来形势是紧张的。在互相握手问候之后,顾玉良向他汇报有关情况,要求特委今后帮助他们把从上海到汕头来的人员和物资转送到苏区。他完全答应了,并且规定了今后联系的地点、暗号和交通员。联系的地点就在汕头市的一个地方,交通员就是这次带路的同志。联系妥当,他们又从南澳坐船、渡海回汕头。顾玉良还记得,回程比去时的时间长得多,风浪也很大。从那以后,由上海来的同志和物资,经过交通站的联系之后,都由东江特委的交通护送到苏区。
    后来顾玉良他们才知道,1930年底中央交通局副局长陈刚通过上海中法药房黄玠然的亲戚在汕头镇邦街7号建立“中法药房”分号,为汕头秘密交通站。但汕头南来北往位置特殊,它既是承上接下的中转站,又是内地交通始发站,许多物资要在这里转运,许多人员要从这里经过。为预防万一,做好两手准备,中央决定再建一个绝密备用站。1931年初才派顾玉良他们到汕头筹建,因没有横向的关系故不知情。汕头交通站是个绝密站,只有高级干部过往人员才启用,中央对汕头交通站还有规定,不准外人住站,来人不带到交通站交接,由交通站派人到约定地点会见。至于接待派什么人,接洽住哪个地方都因人而异。1931年4月,中央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叛变,周恩来为继续确保交通线安全和能继续使用。撤消顾顺章所了解交通站,汕头中法药房停止使用,正式启用“华富”电料行,从此汕头“华富”地下交通站开始运作。
    顾玉良在汕头交通站的任务,是和东江特委的交通联系,把上海来的同志和苏区急需物资交给东江特委的交通员转送苏区。在汕头的几个月里,他接待过一次来人,接运过一次货物,一次来人是由政治交通员肖桂昌带路从上海到汕头住进旅馆,然后要顾玉良把东江特委交通员带来接头地点,再由肖与东特委交通员商量转送办法。顾玉良没有见到来人,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只知道这位领导可能是要扮成教师上路,因为陈彭年要顾玉良买高小课本给他带上。一次由上海运来的货物,有好几箱子,其中有五、六箱畜电池,每箱四、五个,其余几箱是手电筒和别的物品,因到货后不能马上转运进苏区,所以在仓库里贮存了一、二个月,才用船溯韩江而上运进苏区。
    电料公司在开张不久,发生过一次被窃,小偷把门锁撬开,偷去了陈彭年几件衣服,因为东西不多,损失不大。但引起了他们的警惕,更要防止政治性的偷窃。
    据顾玉良了解,1932年,陈彭年调中央苏区国家保卫局任交通科长,汕头交通站由肖贵昌接替。在顾玉良印象中,华富行在红军长征前就停业。1934年10月,陈彭年参加长征,1935年在深入大草地时与两位同志一起,失足陷于沼泽,葬身于草地。我党失去了一位好干部。
    在汕头工作了不到半年,组织把顾玉良调回上海。解放后,顾玉良到北京开人代会时遇到了肖桂昌。当时,肖桂昌还向顾玉良介绍了他离开汕头后的交通站情况:交通站继续担任护送任务,每次都出色地完成任务,为苏区贡献了自己的力量。





你是本文的第644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8、2、18
作 者: 黄明华 秦梓高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潮汕奇杰高绳芝
  • 下篇文章:潮语“激” 意蕴丰
  •  □- 相关文章

     顾玉良与汕头秘密交通站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