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之侨轶事
    金浦乡人郑之侨,小名叫阿甲,清乾隆年间,曾做过湖北道台,乡里人都称他是道爷,同辈之人也叫他甲爷,终年七十八岁。
    之侨从小就会游泳,时常与邻居的同伴在寨前一个池中戏耍。有一次,这群孩子在池中嬉泳,骤然,有一个孩子很灵精,大声叫道“吓,阿甲氽落去这么久了,还未浮出来?不对!”这群小孩子,聪明伶俐,爬上岸来大声叫救:“阿甲掉落池底,来救啊,来救啊!”但是,大白日,寨中四处无人。有人跑到之侨家,告知他母亲。他母亲听后,三步并作二步走,赶到池边,欲跳落池中去救,自己又不会泅水,只好站在池边像鼎盖顶的蚂蚁,呼天唤地!将有个把时辰久。之侨的父亲,名宪度,担盐返来,听知这件事,跑到寨前池,跳落池中边氽边摸,终于在池边的石篱边把之桥抱出水面。奇怪!之侨双目虽然合紧但面不变色,与平时睡觉一样,发出呼呼的鼻息声,但宪度还是又哭又叫道“甲仔,甲仔,奴啊!”经他几声叫唤,之侨终于被唤醒过来,双手揉揉双目,便说:“爹爹,什么事?”“你刚才在池中做乜事?”“无乜事,刚才在石篱脚睡凉,爹,很舒服。”宪度暗暗惊喜。自此以后,乡里人都说阿甲定是天上星宿来降世,将来不是富就是贵。
    之侨家境贫穷,十岁还未入学读书,时常到父亲挑盐的半途等候帮助挑盐。父亲见他已能帮力,便叫他在半途上龙井的一家姓隆的学馆门口等候。从此,之侨经常提前到这里坐于学馆门口听馆中姚先生说书,看他写字。有一日,被姚先生发觉,见他小小年纪,却相貌不凡。先生便问他哪乡人氏,叫何名字,为何常常来我学馆门口?之侨便一一做了回答。先生说:“我刚才讲的你记得吗?”之侨把先生刚才讲的话一字无差地重述一遍。先生说:“待你父到来,你可请他来见我,说先生有事和他商议。”过了一些时辰,宪度挑了一大担盐来到学馆门口,之侨便走上前去:“爹,刚才馆中先生请你去见他。”“阿甲,你得罪先生吗?”“不是!可能是有什么事要与你商量。”“奴,斋公与和尚唔同道,商量什么?”“爹,先生好像是好情好意,你进去看看。”宪度在儿子的催促下,勉强走进学馆见先生。一个大老粗,一个斯文人,但却谈得投机。谈了一些世情话后,先生便说:“我观你儿,相貌不凡,聪明伶俐,日后定成大器。老朽意欲把小女许配你儿,并把你儿接到我学馆读书,不但免学金,就是衣食和笔墨纸砚也由我供给,老兄意下如何?”宪度听后暗静欢喜,但也很自量地说:“先生,俺是种田人,岂敢高攀。”“免用客气,只要你许诺,小老决不食言。”前些时,宪度正苦叹无力送仔入学,今日就顺水推舟应允了。    
    第二年开春,宪度送之侨到县城姚先生学馆读书。自己的亲女婿,姚先生自然倍加指教。十年寒窗,十八岁考秀才,廿九岁中举人,三十一岁成进士,并得了一个贤慧的姚氏夫人。功劳是丈人——姚先生。
    古说夫荣妻贵,子荣父也贵。之侨得中后往江西做官。他的父亲宪度也随子上任。一个种田人变为贵人,被人称作老太爷。以前脚上穿双破草鞋,现在穿大乌靴,开始很不习惯,但为顾儿子体面,不得不刻苦坚持穿。十多日后,双脚红肿。有一日,他小声对之侨说:“阿甲,你今后若是捕到盗贼,免用重刑,罚他穿靴就好了。”坐在周围的子孙、儿媳听后捧腹大笑。
    又一日,老太爷无事,走进厨房,看见房内掉满葱头蒜尾,便亲自把它拾起,用水洗净,放进鼎中煮。后来,这些煮食的告知之侨,之侨便劝说父亲以后不要进厨房,免被外人取笑。他父亲听后非常生气,大声叫骂:“笑什么,甲仔,你在家食什么?!”一句话问得之侨无言可对。
    之侨年老退出官场,回到老家金浦乡安度晚年。由于他曾出任湖北安襄郧兵备道,乡亲们都尊称他为道爷。这一年新春刚过,闲步市亭,见采办元宵佳节物品的人们熙熙攘攘,好不热闹。他穿过人群来到市亭尽头,见一中年妇女,愁容滴泪,手牵一个插草萧的男孩,呆呆站在那里,乡人见之摇头叹息而过。郑之桥上前问其原因。原来,去年这妇人添一男婴,元宵节将至,需为孩儿摆“丁酒”,其丈夫虽然日夜辛劳,但摆“丁酒”的银款却尚未到手,借贷又无门,只好忍痛割肉补疮,“卖阿兄为阿弟‘做丁酒”’。出身贫寒的郑之侨触景伤情,油然产生了怜悯之心。他安慰妇人一番,并到家中取了银子送她。妇人千感万谢,回家去了。
    元宵之夜,金浦乡的宗祠中张灯结彩,厅堂上摆满酒席,祠堂内外人声喧哗,有赴席的,有看热闹的;有大人,也有小孩。当祠堂埕鸣过三声礼炮之后,乡中豪绅、族老,还有被邀来坐东一位的郑道爷和部分抽签选到的成年男丁一齐入席,畅饮喜酒。当菜尽将散席之时,道爷叫住众人,讲了前日市亭上“卖阿兄为阿弟做丁酒”之事,指出众人喝的“丁酒”,酒中有泪,菜中带血,提议将这旧习俗革除。那些贫苦乡民当即赞同,那些豪绅、族老听后也不得不随声附和,表示废除这些传统习俗。
    自此以后,金浦乡再也没有人摆“丁酒”了,但是“卖阿兄为阿弟做丁酒”这个故事,却永传民间,记录着封建习俗的害人之深。



你是本文的第2026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潮阳民间故事”
作 者: 郑喜明搜集整理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澄海与海澄
  • 下篇文章:肠粉的“甜蜜点”
  •  □- 相关文章

     郑之侨轶事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