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童年“农忙”时


  不久前看到一篇讲家乡潮汕的文章,农村的稻子已成熟,到处是金黄的稻谷,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一片金色的海洋。稻谷飘香,那随风摆动的稻浪,那晒谷埕上的一片金黄,像一架时光穿梭机,带我回到童年的美好时光。
  稻谷成熟,天气凉爽,田地里干硬平坦,收割完的稻茬偶尔也会扎脚,我们还是可以自由地在田里田埂上奔跑。
  割稻,用原始的脱谷机脱粒,稻草要一撮一撮捆绑晒干。
  小时候,最喜欢晒稻草,抓一小撮稻草捆住一大把稻草的上部,用力撑开像一把小伞,让稻草均匀晒干,这是每户农家的柴火。晒稻草时可以玩捉迷藏,掀开小伞的一小块地方,人躲进去后再把口摆好摊平,像没动过一样,让小伙伴来找。找到了要奋力奔跑,如果被抓住了就算输,轮到你来负责寻找抓人。就这样在草垛间互相寻找躲藏,那是无忧无虑的快乐时光。
  扎稻草人更好玩,可惜我们女孩一般不会玩,那是比较重大的工程。要找竹子、木棍和藤蔓,男孩子很厉害,力气大又随身携带有小刀,他们找好木棍竹子做支架,我们帮忙摘藤蔓捆绑,拿来稻草给他们架起绑紧,稻草人的模型完成了。再找来丢弃了的破草帽破斗笠戴它头上,挖来的红薯雕刻成嘴巴、眼睛、鼻子装扮出五官,一个栩栩如生的稻草人就这样诞生了,比现在的孩子拼机器人还强。就像周杰伦《稻香》里唱的:我靠着稻草人,吹着风,唱着歌,睡着了……
  收成的稻谷托运回家后晒在大谷场上。每家每户一个地方,没有明显分界线,但没有人争抢,墨守成规,乡村的人是那么纯朴善良。
  谷埕上片片金黄,我们把稻谷用八爪耙摊开,推成一道道棱线,像小小的山脉,远看像一片金黄的沙漠,我们家乡把这道工序称为“曝粟”。几千年来好像都是这样晒稻谷的,这是让稻谷均匀受热,不断推、翻、晒,让谷子充分接收阳光照射。大人用手抓一把谷子,放在牙齿间用力一嗑,如果响声清脆,谷子一嗑就断,证明这稻谷晒好了,可以收进谷仓。捧起一把稻谷闻闻,有谷子的香味,有阳光的气息,那是丰收的味道。
  农村的孩子创造力无处不在,看稻谷也有花样玩。有时在晒谷埕旁看稻谷,赶鸡赶鸭赶小鸟,防止它们吃谷。把两只谷箩正反扣起来,像一个城堡,人躲在里面,外面的人看不到。听到脚步声,判断有人经过,从箩缝里偷偷瞄一眼看看是谁。如果是同龄伙伴,突然间头顶谷箩站起,再加恐吓声和鬼脸,把小伙伴吓得够呛,晒谷埕上多了两个身影在追逐打闹。
  傍晚时分收稻谷,用半开口铁锹把谷子推在一起,像一座座小金字塔。小孩子调皮,用奔跑的速度冲上塔顶,哗啦啦,谷堆下滑,金字塔变平,妈妈拿起铁锹追打,嘴里不停骂“烧护喱无,惹而就有”(潮汕话,意思是不帮忙还捣乱)。
  收完稻谷,整个晒谷埕变成孩子的游乐场。跳绳(用番薯藤接起来的绳子)、跳格子、老鹰捉小鸡、丢手绢……谷埕旁边的泥土地上烧草垢(焚火堆)。收完稻草后剩下的零散草,再找来其他杂草堆放一起燃烧,草灰是最好的有机肥料。
  乡村傍晚的夕阳慢慢躲在山那边,夕阳的余晖洒在村前谷埕边的池塘上,金光闪闪。我们找来火柴,点燃草堆,篝火燃烧的光代替夕阳的光芒。
  收稻谷时偷偷装满两口袋的谷子派上场,挑一块火小灰干净的地方,把稻谷扔进去,噼噼啪啪的响声过后,洁白的爆米花呈现眼前。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破瓦片和小棍子,把爆米花一粒一粒挑到瓦片上,那是最好吃最奢侈的零食。
  有的小伙伴会跑回家里,偷偷拿来几个小番薯,埋在火堆灰里烤。夕阳西下夜色阑珊,红薯还没烤好,耳边传来妈妈或奶奶的呼唤声“XX,快回来吃饭了!”
  乡村的夜晚是宁静的,那声召唤让孩子们如鸟兽般一哄而散,各自回家吃饭,忘了火堆里未烤熟的红薯。有时,吃过晚饭想起,摸黑跑回火堆旁,火已经熄灭,只剩星星点点弱弱的光与火的余温。用小棍子找出烤好的红薯,很多时候已经烤焦烤成炭,偶尔找到有一两个没焦的如获至宝,不顾烫手,剥开皮,软糯清香扑鼻而来。有点烫嘴,一边吹一边吃,手是黑的,嘴角是黑的,但依然是美味难挡。
  来源:@秋雨梧桐



你是本文的第713位读者
来 源: 摘自“汕头日报”2018、8、9
作 者: 秋雨梧桐

打印】【关闭
  • 上篇文章:从西方刺绣到“南国之花”——探寻潮汕抽纱源流及其发展传承
  • 下篇文章:“鱼饭”勾起 我长长的思忆
  •  □- 相关文章

     难忘童年“农忙”时

     

     
     

    本站由汕头市图书馆制作维护 ©2004 粤ICP备05140686号
    联系地址:广东省汕头市长平路11街区
    邮政编码:515041


    联系电话:(0754) 88943006

    电子邮箱:chaofeng@chaofeng.org