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联登的传说
    一、被迫休妻
    乾隆年间,潮阳风山有一位才华出众的穷秀才,姓李名联登。李联登自幼父母早丧,家境贫寒,成年之后,取妻黄氏。某年科考,学友们情真意切地邀他同去应试。联登为凑集盘缠向岳父求借。怎知岳父虽然富裕,但他是个势利小人,对这门亲事早已后悔,今见联登这副穷酸样,心里更是厌恶,哪肯借钱给他。俗话说:求人如吞三尺剑。联登借不到钱,且受岳父白眼,回到家中,闷闷不乐,一夜难眠。翌日,妻子也收拾包袱,回返娘家。真是世态炎凉,人情似纸。联登气恼之下,一连病倒几天。眼看考期已近,联登只好在学友的帮助下,凑了路资,并与学友庄阿然等人一起上城赴考。船至榕江口,适因水位高低太多,未能开闸,故只好泊在闸边。
   再说黄氏回到娘家后,过上舒适的日子,早已将联登忘得一干二净,每天只是尽情地打扮自己,哪管丈夫的日子过得如何。恰在这时,她的父母又再三劝她改嫁,父亲说:“你要是跟那穷鬼,一辈子就得饿肚肠。”母亲也说:“那穷秀才,一身寒酸气,你图他啥?”黄氏觉得父母的话有道理,暗想:若跟联登,往后还不知要吃多少苦头,不如早日嫁个富裕人家。想到这里便一口应承了,只是一时未能与联登离婚,不敢草率从事。当她得知联登上城赴考,船泊闸口时,便急匆匆地赶到闸口,指着联登大声地说:“当家的,你想抛下我不顾,一走了之?没那么容易,把休书写来,然后你走你的路,我行我的桥!”联登想上前劝说,没想到黄氏反而无中生有地捏造了许多罪状扣在他身上,口口声声要离婚。    
    “不写离书,休想离开此地!”黄氏一点也不饶人。  
    学友庄阿然,见此情景,无比愤怒,遂对联登说:“学兄,想此绝情之女,留之何益,不如及早休掉。”联登看到妻子反目成仇,气愤之下,写下了离书,然后上城赴考。        二、白食甜圆
    李联登上城赴考途中,来到桃山岭,岭上有一间小食店,李联登进店找食的。此店专卖甜糯米圆,店主是一位五十出头的老汉,生性诙谐,早年也是一个秀才,只因屡考不中,灰心至极,才做起买卖来。虽是生意人,可青山易改,本性难移,闲时仍喜搬文弄墨,聊以自慰。今见秀才们光临小店,顿生戏弄的念头。    
    “诸位秀才,今天光临小店,真为小店增光。老汉此店的店联,只有上联,尚缺下联,诸位都是饱学之士,若肯为我续撰下联,我将分文不收地请诸位吃一餐甜糯米圆,未知各位意下如何?”众秀才一听,齐声叫好。店主指着上联,摇头晃脑地念:“桃山过岭仔,日日是冬至。”正当秀才们搜尽枯肠求对时,联登随口说:“这有何难。这下联就叫‘灯岗(光)照万里,夜夜是元宵’。”店主一听,顿时目瞪口呆!不过,既然有言在先,他最后还是许了诺言,请联登等人“白食”了一餐糯米圆。    
    三、破镜难圆
    李联登上城赴考,中了举人。乾隆辛丑年,联登再次复试,又中第一百七十四名进士,荣归家乡。船至榕江闸口时,众人都争着观看进士爷。
    回头再说黄氏,自从改嫁后,虽然饱食终日,但却不‘清心”(快乐),因为丈夫胸无大志,碌碌无为。黄氏之父得知联登中举,为争一点面子,拿钱为这个“不中用”的女婿买“虚名”。头年买个“阿老”,隔年买个“阿爷”,为的是要与联登比高低。谁知牛料马料人难料,这次联登却中了进士,黄氏的父亲至此后悔莫及。
    再说黄氏得知联登中了进士回来,喜得心头扑扑直跳。这天她着意打扮一番,赶到榕江闸口,毫不知羞地要与联登重归于好,联登听罢,哈哈大笑,从袖中掏出早已备好的镜子、扇子、手巾交还黄氏。黄氏接过此三物,只好灰溜溜地离开。
    四、办番薯案
    联登得中进士后,钦点到白水县(现陕西省内)做了知县。上任不到三个月,就有一农民击鼓喊冤,诉说他家昨夜刚种下的番薯,今早就被人偷挖走了。县太爷一听,觉得奇怪,哪有才种一夜的番薯就可挖之理,于是,细听农民说出事情原委。原来白水县农业比较落后,农民种番薯不是插薯藤,而是把薯块埋到土里,再让其发芽。由于当地群众生活困苦,所以半夜里总有人偷偷下地挖薯块充饥。联登得知内情后,便对喊冤的农民说:“番薯被挖,本官自会追查,但眼下本官急需许多薯藤,你可从速取来,越多越好,到时我自会重赏你。”农民不知县太爷葫芦里装着什么药,既然太爷吩咐,不得不从。农民出去了一会儿,便抱来一大堆薯藤。县太爷见番薯已到,便命衙役将番薯藤剪成一段一段,然后把藤段分别插到农民的田里。农民不知县太爷在变什么戏法,心里非常担心,想要问一声,又不敢。县太爷看透农民的心事,他对农民说:“放心吧,将来会有好收成的。”农民只好半信半疑地点头回家。
    转眼到了挖薯季节,远近百姓纷纷前来观看县太爷插的“薯藤”是否有番薯收成。出人意料,番薯的产量竟然高得惊人。于是农民一传十,十传百,纷纷学着插起薯苗来。从此以后,白水县的农民再也没有偷挖薯块的现象了。
    五、官民情深
    光阴荏苒,李联登在白水县当了七年县令,为白水县做了不少好事,深得民心。白水县的百姓都希望这位清官能在这里住一辈子。但是,俗话说:叶落归根。联登最后还是上书请求辞职归乡。白水县的百姓得知县太爷要走回故里,都再三挽留。无奈县太爷思乡心切。送行那天,百姓敲锣打鼓,送了一程又一程,依依不舍。时值宰相董玉麟衣锦荣归故里白水县,闻知此事,也去送行,并亲笔题书一副对联,褒赞联登这位清官:
    七年室泽黄龙雨
    一片冰心白水春
    据说白水县还留有这副对联的原迹和有关李联登当白水县县令的文字记载。



你是本文的第1934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潮阳民间故事”
作 者: 李坚荣 搜集整理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黄秀才庆寿
  • 下篇文章:潮剧最后的童伶
  •  □- 相关文章

     李联登的传说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